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宗教植物學

十幾二十年前,民間有一派植物學學說的說法是,植物也有情緒、感覺、生命、行為、生育,和動物一樣。這派見解,將植物現象與以數據化、圖表化、科學術語化之後,加上人性化的詮釋,說明植物也有與動物一模一樣的生命。方法論上如此,目的論上則是作為支持肉食正當性的佐證:「反正吃植物也一樣是殺生,殺生吃肉是正確的。」通常會告訴我這個論點的,往往在生活上非常熱愛肉食;覺得不吃肉很痛苦、覺得吃不飽、心裏上沒有滿足感。

佛家說六道輪迴,植物無情識,並不在輪迴受生老病死苦之列。植物不是有情,不會成佛,沒有苦樂。大乘佛教在中國化之後,普遍實行吃素戒殺。在古代,肉食是奢侈品,蔬食相形下簡單清淡,也成為清貧的社會表徵。工業革命後,走過戰亂與大量人口傷亡,吃苦的年代一路走來,老一輩堅信,選擇蔬食、雜食或肉食除了是飲食自由,還有更重要的文化意義:吃肉代表有錢、命好、吃得起。尤其在過去的台灣,吃肉、天天有肉、最好餐餐有肉,等於昭告天下我這家有階級、有財力。吃到一身重病還是堅持要吃。醫師勸也不聽、子女求也不聽,就是要吃肉;像一種信仰,堅持到最後一口氣。

基於肉食本位的立場,自然前述的植物學又再度被討論與流傳,而且最常找素食者勸說。聽這麼多年,也活到這麼老了,我還沒碰上生活中的任何實例能強大到證實那一派觀點。那種生物觀點,立論上十分接近萬物有靈論的古老泛神信仰;在宗教史上,也常常被傳統教會指為異端--畢竟,若植物有命如動物,是不是聖經也要改寫?人大可以拜木頭或花草、森林為宗教大師,自創教派;或者崇拜大自然,回歸到全球原住民古老的素樸信仰。

我從來沒見過得了憂鬱症的高麗菜或失戀哭泣自殺的蕃茄。也沒遇上向人類的立法機關進行街頭抗議的基因黃豆。信仰上,也沒有聽說哪裏的一根玉米想要靈修,卻出於家族壓力不能皈依佛教,所以就服從父母往例跑到教堂受洗的事。小黃瓜的女朋友不會來埋怨小黃瓜不娶她。玫瑰花開了被剪來瓶裏插也不構成重傷害或妨礙自由。草莓與木瓜不會吵架或玩耍,菠菜也不會和西瓜講好共謀從冰箱裏離家出走大逃亡。至於當花粉季來臨時,步行田野,也不見各類農作互相吃飛醋、搶情人、告配偶外遇、後代守在上一代身邊、或者為了一枝長得美麗動人的皎白筍而大打出手的盛況。……

所以,如果那個理論告訴我什麼,它告訴我的是:「我想吃肉;我要吃肉;我愛吃肉;你們吃素的人吃的植物也有生命、也沒慈悲平等到哪裏去;所以,別管我,我就是要吃肉!」有時讀多科學報告,尤其是各派立場見解、數據分析、解讀方法、文化背景差異很大的科學報告,我常發現,人想做一件事、賣一件商品、行銷一種思想、推銷一個風潮、……就會找各種理由。二三千年前,理由是宗教、政權、傳統……現在則是各家分庭抗禮的科學報告。尤其是,往往將本行不是自然科學的人都當成只光讀報告就必須相信、不會獨立思考的傻瓜;以為用分子式與數學公式排個版就不是人為神話。真的文憑上沒掛個理、醫、生、農……碩大的頭銜,就等於科學白癡嗎?科學背景還不至於構成另類權威宗教吧?

什麼是科學?科學,就是在閱讀所有科學報告或科學理論時,清楚地保持覺性與客觀分析、檢驗它的立論基礎與文化後設的能力。科學不在於操弄實驗或活體施虐的技術,而在於如實觀察與客觀求證的精神。只要是人,就能被檢驗;哪怕身為科學家也不是神;更不是佛!

請大家支持愛地球、護生、健康、減碳蔬食潮流!本文開放、保留所有讀者反詰質詢的空間。如果有任何植物讀者不滿,進而來信投訴它(們)有生命、有知覺、有心情,與所有動物一模一樣,不能切不能煮不能吃不能侵害,本版版主必定另行登文致歉、承認錯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