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安樂死 ~ 醫方明爭議

一般而言,零醫學知識或法律薰修或對歐美文化不了解的傳統台灣人對這個議題向來不同意,宗教界老人家尤然。台灣被抽離國際舞台太久,社會造成明顯的相反意識型態:有管道與國際社會互動互通接軌的一群與出於語言障礙、生活圈限制而視野完全自封於國境內的一群幾乎擁有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人生觀、文化觀、是非觀、道德觀,經常呈現出彷彿兩個不同國家般的價值衝突。

不過,若是後期積極開拓醫方明法門的醫學人法師或佛子醫護人員或對歐美文化有點了解的三寶弟子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思考:

年輕時,小僧有個朋友在台大醫院上班。她情路坎坷,以前愛男眾時被劈腿得憂鬱症,等改愛女眾又不幸愛上一個開夜店、被眾美人包圍的花心 T (特別為受限小生活圈的一般讀者說明,指涉女同性戀族群中外表裝扮思想相對男性化且喜愛女性化女性的人士)再度加重病情。菸酒救不了她的心碎與自殺傾向,最後直接去台大上班,長期吃精神科藥物控制病情並嚴防自殺。她手上全是疤,未遂的痕跡。

她提過癌末病房加鐵條、鋼條嚴防病患跳樓的傳統病棟設計。癌症病人福報大、福報小差異很大。福報大的帶病生活、存活很久、正常度日;福報小的劇痛且無法正常度日,甚至施打嗎啡打到最高劑量界線還是痛得半死、痛不欲生而不斷嘗試自殺。她看過病患實況,也處理過逃過種種預防機制不幸自殺身亡的病患的個案,從他們的示現不斷反觀、反省、反問她自己為情所困而經年累月沒停止過的自殺傾向。

她的悲劇性她不是不懂。她不是傳統父權社會定義下的美人,偏偏執戀男性化的男女二眾,而對方總是為了比她更美麗的美人(們)把她排在後面。她甚至邊苦戀邊苦中作樂。她掏出抗鬱藥當我的面吃,再翻出一堆她的單戀對象某 T 與其他大量她口中的「小美人」、「前女友」、「前前女友」、「其中一個」等等的放閃合照,邊品評誰可愛、誰美麗、誰她也認識、她覺得人不錯等等。她本來「暗戀」已經很苦,等告白了對方還一副無所謂表態不想定下來打算一直坐擁眾女過開放人生,她就完全陷入無可救藥的「單戀」。(當年我的觀點是她被對方惡意折磨。對方明知她愛上自己還長期故意公開炫耀大量與其他有情欲關係的美女們的合照去刺激她,把整疊放閃恩愛照送她明示自己拒絕她的示愛、與其他大量美女有親密感情互動,難怪把她逼出重度憂鬱症與無解的自殺傾向。那種作法若非出於零心理學知識就是人格特質過分殘忍)

我不曉得她撐過來沒?有時路經台大醫院時我會想起她。不論她那場痛苦無望的愛情如何,她是個對病患、對動物充滿愛心的好醫護人員,希望她好好活下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