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8日 星期三

可能或不可能兩邊

中國人,向來注重、推崇讀書人;
卻偏是中國人,代代弘揚不立文字的禪宗。
機鋒直指人心的禪法,留下大量華文書寫而成的公案語錄;
此人、此境、此語、此文,又以文字道盡不執文字語言的出格故事。

可能、不可能;兩邊卻也不二。
以俗諦文字語言所架構的對話應答,也正是禪宗最好的方便法門。

這是一位滿腹經論的讀書人開悟的精彩故事--

鄧州香嚴智閑禪師,青州人也。厭俗辭親,觀方慕道,在百丈時性識聰敏,參禪不得。洎丈遷化,遂參溈山。山問:「我聞汝在百丈先師處,問一答十,問十答百;此是汝聰明靈利,意解識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師被一問,直得茫然;歸寮將平日看過底文字從頭要尋一句酬對,竟不能得,乃自歎曰:「畫餅不可充飢。」屢乞溈山說破,山曰:「我若說似汝,汝已後罵我去!我說底是我底,終不干汝事!」師遂將平昔所看文字燒卻,曰:「此生不學佛法也!且作箇長行粥飯僧,免役心神……」乃泣辭溈山,直過南陽,睹忠國師遺跡,遂憩止焉。

一日,芟除草木,偶拋瓦礫,擊竹作聲,忽然省悟,遽歸沐浴焚香,遙禮溈山,讚曰:「和尚大慈,恩逾父母!當時若為我說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頌曰:「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蹤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

溈山聞得,謂仰山曰:「此子徹也!」仰曰:「此是心機意識,著述得成;待某甲親自勘過。」仰後見師,曰:「和尚讚歎師弟發明大事,你試說看!」師舉前頌。仰曰:「此是夙習記持而成;若有正悟,別更說看!」師又成頌曰:「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猶有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仰曰:「如來禪,許師弟會;祖師禪,未夢見在!」師復有頌曰:「我有一機,瞬目視伊;若人不會,別喚沙彌!」

仰乃報溈山,曰:「且喜閑師弟會祖師禪也!」初開堂,溈山令僧送書并拄杖至,師接得便哭:「蒼天,蒼天!」僧曰:「和尚為甚麼如此?」師曰:「祇為春行秋令。」上堂:「道由悟達,不在語言……」

見地、戡驗、開示……所有法上、心性上的溝通,都不離使用語言文字。不但具足文法造句,甚且成篇成詩。禪宗超越了語言文字,更靈活無礙地運用了語言文字。感恩有了語錄、假有的語言文字,讓我們保留了代代老祖宗一則又一則的開悟公案與人生故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