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從一佛國至一佛國

菩薩發大莊嚴,具足菩薩神通;具足菩薩神通故,成就眾生,從一佛國至一佛國;所經諸國,雨七寶蓮華,供養諸佛,拔三惡道眾生。變身無數,各各至諸佛前,聽受大乘法化;從諸佛前,趣大乘相。乘此大乘,從一佛國至一佛國,成就眾生,淨佛世界;不生眾生相,不取佛國相。住不二入地中,隨諸眾生所應度者而化度之,為眾生故受身。常乘大乘,初無休息。是菩薩乘於大乘,得成佛,轉法輪,諸聲聞、辟支佛所不能轉,何況餘小凡夫!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諸佛讚歎是菩薩:「某方某國某甲菩薩乘於大乘,成佛,轉法輪。」如是相,名為乘於大乘。

《大智度論第四十六卷》


2018年10月26日 星期五

精神病患們

A是一個想自殺、想離婚、很想揪人一起結伴移居中國的重度精神病患,給我一件「禮物」。B是一個自殺未遂、目前完全沒有離婚疑慮的精神病患,退回我轉贈的「禮物」。C是一個有長期嚴重異常人格、家庭問題、高度離婚可能性的隱藏性精神病患,曾經以驚人的模仿能力把我開示給B聽的「法語」在對話中轉述給我聽。一個口口聲聲上帝的人怎能這麼有效率地模仿佛家術語真是有趣;明明是完全不信三寶又反對出家的人卻九官鳥學舌似拼命學講佛家開示,把素日不輕易微笑的我都逗笑了。

跟A一模一樣喜歡追問法師私人資訊的B向我保證絕對沒有把師父的開示轉述給任何人。開示發生在公共場所,誰都能聽到並傳開;太多人都可能把一個法師與一個重度精神病患的對話當成什麼有趣話題亂傳。B以大嗓門不斷宣稱想自殺的言論與超吸睛的異常言行舉行在公共場所非常醒目,很容易引起注意也在所難免吧。

但是,C病態的過度模仿就不是那麼普遍的行為;病態的過度模仿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少見的個案,除非當事人具有邊緣性人格、反社會人格、雙重或多重人格、……等異常人格。至於病態性模仿與病態性撒謊加乘以後會造成規模多龐大的人際損害就非我能處理的了,畢竟沒有任何法師能代替俗眾擔世俗的業。

出家才第二年我就知道為什麼我會一直招感這種「病人法界」,因為在僧眾中有一位與我特質一模一樣的前輩:溫和、內歛、寡言、低調、不太發脾氣、主修藥師佛。當年發生一件很特殊的事故後她找我長談,一起想辦法進行危機處理,親口認證我們是同一類法師,會不斷召感很多有病的眾生,聽到很多人一輩子用社會假面隱藏的真話與見識人們社會表演下的真面目。我們這一型的法師跟藥師佛法界相應,很容易「吸引」各式各樣的病人。我們這一型的法師什麼都不必造作就會吸引各式各樣的病人。

這段時日以來處理的精神病患人數總和是出家生涯以來的尖峰,質量都重,這裏只是其中幾個個案。她們全部都在故意不告知配偶她們本身有精神問題或家族有精神疾病遺傳的前提下隱瞞病情結婚生子,有的生下有人格障礙、社交問題、情緒異常的問題後代,有的生下智障兒後代,有的被丈夫兒子提議離婚或出家,有的被丈夫女兒嫌棄找麻煩累死人,有的早就離婚另尋第二春、……這群與法師有一些些因緣的病患如果是一對一個別處理還尚可,如果不幸造成病患之間的傳話模仿效應而加重病情恐怕對病患不利。我非常擔心本來就有異常人格、慣性說謊、病態模仿行為的C在我處理其他病患的接眾過程中不當模仿而加倍惡化。

保護眾生是法師天職,必須有所行動。


2018年10月25日 星期四

恭敬

若欲自求要
正身為第一
恭敬於正法
憶念佛教誡

《出曜經    如來品》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TOP 10 Readers 2018


01 Taiwan

02 U.S.

03 Malaysia

04 China

05 H.K.

06 Russia

07 Singapore

08 South Korea

09 Portugal

10 France

無常

無常亦有二種:一者、念念滅,一切有為法不過一念住;二者、相續法壞故名為無常,如人命盡,若火燒草木,如煎水消盡。若初發心菩薩行是相續,斷麁無常,心厭故;若久行菩薩,能觀諸法念念生滅無常。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三》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有漏法,無漏法

世間法,有漏法

世間法者,五眾、十二入、十八界、十善道,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是名世間法。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五受眾、十二入、十八界,六種、六觸、六受,四禪乃至四無色定,是名有漏法。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出世間法,無漏法

何等名出世間法?

