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

電影與佛法

歛起玩笑,收起不凡的美貌,她深深地注視我。
「師父,佛學院很清淨,很好;可是,你們要了解眾生的生活。」
等她說完。
「師父,你們不看報紙、不看電影,只會誦經打坐,沒有污染……」
一言不發,讓她說完。
「可是師父,我們說什麼你們都聽不懂。」
她的眼神,閃爍著對道場的期許;對僧寶的期待。
「師父,我們就是這麼俗,我們又不是出家人。」
她不只是一位美麗的母親,還是虔誠的護法居士,出錢出力十分發心。
「師父,你們慈悲度眾,就要走進眾生的生活。走進我們的世界。」
她嚴肅正經;弘法當然是三寶門中大事。

「嗯。好吧。」
我終於正經八百點了頭。
「師父,那個某大學(名氣很響亮的那家)發現四腳獸耶,上頭條。」
她忽然又恢復平日頑皮模樣。
「什麼四腳獸?稀有動物爬到大學宿舍裏哦?」
當下八識田冒出的影像:古書所載奇獸珍鳥、恐龍、……。
「哈哈哈哈哈……」
她爆笑開來,樂不可支。
「你看。」
她遞給我報紙,上頭有四腳獸示意圖。
一個師父的意外表情顯然讓她無比快樂。

從那天之後,她一天到晚找師父談新聞時事、電影、書、……
「想聽聽看,師父們怎麼從這些媒體與生活中解讀出佛法。」
她化身成影評人,兼任佛研所教育成果展的臨時主考官。
「我們就泡在這些東西裏過日子啊!」
法法皆佛法。看電影,也可以起觀行、聞思修。
「怎麼什麼片都有佛法?我怎麼都看不出來。」
表情與聲調流露出十分無可奈何的味道。
「對我來講,就是大咖明星、好不好笑、浪不浪漫。」
君不知,佛學院連看電影都要交報告答問題;論述經論,以心法詮釋……
許多法師寧可棄權不看。

「師父,這部是我最喜歡的……你一定要講給我聽它的佛法內涵。」
她一臉恭敬認真地交給我「BJ單身日記」,像出作業一樣。
佛祖啊……BJ單身日記?佛法版詮釋?
當下忽然覺得這比佛研所論文還艱難;
忍受一部愛情文藝片,消化、轉化為佛教義理之後,還得「開示兼說明」。
而她一臉誠心誠意。
她在請法;而且,非常非常認真。

電影元素,第八藝術,已經是文化的重要表達形式之一。
影像閱讀,意識流的辯證與重組,心理學、史觀、時代紀錄、意識型態……
電影學,理論著作、腳本、攝影、VCD、DVD、公仔、海報……
畫面傳達出映象,映象在人心反應出訊息的力量,溝通觀念,產生共鳴。
映象語言主導電影,成最重要的創作概念,文字語言崩潰或退為配角。
道具、對白、氛圍、情境、事件、……有人性,有世俗。
另一個人生出口。
人與人,心的邊界、心無止盡的漂泊不安,
短暫在一部片的時間一起停留。
佛祖啊……這些理論都很讚;可是--
市面上找不到任何一本電影論著有關「如何對居士開示電影的佛法意義」!
意思就是,自力自度,看著辦。

法法無礙。法法圓融。發大乘心、發菩提心、發慈悲心--
在心裏再三勸發,鼓勵再鼓勵,終於忍完那部要命的「BJ單身日記」。
回頭,跟她談佛陀開示過在家居士的相關愛情規則:不邪淫。梵行。楞嚴經……
她美麗的大眼水汪汪地,淚珠兒在眼裏頭打滾。
連「這種片」都能延伸出佛法義理……她邊聽邊點頭。
佛陀真了不起,這麼想著,我也十分感動;不過,理由顯然與她不同。
那是她多年來最最中意的、心愛的、一看再看的電影啊!
宿世善根深厚的她,乖乖聽師父講觀後感。
佛祖啊……她的先生有這一位又美又純情的同修,可真是修來的。

被護法一考再考,從此練就凡一接觸大眾傳媒即以佛法思惟的習慣。
居士成就法師,法師再成就居士。
說法的不止翠竹黃花。每一部電影都在說法;信不信?
再怎麼無聊的電影,用心看去,依然處處有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