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屠龍記 The Dragon Slayers

時代以共業病,大國以邪道病。古老的大國有個昏君出世,妖魔鬼怪群起以邪偽妄法相誘之下就輕信了。君邪則民邪,君偽則民偽,君暴則民暴;舉國上行下效邪風熾盛、官民一起信奉邪偽妄道不只招感風不調雨不順災變四起的現世惡果,連古書上記載的各路邪靈妖怪也一一現身作亂。大國境內上下交相邪偽一片混亂、眾魔出世與亂臣賊子共築穢土,處處混亂腐敗的慘況很快傳到和平穩定的鄰國耳裏,危國亂邦的惡名也傳遍全世界。

菩薩哥哥:「弟弟,我們修行學佛的目的是什麼?以佛為師,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精進誦經釋義、開示化導六道群靈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菩薩弟弟:「透過修行降伏三毒煩惱垢染,止觀雙運寂滅涅槃。若聽聞世界上有不見不聞不信不奉三寶的國家就前去度化,直到眾生都欣然三皈入道、六度總修理事精進,正式踏上修行成佛的圓滿解脫大道為止。」

菩薩哥哥:「很好!我們這個國家的國民普遍信仰佛法僧三寶,民風善良,五戒十善以為日常,當國君的對下以慈,當臣相的對上以忠,當父親的持家以義,當兒子的事親以孝,當丈夫的真誠守信,當妻室的貞潔勤儉,家家戶戶誕生的盡是好人、良人、善人、賢人、聖人,我們還有什麼好度?」

菩薩弟弟:「哥哥所言極是。大家都這麼有善根一心向佛,沒得度了!」

菩薩哥哥:「隔壁大國就不一樣。他們上上下下信奉妖道邪教,以邪見邪說治國,五逆十惡蔚為國風,乃至於毒蛟惡龍都敢公開現形屠殺百姓,令廣大群眾受苦無量哀鴻遍野。我們立志修行成佛就是為了解救可憐眾生,我們可以主動出擊用佛法仁德度化剛強難調的惡性眾生!至於那隻殘暴屠殺無量百姓的兇邪劇毒妖龍,我們不妨一起合作殺死他!」

菩薩弟弟:「什麼?殺死他?佛戒不是以殺生為萬惡之首、以慈悲護生為正道嗎?我們學佛修菩薩道豈能殺生?」

菩薩哥哥:「弟弟,學佛要知見圓融。一個殺人犯殺死另一個人的罪報要受百劫惡果,一隻毒龍加害全國百姓的大屠殺罪報恐怕盡恒河沙劫都還消不盡惡業果報!你想想看,那隻愚痴、剛強、殘暴的毒龍只貪圖他這一世的眼前名利,心裏根本對未來的嚴重地獄苦報不屑一顧不當回事,我實在是同情他、可憐他的驕慢無知!我們兄弟二人有幸受人身出生在人間,佛法難聞已聞、難修已修,為了度化大國的百姓皈敬三寶、實修六度,當然要發心屠龍除惡啊!為了救護廣大無量的百姓去屠殺一頭惡龍所受的殺生果報如果像髮絲這麼細,護惜眾命、解救蒼生的福德就像日月那樣崇高偉大啊!你施展神通力化身成巨象,我施展神通力化身成巨獅,巨象跟巨獅到底有沒有在非洲大草原一起快樂生活的動物學實務命題不是重點,當下最要緊的任務是人命關天,民命即國運!」

菩薩弟弟:「嗯,有理!哥,我聽你的,就這麼做!我們一起籌組『大乘行者聯盟』來救國救民!不復仇不瞋恨,不為名利小情小愛,心心念念只為佛法,為一切眾生!」

這對菩薩兄弟檔把菩薩法門的解門行門道理研討事畢決志付諸行動。他們一起向十方法界頂禮立誓:「法界眾生不安穩、不寧靜、不平安、不快樂就是我們的過錯,代表我們沒有盡菩薩職責!未來我們兄弟修行成佛以後誓將廣度一切有情!」發完誓兄弟倆就當場變身,一起雄壯威武地向大國飛奔而去。