四念處、四正懃、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分。

空解脫門、無相解脫門、無作解脫門。

三無漏根:未知欲知根、知根、知已根。

三三昧:有覺有觀三昧、無覺有觀三昧、無覺無觀三昧。

明、解脫、念、慧、正憶。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八背捨。何等八?色觀色,是初背捨;內無色相外觀色,是二背捨;淨背捨,身作證,是三背捨;過一切色相故,滅有對相故,一切異相不念故,入無邊虛空處,是四背捨;過一切無邊虛空處,入一切無邊識處,是五背捨;過一切無邊識處,入無所有處,是六背捨;過一切無所有處,入非有想非無想處,是七背捨;過一切非有想非無想處,入滅受想定,是八背捨。

九次第定。何等九?離欲離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入初禪;滅諸覺觀內清淨故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入第二禪;離喜故,行捨,受身樂,聖人能說能捨,念、行樂,入第三禪;斷苦樂故,先滅憂喜故,不苦不樂、捨,念淨,入第四禪;過一切色相故,滅有對相故,一切異相不念故,入無邊虛空處;過一切無邊虛空處,入一切無邊識處;過一切無邊識處,入無所有處;過一切無所有處,入非有想非無想處;過一切非有想非無想處,入滅受想定。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內空乃至無法有法空,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一切智,是名出世間法。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及一切種智,是名無漏法。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四》

行者捨諸法,亦不依止慧,亦無所分別,是為決定智!

《佛利眾生經》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如法修行者=無性戀

居士有疑故,簡答。

一、師父是女的嗎?(當面問)

一切眾生心體都無男女相,只為身見而起無明分別。修行人依俗諦隨俗方便說男、女、其他性別,心不執著。

換句話說,為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身見未破人口的俗諦方便而以世俗假名相名言施設談「男」、「女」,但不隨俗染執著。

二、師父如何歸類?(大量網路討論)

以性學專家、性別專家的研究結論,持梵行戒的正信佛教僧俗應該以最新的多元性別分類歸類成「無性戀」:一群對男色、女色、種種淫色都不近取或建立性行為染污緣起的少數人類。

千萬不要因為有法師開方便講自己是「異性戀」就高興。會回答自己是異性戀的法師通常男女相在,或是未證果或是易還俗,不論表面上有何身份地位都不保證證量。世俗的「正常」在修行上叫做「完全沒有破惑證果的薄地在欲凡夫」。

如果佛教僧侶真正如法行持,正確的修行方向是會與性學界的新定義的「無性戀」一致:對男眾、女眾、其他性別眾平等不起淫欲心也無任何形式的淫欲關係。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斷漏:五義析論

令諸漏得盡者,漏義云何?以何故名為漏義?答曰:「住義為漏義,漬為漏義、渧為漏義、增上為漏義、非人所持為漏義。」住為漏義者,欲界眾生以何制住?答曰:「漏也。」色無色界眾生以何制住?答曰:「漏也。」是故說住為漏義。云何漬為漏義?答曰:「猶如以水漬,穀萌芽得生。」此眾生類亦復如是,以三有水,漬宿行本結使,萌芽得生,是謂漬為漏義也。渧為漏義者,猶如涌泉屋漏,深渠溝㵎,母人慈重自然流溢,是名渧為漏義也。增上為漏義者,猶如人間共相尊貴,尊卑貴賤各有所在,上有明主,下民不得東西縱逸,此眾生類亦復如是,為結使所制持,不能得離三界四生五趣,是謂增上為漏義。非人所持為漏義者,猶如人為非人所持,狂有所說,可避而不避,應離而不離,可持而不持,不可捉而捉。此眾生類亦復如是,為結使非人所持,狂有所說,是故說非人所持為漏義。能斷此諸漏者,於人天獨尊,意之所念必成不難,而獲斷智,拔苦根本至究竟處,不受當來有,得無生忍。

《出曜經 惟念品》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虛誑

無智人謂地等諸物以為實;聖人慧眼觀之,皆是虛誑。譬如小兒見鏡中像,以為實,歡喜欲取,謂為真實;大人觀之,但誑惑人眼。諸凡夫人見微塵和合成地,謂為實地;餘有天眼者,散此地,但見微塵;慧眼分別破散此地,都不可得。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二》

