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心心,相印

幾十年了,難得發現以禪宗法偈典故設計的一對印章,起心動念想刻一對法名章、藏書章。誠心念佛立志生西的藝術家再三無奈微笑:「師父,您用不到。那是結婚用的。」法師再三解釋那成語本是古老禪家語,後期才被世俗人轉用衍生出世俗情愛字意,他完全無法接受。他一路堅持那是結婚用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沒空google。

台灣有部分淨土道場宣揚持名念佛到極端便是如此。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到底,三藏十二部只挑幾本簡單、字少的淨土經典讀誦,故意拒絕了解佛法教理的全貌:但取一滴,拒入法海。為此,有的堅持拒絕持戒,有的排斥禪定,有的故意不薰修教理,有的長期保持對世俗生活知見很熟悉、對出世教法正見很陌生的世俗原貌,有的心裏只有大沙門阿彌陀佛與一兩位只宣揚持名念佛法門的老和尚的話,聽不進其他任何活生生的僧眾的提示。最極端的甚至一邊求死後往生淨土一邊一輩子公開反對出家。

難怪一句以心印心、明心見性的心法法偈在中國人手上淪為愛欲成語。末法時代末流知解,留待正法開示被執一非他的後代一一劣解為世俗情愛知解後,法將滅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