邪毒罪惡的大惡龍在大國境內發現境外新成立的正義之師『大乘行者聯盟』獅象兄弟隊來戰,覺得自己建立的權威惡勢力隨之大損,氣得半死立刻出面迎戰。三隻體積巨大的稀世動物交戰的場景自是驚天地泣鬼神,鬼哭神嚎山海狂震,你來我往難分難解。幾番激烈對戰之後,神獅與神象成功制服大惡龍,屠龍任務總算圓滿成就。但是,身負重傷的『大乘行者聯盟』也玉石俱焚,雙雙當場身亡。

三隻巨獸往生,大國歷史從此改寫新頁。諸天神將現身讚美兩隻菩薩聖獸的仁慈善德、嚴厲譴責一隻邪惡魔獸的妖妄偽逆,當場接引獅象兄弟亡靈一起超升天界,轉世成為天人。大國百姓親眼目覩一對兄弟菩薩聖獸為解救蒼生免於大屠殺死劫而犧牲自己的英雄義舉非常感動,一起抱著巨獅與巨象的遺體痛哭致哀:「你們一定是天神下凡變現的啊!你們是如此慈悲仁愛、以民為本!」

來自小國的菩薩兄弟力戰惡龍而死,他們在母國境內的徒眾聞訊萬分悲慟,紛紛出境趕往大國悼喪。徒眾對菩薩導師的德行嘆服不已,更稟持遺訓在大國境內廣弘佛法、廣傳佛教。水深火熱的亂邦惡土因為境外憑空飛來兩尊菩薩聖獸而改寫歷史進程,從妖魔鬼怪邪說亂政中大夢初醒的大國君臣這才後知後覺三寶住世對穩定國家社會民心的重要性,改邪歸正痛改前非。舉辦國家級公祭厚葬聖獸的大國從此公開推崇佛法,頒行保護宗教自由與支持佛法弘化的憲政法律:「本國國民若不信三寶、十善、六度正法卻事奉妖魔鬼怪邪教邪說就治罪!眷屬一律連坐併罰!」

一個國家萬一無法自力自救就只能仰仗他力他救。從此以後,大國引進佛法僧三寶等正派信仰,完全拋棄以前錯誤的妄偽邪見,國內治安漸漸平穩,四眾弟子人口愈來愈多,外交關係方面也停止鎮日對外國人惡口羞辱、敵視對罵的錯誤做法,學會以寬廣心量交流欣賞多元種族文化,終於成功轉型成一個安全、穩定、快樂、自由的和平國家!


原典出處:《六度集經》


-修行筆記-

佛告諸比丘:「時兄者,吾身是也。弟者,彌勒是也。毒龍者,調達是。菩薩銳志度無極精進如是。」小乘戒與大乘戒在戒律精神與戒行行持上有何異同?如何圓融大小乘戒法與當下國際法、本國法並克服大量法益衝突的價值矛盾?當惡龍出世對人民展開大屠殺的犯罪惡業時,菩薩行者為救廣大眾命可以斬殺惡龍的菩薩手眼是釋迦牟尼佛與彌勒佛聯手示現的菩薩慈悲,還在因地上修菩薩行的菩薩戒子該怎麼做?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遺容:人間最後肖像權

佛子,請注意遺照分享問題!

有一位佛弟子兒子把亡父包在鮮黃色往生被裏的特寫照上傳求大眾集氣念佛生西,全版書寫簡體字,研判非台灣佛教徒。

希望佛子注意家屬的心念與反應。台灣有至少四分之一人口信佛或佛道儒混融民俗信仰,但台灣民間很少敢公開上傳或散播父母遺照,尤其是直接拍大體特寫的亡者寫真。如果全家學佛、全家服從佛弟子公開遺照的決定還無妨,萬一家族信仰不同而上傳照片的佛子「不是」有決定權的第一繼承人的話,私下公開、散播父母遺照容易讓家人起煩惱。

小僧已被簡體字用戶佛子眾的這類分享大開眼界多次:

父母躺棺木裏,特寫大頭貼。
父母已安逝,換衣前換衣後連拍特寫。
包往生被不蓋頭大特寫。
包往生被蓋頭大特寫。
無論是否助念都分享,助念團一起上鏡。

最離譜的是有個姓A的妹妹拍亡父大體遺照求助念,亡父姓B,年紀也不合。一查才知道這類非佛教徒故意惡作劇上網求助念、故意擾亂正經佛子的行為盛行有年,那些詛咒父母死亡的無知年輕人還炫耀說看學佛的「愚夫愚婦」拼命替自己捏造的、不存在的假亡者助念念佛很有趣。

請勿捏造「偽亡者」擾亂別人助念,不道德。

請勿擅自上傳家族亡者(尤其父母)的最終遺照,不道德。

除非往生前親自詢問臨終亡者,臨終亡者自願欣然釋放人間最後肖像權,同意讓你上傳到臉書上給全世界看。這種事家屬不會無聊到用法律處理,但是容易吵架生事鬧情緒,能避則避。


神經病:心理科學與心性科學

理論上,無論是俗諦上的心理學或三諦圓融上的心性學,人類千古傳頌的人際道理以促進人群友好、友愛、和睦、和氣、團結、合作、互助、共存為倫理準則。無論在家出家,從「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到「唯有僧讚僧,佛法才能興」都能濃縮到兒童也聽得懂的四字箴言:敬慈和真。

但是,修行理論跟修行實務在修行層次境界上大不相同,信解行證次第有別。

某年某月某日的下午,我卻因為一時真情流露、動了真心、情溢於表讓僧寶破格開罵一句「神經病」,罵完揚長而去。事情是這樣的:某僧寶色身遠比我老、出家遠比我久,但在俗家排行是老夭一路被父母兄姐們疼大又欠社會工作經驗,跟自幼當長孫老大兼免費家庭保母職、奉父命長期兼差打工的我在相處上產生奇特的不協調違和感,人格特質與習氣表現跟色身外相之間有強烈的反差。她非常、非常好奇是什麼世俗家庭會教出這種她無法理解的外星人特質,拼命追問。

由於她萬分執著手足之情,我就順著她發作一下手足之愛,示現「妹控相」。從奶香嬰兒時代說起,親親抱抱我愛你一路捏大,出家後有一天突然發現她亭亭玉立長大了,相視淚水盈眶。「哎,剛看到她留一頭過腰長髮、穿夢幻睡袍、甜甜蜜蜜喚聲姐姐來開門的場景,好感動。拉拔這麼多年,吾家有女初長成……昨天那個可愛的小女孩什麼時候變成大學美女了,不枉多年辛苦……」我自顧自陶醉發作「準父母病」,僧寶坐在我對面一雙眼睛瞪得老大。她是老夭,手足間年紀相近,恐怕活到逼近晚年也半生沒見識過什麼叫「長兄如父」、「長姐如母」的世間法相或準家長心理機制。她突然立正站好丟下一句「神經病」後揚長而去,留下我坐在原地哈哈大笑。

舉凡有因緣聽我認真闡述貓奴史或家族史這類不可迴避的情執史的人士反應都這樣,非常不適應這種在華人世界少見的坦率多情、開門見山、始終貫徹超浪漫、執著就執著沒什麼很丟臉。不愛就不愛,萬一真愛了,情執起來驚天動地絕不虛矯含蓄。敢愛又敢表現愛是華人文化少見的異類吧?執是之故,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了還不忘扔下「神經病」三個字逃之夭夭!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愛從來不存在(女性化霸凌一百零四)

年輕時代的她知道我的家庭背景,很放心我不會對她有成見。一個人「放心」就會撤除社交面具說出在外人面前絕口不說的實話:「我羨慕你,你沒有媽媽。我寧願我媽自殺。」她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身陷完全失敗的母女關係而公開羨慕「無母人生」的人。

天下竟然有人寧願人生沒有媽媽?我追問之下,她終於告訴我她的無奈與痛苦:

