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7日 星期二

心影一剎那

人生實在不可思議。
一個生性不愛照相的人,
最後歪打正著,
為工作需要而拿起相機。

這一拿,
傻瓜遇上數位傻瓜機,
張著一隻機器眼,
天地間眨呀眨呀幾多年。

補捉當下?
(當下哪能捉取)
心境無二?
(人對數位影像)

記憶剎那?
(剎那豈在識心)
觀而無觀?
(喀喳喀喳喀喳)

從人拍向花,
從樹對向天空,
從台灣望美國,
從色塵反拍記憶……

取鏡,可以看出用心與目的;
美學或不美學、專業或不專業,
一律折射出攝影者的性格與見地--
不論是刻意,或直下無心。

藝術,
尤其視覺藝術,
最明顯的是影像藝術,
最直截了當反映出當事人的心境。

靜靜素描一棵樹的高中生,
與天天等待黃玫瑰開花的痴人,
是一個?是兩個?
哪來這閒工夫胡瞎問?

端著數位相機,鎮日無語按快門;
不識者謂這人變了,出奇安靜。
以前多愛笑啊。
以前多會哈拉哈拉東拉西扯啊。

那個不愛說、不多笑的人,
才是所有社會化染污與都市求生術之前--
所有社交工作需求與職場人際演出之前--
他本來的樣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