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芥川龍之介(之二)

我一分為二,我亦非我
我喚我,他
他詰自辯誰為證
闇之問答方啟
世界就沒有了光
求生本能唯餘一絲狡詐

有夫之婦與有婦之夫,他們
賣力絞殺小眾作家
情欲若帶詩性,哪怕一點點
斷不枕以聖經吞藥自殺
薄薪難堪,太可笑
我等,著作權到期後
如幻掌聲如雷
追封奇才文學殉道

我非西方義人
遺稿西方
解剖聖哲,對境
凌虐,肢解自心
續西方之人
稿截也截人生
愛於我是懷疑論
情欲與死亡相擁著

母親的瑪麗亞不在
抹大拉的瑪麗亞呢
背叛被背叛全落空
睡吧,從此不再寫了


註:這三篇遺稿(闇之問答、西方之人、續西方之人)通篇為高高在上的精神理念、文學追求、心靈反思與低低在下的背德出軌情欲雙軌矛盾並存而極度痛苦;知錯卻無法止錯,錯又無法止辯,知行徹底解離分崩,成為文壇奇才無休無止失眠消沉的重度精神折磨,在數度自殺未遂後終於自殺身亡。

愛欲本來就距離死亡很近。不僅追逐耽溺者心念走作朝瘋狂自殺的絕路走,立志斷欲止垢卻方法用錯偏頗亦然。縱慾又想禁慾,隨順肉體淫欲又在道德精神層次嚴苛審問自己,理想與現實割裂,自我要求兩極拉扯,這一切已經超出凡人的正常心理承載能力。人生畢竟不只詩,無法以詩境美學全權處理。愛慾有千萬種詮釋,但無論如何詮釋,愛慾都無法成為道德聖經或法治典章而被人間百分之百無條件容許,看不破、放不下、戒不了、離不得,逼到心牆死角唯餘死路。文學才華若是其神性,這份純粹空靈的神性被肉體失控的欲望需求全盤摧毀了;在終局摧毀之前甚至過度耗損到近乎慢性自我毀滅的悲劇程度。

唯願白色情人節三界平安不染殺氣血色。

為愛欲痴怨殉死實在太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