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正念

出息入息念,具滿諦思惟,從初竟通利,按如佛所說。
是則照世間,如雲解日現,起止學思惟,坐臥不廢忘。
比丘立是念,前利後則好,始得終必勝,誓不覩生死。
若見身所住,六更以為最,息心常一意,便自致泥洹。
以有是諸念,自身常建行,若其不如是,終不得意行。
是隨本行者,如是度愛勞,若能寤意念,解脫一心樂。
若能寤意念,解脫一心樂,應時等行法,是度老死地。
比丘寤意念,當令應是念,都佮生死棄,為能作苦際。
常當聽微妙,自覺寤其意,能覺之為賢,終始無所畏。
以覺意得應,日夜慕學行,當解甘露要,令諸漏得盡。
夫人得善利,乃來自歸佛,是故當晝夜,一心當念佛。
夫人得善利,乃來自歸法,是故當晝夜,一心當念法。
夫人得善利,乃來自歸眾,是故當晝夜,一心念於眾。
念身念非常,念戒布施德,念天安般死,晝夜當念是。
善覺自覺者,是瞿曇弟子,晝夜當念是,一心念不害。
善覺自覺者,是瞿曇弟子,晝夜當念是,意樂泥洹樂。


《出曜經 惟念品》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和平萬事興

談點「小孩話」,關於股市。

我是個不懂股市的人,懂的是家父。兒時一日終於問他,為何身為商人的他一天到晚盯全球政治新聞、關心政治?他用憐憫無知小兒的打趣神情看著我,回答道,因為政界動向最影響股市。全球商人都一樣,投資經商為賺錢,要的是穩定和平的市場。只要哪裏講要「戰爭」哪裏一定跌;哪裏政治亂、民心不安就哪裏抽身。商人最清楚動亂就不賺,哪裏亂就把錢從那裏拔走。

家父很奇怪,他自己狂熱於政商世界卻一心一意養個醉心文學、音樂、藝術又對商場利害一無所知的小孩子,引以為樂。不曉得那算哪種育兒哲學?也是父母界的難得怪咖。

要怪就怪那群不愛好和平、天天吵嚷著要武攻台灣的壞人吧。多年前,歐美民間大老早就盛傳著台海問題或兩韓問題會演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火藥庫,人家歐美老百姓是公開講、歐美書市是公開寫公開賣書,只有台海兩岸大量出於某種沙文心態一輩子拒絕第二第三外語的眾多老人家關在中文世界裏不知道。

想賺錢一定要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局勢穩定,股市會賺,大家發財。

僧の路過

一日午後,拙僧路過名為「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的美好場所,推門進去參觀,被笑容滿面又驚奇的警衛叫住。招牌字體又大又美,空間乾淨,裏頭坐著喝咖啡的人群有說有笑,據說只有內部公務員、工作人員、頒獎受獎人、受邀業界人士等專業人才會出入,警衛說連路人都乏人問津,很驚訝會有個師父很有興趣主動上門。

我當然沒有「我執本位」地亮出「我也是文字工作者與藝人家人」這樣的身份爭取入內參觀權。那天樓上正準備頒個音樂大獎。退而求其次請教有沒有DM簡介,警衙客氣說沒有。

我一直以為我們的國家是真的、真的要做大文化產業了。我一直以為我們的國家很認真要把文化產業做大成足以養GDP的重點產業了。原來法律規定、後援法制還沒追上哩!

我們在業界的法律人不是有很多奇葩才女才子,能歌能舞能演能寫能說能唱,全都是廣義文化人?大家拿出業餘興趣的尖端認識來完備先進尖端的法制架構,我們沒空鑽研法律的專職文化人才能把台灣文化產業衝上國際市場吧?


全球股災?珍重!

「珍重」乃禪家通關秘語,意義深遠,有祝福老參學者保任、安住、時時刻刻正念現前的意思。

全球一時股災妄現,妄境生滅,大眾請珍重。股災就像摔傷一樣,受傷那刻起痛得要死,但是,四大從受傷的當下已經開始人體自癒療傷功能了。神經忙著通知大腦「很痛」,傷處細胞、組織、血管、肌肉、骨骼全都忙著修補。

忍得住股災,以後才忍得住發財。

不住兩邊,安忍順逆,任心自在。


2018年10月9日 星期二

小朋友,該打預防針囉!

