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情定上海:女性化霸凌(九十六)

當比丘真好!

以後要生生世世當比丘、和尚,開示要多勁爆就多勁爆,不受性別文化拘束。

老法師開示,結婚時點起算,十月後生兒子,三十年後萬一發作犯法,兒子二十就生孫,五十年後孫子發揮去造恐怖惡業,以當初的結婚造業時點以觀就是「造因」,花三十年、五十年的時間慢性受報。

老法師開示,本來老婆大美人,丈夫往生後交男友拉去公園散步吃枝仔冰,吃完去休息,再來改嫁替二任生小孩,最後車子、房子、存款都給二任老公去,往生的一任老公只能接受無形的心理痛苦,責備真是爛貨,要像打包垃圾一樣倒貼錢給二任、謝謝二任接受。

真是表面上很幽默卻血淚搥心肝的苦藥開示。那場面一定有受害男居士會哭出來,以小僧對女性異性戀圈真實情況的了解……

「男眾真命苦」跟女性主義的「壞女孩理論」殊途同歸。老法師開示往往是一生接眾心得的精華,眾生好苦。

痴情男真命苦!

師父說明一下為何恭讀已圓寂的老法師開示提到的女性變心公案很有感。

一日下午陌生男士進門痛哭被上海姑娘騙婚。他是台商,真的很愛她,在上海認識熱戀就娶了。沒想到婚後她變臉,上海冒出一大群親族,有的要車,有的要房,要東要西。他跟上海老婆說雖然他是主管也事業有成,實在沒辦法應付她那一大群親人那麼多車子、房子的天價禮物。她就生氣了,吵架。

他返台洽公,商場的事,忙沒幾天收到來自上海的存證信函,上海老婆寄來離婚證書,不要他了。他受這麼大的打擊,他愛老婆,老婆與老婆的娘家卻只愛他的錢,挖不到車子房子就不要他了,他無計可施只好找個完全不認識的法師哭。當初小僧的外表據說才十七八歲。他一個四五十歲又事業有成的台商寧願跑來在我面前哭,可見多受傷。

其實活到這把年紀我都搞不懂祖父到底祖籍哪省。親族版本一堆,家鄉話我也不懂,他老人家執著上海是很執著,直至往生都沒親口跟孫子說清楚到底老家在哪?姑婆(祖父的妹子)還有大量逃難來的眾長輩貴婦人也不知上哪認去。

師父希望上海姑娘對我們純情專情的台灣人夫好一點。雖然有的是不太專情、花心外遇啦,問題是專情起來的發痴一輩子求死覓活。

希望上海親人支持我們台灣如期辦運動會。大家二戰後苦也苦夠了,願政治不再造成任何人的人生痛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