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吹口哨

「出家前最討厭走在路上被吹口哨。有的很過份,隔著安全島在大馬路對面還故意吹好大聲,吹很久!」被問東問西說溜了嘴。

「男生吹你口哨?」老出家再確認。

「出家前。好生氣!難道你沒被吹過?」我反問。

「NEVER!」老出家一臉不可置信,像看外星人。

比台灣吹口哨行為更惡劣的是大陸鄉親父老當街說三道四的中文騷擾:「喲,很漂亮呢!」「長得挺美嘛!」「幹啥不嫁?」如此大聲你一句我一句沿路八卦到老出家怒色下令我換掉全身冬裝。直到現在,看到那條淺咖啡色圍巾還是會憶起大陸老頭兒們在光天化日下調戲尼師的性騷擾功力。不懂,橫豎出世為人一張嘴不乾淨是有哪裏值得生育?

台灣司改小組會議終於一覺睡醒似地追列「兒童少年、性別的司法制度檢討」,非常值得贊許。管見以為在「性騷擾暨反跟蹤騷擾」部分宜將台灣男眾好好列管,尤其吹口哨之類不入流的行為。《中華民國憲法》空列國土想像又無法實際管理大陸劣男踩在大陸自家大地上實施的在地性騷擾,暫且先不得已跳過。想當年小僧氣壞了。最氣的是社會位置:「我比較想站在吹口哨讓其他小女生臉紅心跳的優勢、強勢社會位置,不想站在被沒有魅力、勇氣、技巧、帥氣、腐值、人品、表達能力的騷擾男吹口哨示好的劣勢、弱勢社會位置!」

反正這一世是沒機會站在男眾的權力位置去欺負女眾了,支持女權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