已經二十幾年沒養過孩子了,突然接到「家長電」還是會發作家長職業病。電話那頭傳來我非常熟悉的口吻與心念;是非常關心小朋友健康與兒童福祉、溫婉柔調又正義凜然的女聲:「某某某還沒有打預防針喔!」身為妹控、弟控,我太了解那種執著小孩的正經口氣了。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好好的手,好好的號碼,偏偏要打錯電話給師父,代表師父的發言對兒童人權保障可能有所助益吧?秋冬季節到了,在此恭請家長、師長、戶長、各界多元長們留意小朋友們施打預防注射的狀況!

南無阿彌陀佛,謹「助」小菩薩們健康長大,平安過冬!


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1984 出版界政治審查:香港 ing

一個一生熱愛文學、嗜讀小說的人做夢都想不到虛擬的文學世界會在人生成為現實。業力使然,它發生就是發生了。

買下《1984》那本價格中等的輕薄中譯本時,我只是個青少年。靠不人道、不親情、無血無淚的「家庭勞務交換系統」賺零用錢/書錢的青少年。我必須用當下外傭/外勞的家務勞動與力拼全班/全年級第一名或滿分成績的超人表現來交換飯錢、交通費、課外書錢,在經年累月被迫手洗成人內衣褲的過程中親手搓洗男女性交後留下的惡臭分泌物,養成對兩性性關係的基本厭惡。與此同時,我的同班同學可以一邊考中下等成績一邊不做任何家事卻天天享受媽媽煮早餐幫疊被、爸爸開轎車接送上下學、下課回家有整冰箱豐富的零食等她的「千金待遇」。家父業界主管級、老闆級的朋友全都知道他養出一個成績驚人優異的孩子,得知我挨揍挨罵度日時萬分驚訝:「天哪,」中年大媽的她瞪大雙眼:「如果我有這樣的女兒我老早就疼死了!」然後,我在第一次見面的她面前痛哭。

當年我對《 1984》 深感共鳴主因是我在家長權濫用、家暴、華人逼近虐殺的打罵文化不當管教中完全體會到生活在屠殺暴政下的恐懼。「人類會用虐待屠殺其他人類當成人生享受」的畜類野性我很早就知道了。人格特質傾向畜牲道的家長一點也不愛你;愛的是權力,包括透過打罵你、餓你、虐待你以後得到的權力快感,就像一頭非洲草原上的大獅子玩弄、折磨、吞食草食性小動物的獸性快樂,畜牲道級的心理享受,咬食消化屍體的殺性快感。你懂的,一隻嗜殺食屍為天性的獅子就算一覺醒來也不會突變成一隻吃素戒殺的草食性祥獸,牠睡醒以後,牠身為野獸的生存美夢就是其他萬物生靈的死亡惡夢。我不到二十歲就知道人類根本不夠文明,多的是從頭到腳與動物無差無別的野性。

因此,當年輕的香港記者面帶恐懼不安告訴我她的不幸遭遇時,我深感同情。她很年輕,很單純,只是寫一篇單純到極點的一般文學報導就被上級政治審查,再三退稿為難,要求依黨的指導改寫。她訴苦說,熱愛文學的人、愛小說的人、讀文藝版的人哪會想看上面的要求她照抄的無聊內容「作家是中國人,寫的是中國某類文學的經典之作,其人其作品都是偉大的中國文化、中華民族的OOXX、XXOO」云云嚴禁提到任何「香港人」字眼並不正常地強調「中國人」身份的政治宣傳?她不是法律訓練出身,不知道她的遭遇在法律定性上可稱為「殖民歧視」或「人權侵害」或「人性尊嚴被剝奪」或「違反基本人權底線且違反普世人權原則的違憲政治審查」。當北京人可以自稱北京人、上海人可以自稱上海人、湖南人可以自稱湖南人、黑龍江人可以自稱黑龍江人而香港人嚴禁自稱香港人時,香港人是被視為被殖民過的次等人種被全中國的中國公民與全政界的政客當成比較下等的下等奴民歧視。香港人沒有香港人的尊嚴、榮耀、自我認同、為家鄉表達感情的人性自由,香港人的人生價值被強迫擠壓到只能為政治而生。用魯迅式的文學手法表述,她的遭遇在我的文學腦子裏是這麼個回事:「你香港人算個屁?世界上沒有香港那種可恥的被殖民過的土地認同,被西方文明強姦過的次等公民憑什麼為你故鄉的名字而驕傲?」她無辜地說她覺得被整可能是因為她身為年輕人出於關心其他年輕人的同理心與身為記者的職業本能曾經出現在雨傘運動現場被公安或軍方盯上。她對香港絕望,美好的過去的香港一去不返了,再也不可能了。她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被禁止入境返鄉,告訴我如果可能的話她希望移民來台灣或移民去歐美。她的首選是台灣,她很喜歡這裏。我理解她為什麼喜歡台灣,台灣雖然有古板守舊、食古不化的某些少數頑固老人卻是相對民主開放版的通達彈性老人。台灣老人懂得為年輕人的新時代思潮讓步,不會為了年輕人有新想法、新理念、新夢想就惱羞成怒對年輕人展開大屠殺。大屠殺的殺人魔老人在台灣會被公認成三惡道投胎來的畜牲級神經病,崇拜大屠殺殺人魔的瘋顛老人也一樣會被當成老而不死謂之賊的神經病。

