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致富の路

有一個團體非常富裕,沒有任何有效醫療執照卻以功法名義治病。其中一項管道是這樣,親近它的病患很多,從重病到往生期間由於很受「醫治」或「照顧」而對團體深信不疑,臨終時就會延請該團體的徒眾到場。

徒眾趁亡者未往生以前會詢問亡者,了解是否有破舊古董、失傳技藝、沒對外公開或傳授或發表的「任何有智財價值的文化」等,在他正式往生斷氣前取得他的同意移轉給該團體所有,由「有能力」把亡者沒能力發揚的某物某文化發揚光大的團體在他死後代替他推廣。亡者通常出於功法救命的「個人認知」(對醫療體系有基本概念者通常能判斷出來該團體的行為並不構成救命亦無法證實有療效,但是對醫學知識欠缺專業判斷力的當事人不一樣)會同意,無償轉手給該團體以示感激。

所以,各路出售文物或民俗技藝等等零成本、開天價的店寶或第一手民俗文化智財是這樣來的。多元宗教教義也是這樣搜集而來吧……「我們幫你弘揚」。別的宗教或許沒規定,在佛門純屬外道盜法,而且是嚴重的偷盜:不信三寶不修佛道但偷佛法教義去用。

「師父,你以後往生的話,我們會派出我們最有力氣最壯的男師兄去拜訪、處理。那種場面,最好是有力氣的男生出面吧?」對方說明完直接話鋒一轉把主角置換成法師。事後思考很久,為何該團體教出來的女性弟子對外談死亡這麼直白,與強調漢族傳統文化相反,一談到死亡都相當單刀直入、沒教養、不得體、態度高傲。她不是唯一一個,另一個女徒眾更尖銳:「你死了的話,我們怎麼處理?」「你」死了的話。連師父、法師的稱謂都不會叫,滿心盤算可以從死人身上搾到什麼遺產,不論是何種形式。表情非常冰冷無情,那種死神般「我期待你快點死掉」的惡意表情我一生在佛教界沒看過。真正在有教養的家庭、有點水準的各級學校教出來的人不可能有那種人際表現,更不可能對宗教師滿口謊言。

我很驚訝怎麼有那麼多重病病患輕信那種團體……從一開始他們就不是意在救世(對外宣稱是),而是趁病患往生前後派員前去接收有經濟價值的文化資產替該團體謀利。

還是對方從來沒有對信賴該團體的病患講這麼白?只因我是法師,身份特別,才難得老實?

有些事,歐美不可能發生,台灣都會發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