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愛上公主 Falling for the Princess

之一、愛,突如其來

國王生的女兒當公主,漁夫生的兒子當漁夫,在階級不流動的社會體制下原本相安無事,在情慾流動的愛情體制下難保不發動家庭革命。

有一天,公主一個人倚著窗口看風景,被路過皇家高塔的漁夫兒子發現了。他一眼愛上,從此相思成災。他想像她的花容月貌、可愛身影,愛染情執無法自拔,竟然開始茶飯不思地無止盡消瘦下去。

「兒子,你怎麼一直瘦下去,不吃不喝?」年輕漁夫的母親非常憂心。

「媽,我一見鍾情愛上公主,得了相思病!」他用感性的語調訴說,完全認愛。

「什麼?哎,我的寶貝傻兒子……」母親不禁搖頭,「你是普通的平民小人物,她是尊貴的王族小公主,你們不可能有結果!」

「可是我喜歡她!我要她!我沒辦法忘記她,分分秒秒都想她!如果我得不到她的話,倒不如直接死掉算了!」身陷暗戀困境的年輕漁夫覺得自己快瘋了。

「你……」母親一聽,死?事情嚴重了。「好好好,你不要想不開,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生活,媽媽一定替你想辦法,嗯?」可憐天下父母心。公主就算是黑夜裏遙遠天際的一顆明星,為了救獨子的命,當媽媽的決定豁出去,拼了。

從兒子表明心跡以後,年老的漁夫太太就每天找藉口親自進宮拜見小公主,親手進貢丈夫剛補獲的高檔新鮮魚蝦,堅持不向王室收任何費用;幾天送下來終於引起小公主的注意,覺得內情相當不單純。

「老人家,請妳過來一下!」小公主輕聲細語地問:「妳每天親手送美食給我吃,心裏一定有什麼心願吧?妳究竟想要什麼?」

「報告公主,」漁夫太太上前回答:「請您讓侍女們迴避,民女不方便公開說明。」

「好吧。大家都聽到了,退下去休息吧,這位好心的老媽媽有悄悄話要講。」小公主一下令,整群宮女一一行禮離開,把門關上。

「公主啊……」漁夫太太靠上前緊緊依在小公主臉頰旁低聲稟告:「我家那不成才的獨子愛上您了。他說對您一見鍾情,得了相思病不想活了!民女求您救他一命,讓他活下去!」

「什麼?」心軟的小公主一聽事關人命不禁萬分同情。「老媽媽請放心。妳回家交待他,這個月十五日當晚洗完澡換好新衣到某某神廟的天神像背後躲好等我。」

「太好了,謝謝公主!」漁夫太太感動得老淚縱橫,急忙告退回家轉告重病的的兒子勸他提振精神把身體養好,公主願意見他。

之二、致命的約會吸引力

等到十五日當天,小公主向國王當面請假出宮時不敢明說是為了約會,胡亂謅一個不相干的藉口:「父王,我身子有點不舒服,想到神廟裏拜拜祈福。」

「祈福?好哇!」國王不疑有他,「乖女兒,路上小心安全!父王加派五百輛王室馬車護送妳去吧!」

五百輛王室馬車浩浩蕩蕩護駕到神廟門口,小公主優雅地下車後只簡單交待一句「你們全都在門外等著就行了」就閃入廟內,頭也不回。

約會是人與人的約會,瞞得過家長、臣民這類凡人卻瞞不過神廟的神明。神明本來預知公主要來已經特別準備一番,發現她不是來朝拜自己是來私會情郎就緊張了:「這不對吧?不應該發生這種醜聞!國王貴為主子,漁夫只是平民,階級低、出身低、收入也低那種三低魯蛇怎麼可以污染高貴、高尚、高格調的公主?」神明有嚴重的階級歧視,憑封建價值觀出手干預,故意施展神通讓原本精神亢奮神采奕奕地期待夢幻約會的漁夫兒子昏睡不醒。

「我來了!」小公王走到約定的神像前低喚。

「……」沒反應。

「你不是愛我、想見我?人家來了呀!」小公主提高音量。

「……呼嚕……呼嚕嚕……」不得了,走近一聽竟傳來陣陣打呼聲。

「喂,你,起床了!」小公主上前嬌喚。

「…gommm…gommm…gooooooom…」這是約會嗎?這是豬還是人呢?睡得像死豬一樣的漁夫兒子在天神出於「階級不流動正義感」的神力介入下發出陣陣打呼聲,怎麼叫都叫不醒。

「哼,你一定不愛人家!」小公主心想,「如果真的愛,一聽到愛人的聲音馬上就會像皇家軍隊答數一樣大吼一聲有就翻身起床了!」她大膽走進他身旁用力推一把,還是沒反應!

好奇的小公主湊上前一看,天哪,是個漫長皇室生活裏從沒見過的美型帥哥!睡得像豬一樣還是帥得不得了的大帥哥!她戀戀不捨地守在熟睡不醒的情人身邊,慢慢思考下一步怎麼處理。她摘下隨身佩戴的珠寶項鍊輕輕放在他身邊當成依約前來的信物,一語不發地悄聲離去。

等小公主在原班人馬五百輛馬車護駕下返回宮廷以後,深怕在聖潔神廟裏發生恐怖的階級流動自由戀愛事件的保守天神才解除漁夫身上的昏睡魔咒,讓睡得像死人一樣的「睡帥人」揉揉一對帥眼醒來。

「疑?珠寶項鍊?公主來過?人呢?」他慌忙從地板上掙扎起身,不知道老古板神明對他動過手腳,誤以為公主看不上眼不愛他故意失約。「啊!她一定不愛我!我失戀了!好痛苦!」原本只是相思病、厭食症、尋死覓活了無生趣的他愈想愈憂傷,對她的渴望與情欲竟然從心火化為境火熊熊燃起,當場將他燒死了!


原典出處:《大智度論》


-修行筆記-

一、欲望隨眾生心念業報而層次迥異,六道眾生乃至諸天天人對情欲都有不同境界的表現與詮釋。經云:「以是證故,知女人之心不擇貴賤,唯欲是從。」在種姓階級森嚴的古代時空,跨階級戀愛不只公認為社會禁忌,還是不見容於社會觀感的重大醜聞,認為高貴的貴族女子不應該與卑微的平民男性建立愛情關係,對堅持忠於感情的貴族女性多所歧視不恥,然而身處人權理念相對進步的現代社會,階級因素還應該構成愛情充要條件嗎?

二、世界各國有哪些階級歧視問題?是否構成犯罪問題或社會問題?

三、在宗教場所約會是否犯戒或犯法?有情眾生想約會如何「如法如律」?

四、宗教界建立於人世,不論是神職人員或世俗信徒都或多或少要處理、因應戀愛、婚姻、生育相關事件,甚至提供與人類情欲活動正相關的大小多元服務,在宗教場所公開證婚以公開肯定、承認當事人的情欲關係與社會身份更是千古不衰的固定宗教儀式。神職人員或信徒能否基於本身特殊的情欲觀點、愛情哲學、階級信條、身份認同、種族立場、……等大量個人價值觀決定是否提供與情欲關係相關的宗教服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