送走她,我沉默地走進誠品長廊,憶起家父的滄桑與憤怒。一九九七後,他關門對我大吼大叫:「香港沒文化!香港退步了!經濟也衰退!你知不知道你命多好?快沒飯吃了你知不知道?你不必扛那麼多員工家庭生計的壓力!」我無奈地注視他的臉,一張與我高度類似的帥臉,覺得他好可憐。誰叫你的遺傳基因是那樣呢?今天你如果身上長著白種人或什麼高加索種人那類生下來就有福報活在民主進步開明國家的基因,投對胎,生對國,你何必苦苦惱惱痛苦一輩子?她的絕望我很早就知道了,我有個對時局變化極度敏感的父親,從九七後就知道香港完了。他是全世界第一個親口告訴我香港媒體都在騙人的誠實者;他身為資方很早就在第一線實務崗位上知道香港全面衰退,官媒對外卻歌功頌德前景一片大好。他知道那裏靠傳播媒體鎮日撒謊洗腦百姓來維繫特權運作。

沒受過專業軍事訓練、媒體傳播工作實習、專業法律思考邏輯教育的百姓生活在權貴圈外,要被騙非常容易。寫幾則假新聞、八股宣傳文章就行了,完全沒有查證管道與思考習慣的小老百姓會把故意撒謊的偽文百分之百當真。不然你以為權貴圈如何保持富可敵國的家族巨產與獨享基本人權的出格特權又能讓被階級剝削、被剝奪諸多基本人權的平民小老百姓自甘貧病一生不幸?洗腦。洗腦到小老百姓以為權力剝削、貧富巨差、階級壓迫、性別歧視、殖民歧視、……等等所有反人性錯誤都是對的。

我不知道她成功移民來台灣沒有。

如果香港也讓你絕望,來台灣吧。


2018年10月4日 星期四

職場倫理的重要俗諦

為一位天真的居士開示職場俗諦。

當公司原有的老股東甲做一項決策,決策與 A 有關,新來的新股東乙故意不告知甲,直接透過中階經理、基層人員丙對 A 下令換新做法時,通常是人事鬥爭的惡兆。最有可能是新來的乙想對甲下馬威,繞過甲先下手為強,利用低位階又搞不清楚主管世界的丙當炮灰。萬一事後東窗事發而乙想保住與甲的表面職場情誼與日後共事基礎,更常見的不當手法是全部推給先來的中階經理與基層員工丙:「我才新來對環境不熟,不知道嘛!」同樣是高階容易體諒(以後要共事沒辦法),往往是被利用的基層小咖被犧牲背黑鍋,甚至從此擔上「假傳聖旨」、 「越權下令」、「原來是誰誰誰的人馬站誰那邊替誰鬥誰」的大惡名。如果乙再惡劣些,甚至可以怪罪都是丙沒有把情況講清楚害甲乙兩個好兄弟、好搭擋及 A 之間的美好交情全破壞光。實務上也真的有那類個案。例如,基層人員自己個人對 A 有不滿,故意背著上頭的主管、假託主管的名義私下「下令」的事情也所在多有;但是主管之間為職場鬥爭故意利用搞不清楚主管世界的基層的事情更多。

華人社會是一個非常重視身份的社會,久遠的人治文化根本無法在短短百年民主史當中淨化提升,很多事情都要細心考慮位置的俗諦,上上下下全是倫理。職場倫理要是沒學會,是非會多,人事不和,而且後患無窮,到頭來最不幸的是被犧牲的、在前線的、一輩子沒因緣擠進高階經理階層的基層人員。

在職場上若想自保,先學好身份的俗諦。

人事上學好自保與謀而後動,平平安安過一生。


不邪淫戒:邪淫民族性(女眾版)

為公平起見,強調邪淫性格不只男眾,女眾也會,也一樣常見。個人遇過的個案就不少:

甲女被男友打到重傷住院,理由是他懷疑她劈腿。分手後,甲女學佛保命,開始到處黏法師、試探法師,纏男法師也纏女法師談同性戀。

乙女愛上姐夫。在姐夫向姐姐求婚並變成姐夫後終身不嫁,出家。出家後常常鬧其他女法師,怨男法師對她不好,問我她到底算不算女同性戀。

丙女墮數胎,結數婚。由於感情受創太深又心結打不開,一樣質疑她自己是不是女同性戀。小僧再三向她保證她絕對不是同性戀;會一直迷戀男體與男體行淫又再三為男眾墮胎落淚的人不可能是女同性戀。

這是眾生淫欲煩惱沒斷的無明反應而已;一條路不通就想換條路試試,一淫不通則變通換二淫試試,只是眾生無明。女眾在男眾身上受挫就想換女眾看看的心理就跟男眾在太太、女友身上受挫就想發展外遇、性交易、約炮看看一樣,無法擺平無明在找邪淫出口而已。全都與愛情無關。

有害社會公益的不當婚姻

年輕男女精神病患都向小僧表達他們想結婚,讓小僧告訴你們,精神病患明知有精神病遺傳還硬結婚生育的下場:

小孩大了,有自我意識、懂社會利害了,主動要求雙親離婚,自己離家外宿。不住家裏,照顧責任推光。不斷鼓勵雙親離婚,如此精神正常的父母之一方的遺產全歸他自己,而且不必把薪水浪費在有精神病患的父母之一方身上。

病患不斷發病,配偶多年拒絕行房,在外另找門路。為小孩子拖著不離婚(重大精神疾病是法定離婚事由,不需要精神病患同意也能離婚),受不了時就不斷鼓吹精神病患去出家。叫對方出家當然是替自己推責任,薪水不必養精神病患,晚年可以另行發展第二春再找門路。

這不是一個個案,是很常見的手段。家人不會只因為有生物血緣或有一張結婚證書就無條件完全容忍與精神病患相處的龐大壓力、不愉快、大量人際磨擦,不是自己走就是趕走對方。親生子女趕父母、配偶趕配偶,各種分居形態或有名無實、低品質低格調的互動相處都會隨之建立。別說他們忘恩負義沒感情,法律規定本來就允許惡疾可以離婚、家人不必扛惡疾家人一輩子。法律制度原則上優先保障精神正常的人,用法律系統避免身心正常的一般公民被有嚴重精神疾病等不治惡疾的病患家人拖累,給精神正常的配偶、親屬脫身免責的合法大門。

如果你自知有精神疾病,不要天真以為結婚是可以治病、保證幸福的精神科藥物。依法,你的法定配偶隨時可以請求法院把你離掉,理由正當,你再不願意都沒用,精神正常的那一方在你們的婚姻中是強勢方,他有權利離掉你,你沒權利離掉他。如果你確定有精神疾病,你在婚姻關係裏就是弱勢方;精神正常的配偶無論是提離婚或落跑都會被法律系統支持。

你若問道義?道義是從初初你知道你有嚴重精神疾病就不該結婚生育,把原本限縮於你一個人的不幸、別業外擴成影響別人的不幸、共業。與其虛耗到子女長大千方百計遺棄你、勸你離婚或夫妻同屋異夢、不愛你不要你還想把你外推給佛教界扛,不如一開始就理智到底堅持單身。

媒體的婚姻神話是寫樣本以幫助國家製造人口資源用的,媒體替國家召喚的是身心健全的人口,那些宣揚情慾、推廣淫交行為的「傳媒樣版文章」用意不在鼓勵全台灣的精神病患狂生下一樣有精神病的後代來重覆不幸的人生。

小僧一直強調政府催生要講清楚就是這樣。知識份子泡在正常人的世界,根本不曉得那些無差別催生、催戀、催婚的文字語言讓台灣社會底層多少不適合結婚也無法勝任親職的人口誤以為他們應該結婚生育,重度精神病患、性侵前科犯、中重度智障者、沒有工作能力的遊民全都告訴我他們想生小孩。他們是真的以為只要生就是好事,反正全台灣都應該納稅幫他們養!他們真的不曉得我們報章雜誌上天天登的催生表述是在召喚優生學上適合生育的正常人口,還以為是「每個人」。


不妄語戒:故意不說明的網路共用

當我們讀到一則網路留言時,首先要判斷「發文者」是誰。很多人用不誠實或不合理的手段使用臉書:

夫妻共用
家族共用
報社共用
個人帳號,全辦公室共用
替精神病患開戶,家長共用
不懂電腦的精神病患長輩帳號,懂電腦的小孩共用
家長自開,小孩冒名偷用
假帳號,全體網軍輪用
別人的帳號,有特權的網路管理員或內容編寫員私下增刪

查證是不是本人真人留言再說。我只是個平凡無奇、出家資歷普通的出家人都能遇上大量不當共用臉書帳號的個案,何況是其特殊職業身份掛在軍方系統下游的人呢?她是不是將軍我不曉得,她的同行長輩可是現役將軍呢!你怎麼知道發文的是她本人還是軍方長官?