她與生母年齡差距很大,是媽媽晚婚、晚孕、晚生所誕下的獨生女,老媽媽的真實年紀幾乎逼近我早婚早生的祖母。在國共內戰逃難時代教育背景與身世不錯的老媽媽嫁給身為國民黨職業軍人的爸爸,一直保持職業婦女身份,直到離婚後成為單親媽媽依然如此。她的童年記憶對經常留在軍隊中的爸爸印象不深,難得一家三口相處的場景通常是夫妻吵架,家庭生活品質非常差。大人惡口衝突、觀念不合到極致終於選擇離異,身為女兒的她慢慢成長到步入青春期有戀愛經驗以後才敢問媽媽當年那場失敗婚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眼見她長大成人了,即將面臨要靠她扶養的退休生涯的老媽媽坦言她完全不愛她的爸爸,結婚的目的單純是為了生育,想要有自己的後代。這是一種千古盛行的華人人生觀:男女因生育目的而結合、進行生殖行為合作,愛情經常不在場。

她搞清楚不快樂的童年家庭生活的核心問題以後進一步想了解為何母女相處也充滿衝突、爭執、不快,鼓起勇氣問媽媽為何那麼渴望生孩子、渴望到不惜嫁給沒有感情的男人?她媽媽說因為害怕;養兒防老,必須生育老年才有依靠。這樣的回答讓她哭了。哭什麼呢?她發現她媽媽對爸爸或女兒都沒有愛存在:找丈夫嫁是為了找人合作進行生殖活動,生育下一代是為了老年期事先進行經濟投資,難怪相處上處處衝突、爭執、不和樂!母女互動上高比例談論金錢、物質、開銷這些事情,其他方面談不上什麼人生共識,談就大吵。真相大白之後她放棄了。她放棄留在一個無愛家庭苦苦等待她等到中年都等不到的親情與快樂,日復一日在職場與家庭兩頭疲於奔命的重勞力生活壓垮健康以後決定咬牙「依法」履行義務,完成老媽媽真正的心願。她一個月花至少三萬元讓老媽媽進駐養老院,省吃儉用當一個一半以上的薪水用在盡孝養老的月光族,再也不想面對老媽媽嫌東嫌西怨聲載道或開口說話就像吵架的惡質互動。逃離惡夢般的母女爭吵日常後她變快樂了,老媽媽卻一樣。她苦笑著說,以前在家罵爸爸、罵女兒,住進養老院以後改嫌謢士、外勞不好,難得去探望就罵給女兒聽。「她沒變,老樣子。哈……」她談起老媽媽就苦笑。不快樂變成老人的人生習慣,身邊換誰都一樣。沒有愛也會養成習慣、習氣、人格特質。

她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身陷無愛家庭風暴而絕望退場的第二代、第三代。學佛出家以後無愛家庭的真實故事一個接一個聽不完,當事人總是一樣無奈,充滿無力感。世代之間有時會呈現理念分歧與龐大代溝往往與私密的家庭生活經驗有關:新生代陪老生代一起走過婚姻不幸、家庭不幸、無愛人生之後希望改變;年輕人不希望人生像上一代一樣痛苦、失望、高壓、勉強。


大莊嚴論經法語選輯(五十三)

狂逸之甚莫過貪欲,是故應當勤斷貪欲。

當作諸方便,勤求斷欲法,不知其至趣,懷精勤退還。
棄捨五所欲,出家修苦行,為斷欲結故,應精勤修道。
或有恣五欲,言道足自斷,若干種作行,望得遠離欲。
如是等處處,望拔欲根本,欲林難可拔。人天阿脩羅,
夜叉鳩槃茶,一切有生類,微細心欲羂,繫縛諸眾生,
迴轉有林中,無由能自拔。

我以正法護於國土及捨財施,以此功德願我未來必得成佛,斷除眾生貪欲之患。

《大莊嚴論經》

*********************************************************************

修行情境:久遠劫前光明王騎公象出巡時,公象看見母象發情狂奔,完全不聽從馴象師指揮,馴象師建議國王攀樹保命。國王上樹後公象追逐母象而去,失蹤數日才返回宮廷。躲過命難的國王事後責怪馴象師,馴象師則說明貪淫為病並非他所能治,唯佛能度。國王遂合掌發願來世成佛度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