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可敬的誠實

兩次世界大戰摧毀以僧寶為弘法主力的佛教法脈,各國都有在家眾以「在家佛教組織」或「居士佛教學校」等困境變通法門在過渡時期續佛慧命的作法。

台灣如此,日本亦然。讀《庭野日敬自傳:求道七十年》,不難了解生於戰爭貧困年代的在家佛子為何有大福報得以殊勝因緣結下台灣漢傳僧脈/曹洞法脈的正因。庭野先生以在家身份推廣《大乘妙法蓮華經》,間接護持出戰後發達的台灣漢傳僧脈曹洞宗高僧之一的上聖下嚴大和尚,恐怕是謙遜自省誠實直接的老人家始料未及的大功德吧?

身為一位在家佛子,庭野先生的真誠十分寶貴。對家庭問題、夫妻問題、親子問題、宗派問題、會務問題、道場人事鬥爭、媒體邪教誣陷污名風波都能言敢言,也難怪有打動人心的力量。當世界普遍虛偽自私時,難得真誠利眾的人格特質本來就極富宗教魅力。雖然降靈術、附身術、神佛附身開示教導、宗教團體跨界行醫治病在漢傳佛教宗門是絕對不可能被接受的,不過,基於兩次世界大戰惡因緣下的蒼生苦難與時代需要,我不是不能理解為何會被戰時的日本人民接納。從軍的壓力,死亡的威脅,非常時期的苦難,生老病死在物質貧乏年代加倍逼迫百姓,不能用和平時期正常國家機器運作下的常態社會文化硬加在戰爭年代上。

雖然小僧有點擔憂庭野先生晚年處境……公開寫書再三形容自己老婆是障礙自行修行佛道的偉大出世使命的「提婆達多」,老年待在家裏會不會被她私刑報復啊?女眾哦,被丈夫公開嫌她不美、不夠可愛、種種表現比不上其他女人都會起大煩惱了,何況是公開寫書召告天下「她是本會核心幹部公認的提婆達多」,連幾百人聯署簽名要求妻子絕對不能干預宗教團體運作的文件都給大方印出來了?這位老先生為求法真真不怕死啊,太座都能得罪!

初戀是悲劇,婚姻是悲劇,在家宗教師身涯是冒險舞台劇,接班人出線過程是喜劇。庭野先生做為一位戰時佛弟子前輩,以法益利益戰時苦難眾生,功德無量。

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備住:針對天真可愛浪漫的在家眾所提出的疑問一併解答,生育行為與感情取向本來就是成人世界完全切割的兩碼事,兩件事或許可能表裏一致,但在絕大多數已婚人口中都毫不相關。老先生生前跟妻室合作一口氣生了六個孩子,照樣理念不合、心靈不合,從賣牛奶到創辦佛教組織一路不合,乃至公開寫書定調妻室是障道的提婆達多。一起生六個孩子是業力因緣,心理評價、感情價值、社會認定、宗教定位上很可能全部具備另一組正確解答。關於這點,走入世路線的宗教師們都很清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