備註:

台灣人或普通華人的隱私權觀念很弱,共用臉書帳號當人際手段又故意不對外公開說明的情況很多。在東方世界,它造成大量虛偽不實、表裏不一的人際表演。在西方世界,西方人在相對坦誠直白的文化薰陶下則認定東方人愛撒謊、不實在、人格虛偽且無法信任。

故意共用臉書帳號又不公開通知大眾「誰」有密碼可以私下冒名共用,故意開臉書給公眾共看,在西方文化觀點是另類欺騙:你騙大家臉書帳號是「你一個人的」,對外是「你的名義」,事實上用你的名義發表文章、照片、評論、……的全都可能是別人,也故意利用公開秀出所有內容的行為讓所有不知情的臉友的互動私訊被公開。這是貨真價實的欺騙。


2018年10月3日 星期三

不邪淫戒:邪淫民族性

三個已婚男人下午無事,閒來嘴炮造口業。造什麼口業最重?勸淫業。勸淫在華人圈有項西方人無法理解的文化慣性:為表示學問與教養,不敢直接談淫欲心、染污心,而是間接代以生殖慾,用國家、社會、人口、少子化、香火繁衍合理化獸性本能,縱使人口密度與人口爆炸在低薪高工時的台灣已形成普遍的生活壓力。在佛教修行圈內,薰修正知見走實修路線的佛子眾知道開口勸淫是修行大忌,但是在佛教修行圈外的外行人完全不知道,不知道就四處勸淫習以為常。

小甲拼命勸小乙、小丙多生幾個,沒兒子生女兒,沒女兒生兒子,獨子獨女再補上一兩個,雙子雙女再補上四喜五福,總之生愈多賺愈多。人生經驗、婚姻經驗豐富的小乙深知談到「生」完全等於談到「淫」。小乙含蓄地全程陪笑,小丙就忘我了。小丙忘我高談闊論起《男人經》:「不不不,不行了!人老了,沒體力!我老婆也不想要了,上班太累!依我看,想再生要找小三生!哈哈哈!」小三話題一開沒完沒了,場子馬上熱了。

法律與道德在華人圈一向被踩在文化高壓腳下。只要祭出香火、繁衍,無論什麼偏邪的淫事都能合理化,不少法政界人士為此也高調公開養小三與小三生養的子女,完全無慚無愧。華人文化自古高調肯定雜交婚納妾制,視男性有雜交權而女性有性忠貞義務,對水性楊花的女子高壓責難卻對多重性伴侶的男子多重肯定。迄今,當下,華人圈依然以主流性別文化肯定雜交邪淫,理由是強大的文化背書:古人,古制,古書,香火,少子化。外國人殊難想像一個人口密度長期飆升冠居全球第一、二名寶座的人口高壓國家怎能長期保持盲目香火迷戀?為何對人口壓力衍生的升學競爭、職場苦勞、低薪長工時視而不見?文化共業的業力之大無人能擋!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在香火迷思與古人古制古書背書的雜交文化情境要下修。香火文化衍生的邪見掛帥之下,連法律都沒有能力撐道德。法律也一樣被邪淫民族性與邪淫主流文化轉了。


無生法

依止生滅智慧故得離顛倒,離生滅智慧故不生不滅,是名「無生法」。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一》

於一切法不受不著,諸法和合因緣生,無自性故。

《大智度論卷第四十三》


2018年10月1日 星期一

心能轉境

朋友是大師級國學專家,說著說著談到紫微。小僧笑言陳年往事,命帶貪狼,爸爸級泡沫紅茶店老闆千交待萬交待長大後絕不能花心。

專業的朋友聞言大大讚嘆。他說很多師父都命帶貪狼,貪狼好啊!「要不然師父怎麼會有那麼多粉絲、信徒?反正桃花來沒關係,你們當師父的會轉掉!」

真真萬法唯心造。世俗再不好出家也變好!


家長版生命人權教育:《紅樓夢》

希望《紅樓夢》翻譯成全球一兩百種語言列為人權教材直接列入課本,尤其向教師、家長推廣。

世界各國總是出青少年為愛自殺悲劇,晚上又讀到一則。十幾歲的小女生只是找小男生一起讀書,未料女方家長開門一看「共處一室」就生氣把男方丟到樓下摔死,害小女生隨之絕望自殺身亡。

《紅樓夢》的司棋也是一模一樣被低智商、低情商的笨家長逼死。她與男友因交往曝光被逐出大觀園,氣男友沒承擔,原本打算單身一輩子,豈知男方發財致富後才有勇氣上門求婚。司棋表白要跟男友走,她的媽媽沒什麼見識一口回絕,司棋聞言絕望當場撞頭自殺身亡。男友沒哭,轉頭出門買兩口棺材進門收屍,她的媽媽竟粗心到不知有異,還只當男方悲傷迷糊,結果這男友把女友放到棺裏自己就亮刀一抹也當場自盡殉情。

我們人類學習力不太好。古人寫那麼多生死教訓故事,真新聞虛小說寫那麼多公案,結果現實人生一犯再犯!由於全球佛教徒不到信仰人口十分之一,無法期待佛經公案廣被採納只好退而求其次換有教育意義的修行文學。

難怪小僧的老師哀嘆現代人用社會制度故意拖婚期製造大量學生問題。古人身體成熟就隨緣去,孔子時代女性十二三歲以上有生理期就可以辦成年禮準備結婚了,生理成熟的青少男女往往十幾歲就生孩子,四十歲已成祖父母。現在人為制度把婚期整整多拖二十年(以上)的果報是大量生理成熟的男男女女進行大量不負責任的性行為或約炮、買春。

送給師父?!

法緣將大開了嗎?竟有阿嬤喚住我,叫她身邊兩歲的小孫子跟我走。她先跟小朋友講:「阿嬤不要你了!你跟師父去,去拜拜!」說畢,還對我大叫:「師父,送你!」

小僧是不是長得一臉保庇相啊?

連大眼大耳一臉福氣相的小男孩都肯無條件送給小僧?

別人是在路上摸摸親親別家小朋友就被當壞人了,怎麼遇到小僧竟然主動樂意贈送?順便說明,小孩子至少七歲才能當沙彌啊……兒童有人權千萬不能亂當禮物送啊!


大海之怒

祝印尼平安並發展素食文化

印尼大地震引發大海嘯,災情慘重,損失巨大。忿怒的大海,孤單的亡者,殘破的城市,無助的人們,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憶起台商伯伯。

多年前,伯伯在一場東南亞海嘯中不幸喪生。他的掌上明珠女兒哭著告訴我這件消息,傾訴著如何出國認屍安排後事的傷心過程。最後一次見到伯伯是他非常年輕、滿頭黑髮的時候,臨出國前特地把我叫到一旁交待:「我女兒就拜託你了。她一個人在外地,請你照顧她。」那是一張充滿父愛深情的臉,半點也不遮掩情執,與家父完全相反。一樣是成功裴然的台商,家父把我當兒子隨便亂放養無所謂,老神在在向來放心,一向未曾寶貝呵護到特別安排誰來保護關照;哪像伯伯出國經商前為了心愛的女兒還特地與乳臭未乾的青春期小鬼頭約見面、慎重拜託?伯伯當年超級認真的表情讓我有種使命感,就像被長輩當成什麼了不起有能力的大人物般要好好保護他最珍愛的女兒。然而天災是殘酷的。一年又一年,她被他細心交待的人們平安守護著,他卻異鄉意外遇難身亡。

東南亞各國與台灣一樣靠海維生,隨海洋的呼吸脈動而生老病死。討海有討海的因果;人類的漁業導致海洋水族的橫死夭亡,海洋的天災導致陸地人類的家變巨災,一報還一報。我展開印尼地震列表一長串無常與死亡人數統計,想起俗家世代討海補魚跑船或從事葷廚工作的親族如何走過一代又一代的至親橫死惡報:自殺、他殺、婚姻問題、夫妻離異、長幼衝突、親族四散、家庭暴力,最後在殺業殺報多瞋多惱的因果循環下一一改變:或吃素,或信佛,或出家,或行善當志工,或戒掉年輕時代的多瞋暴躁性格在晚年變成慈祥柔軟的人……

大自然依報境緣無聲說法:苦,空,無常,無我。

願生死大海浮沉累劫的我們在人間劫難中修行成長,有所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