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台北國際素食暨有機產品博覽會

大雨中,會場人潮慢慢湧入。食物,展現任何城鎮絕無僅有的素食密度。假如我出生在這樣的國家,只賣素食、採購食物時不用見到屍體、聞到屍臭、人們開口說話時完全不會散發屍臭的國家,我會叫它天堂。

外頭雨還在下著,僧鞋已浸透。裏頭是國際素食天堂。

在天堂,不會逼迫不想吃肉的兒童學習吃昂貴的魚肉(根據二次大戰後鼓勵人們大量食用肉品的殺生營養學);不用坐在高級牛排餐廳戰戰兢兢學習用刀叉優雅吞食三分熟血還沒乾的天價進口牛排(經濟起飛後麥當勞暴富前所有中產階級視為身份象徵的外食主義);更不必踩在傳統市場一列列高高掛的剖屍陣頭中間小心漂亮的真皮皮革小鞋被水管沖出的油血泥塵不分的污水所潑濺(參觀停屍間,將死屍從街頭帶回自家房內);不用因為選擇吃義大利麵不想吃德國豬腳而挨罵(陽春麵也很好為什麼非吃五星級吃到死才算夠本);不用忍受家族男性成員炫耀杯中的蛇血或龜血並眼睜睜看他一仰飲盡(男性真是野蠻物種);不用常常哽到魚刺依然被訓練吃魚(更何況我一點也不想吃);不用受制於同儕壓力吃了廉價牛排之後大口嘔吐在大醫院門口直接進門掛急診(年輕時酒肉朋友也一樣只懂吃喝玩樂);不用當一個除了一張畫皮是女兒身,張口都是屍臭血腥味的活夜叉;不用一邊每幾小時補充屍體,甚至親手宰殺活口烹食的人生,一邊接受集體麻醉這樣的女性多麼美麗溫柔(好好張大眼睛觀察她行兇的場面,只是被殺的動物不包括人);不用哄抬社會階級且歧視吃不起屍身的貧窮人家;不必餓死第三世界的人口只為求自滿的進步國家餐餐有屍肉。M型社會或M型地球,食屍傳統何啻關鍵報告?

空間的魔力,四面八方素食環繞之天堂,意外喚醒我無比悲傷的童年記憶;一個愛小動物的小孩被整群成人逼食屍肉的記憶。我追問:「我的小黑羊呢?那隻你們說是為我而買的小黑羊呢?」黃澄澄的小雞寶寶被養大,我追問:「小雞呢?大公雞呢?怎麼不見了?」住在水盆裏與我玩的魚、螃蟹、龍蝦、蛤蜊、田螺……最後都死在家人的手下。它們死了,端上桌,再一口一口勸我,這個要吃那個要吃。這是我對於成人不信任的開始。從此,我不相信成人教我的事情一定是正確的。從此他們教我的每一件事,我沒想過、思考過,不會馬上照著做。「妳真固執!」「這小孩很倔強……」「有個性!」所有成人都不知道,當一個兒童發現活跳跳的小動物一一死在家人手下時,對於家人會用全新的眼光來看待。尤其,一個小小孩兒的身體沒比小動物大多少;本能上會想自保。

成人,一種肚子餓殺小動物、心情壞就吵架打架、夫妻吵離婚也一路打到我阿媽面前的大型兇猛動物,難保哪天火大了,殺了我。作為一個小朋友,我學會對成人小心、保持距離、對成人的建議再三考慮。在小學一年級以前,我已坐在大理石地板翻報紙,發現一大框一大框的人工流產廣告與月經規則術。很快地,身處鄉下三姑六婆的跨戶言論自由氛圍中,東聽西聽串串門,不久我終於知道、也證實一件事:成人真的會殺小孩,這件事叫「墮胎」;女生長大會流血,這件事就是「月經」;「規則術」就是殺完小孩之後女生才會繼續流血。有結婚的是媽媽,沒結婚的是未婚媽媽;這種媽媽大家說丟臉,就會找醫生來殺小孩。我想我是沒被殺才活著。可是,他們天天殺這個殺那個逼我吃啊!「她就愛咖啡、麵包、乖乖跟養樂多,瘦巴巴的……」其實他們也很辛苦,只是餵食方向完全搞錯了。「妳啊,吃一碗稀飯,阿媽餵兩三個小時!」我不信任會殺動物的成人;或者,會殺小孩的成人。當時,我深深覺得當個小朋友很辛苦,要可愛、要聽話、要惹人疼、要保證爸爸媽媽有結婚……免得被成人一不高興殺掉。此外,還要裝出不會思考的天真模樣,要像個典型的小孩子。

大家都說我是個開心果型的耍寶小孩,卻又同時會一個人窩角落靜靜看書、畫畫、發呆。我常常在想「死亡」這件事,因為它是我兒童生活的重心。每天吃飯時間一到,成人們為餵我食物如臨大敵長期抗戰,我則拒吃或挑三撿四。每天吃飯時間一到,我,一個小朋友,就要看一桌子剛死掉的小動物,心情爛得不得了,哪裏吃得下?我常常想著死亡這件事。從一大桌盤中肉、到失蹤的動物玩伴、到報紙的墮胎廣告、一直到所謂在天堂看著我的母親、一直到陪阿媽參加過的許多大型喪禮。

我想起,兒時的絲瓜園也曾經安靜祥和。於是,站在有機主題館的新品種苦瓜藤蔓交錯棚架下,大大小小或青或白的瓜中間,我仔細看它們的根在每個花盆裏頭深埋著。這一區不像其他各區人聲鼎沸,人們靜靜看著介紹有機種植的影片,大家隨我開開心心觀看再也平常不過的蔬菜瓜果,負責人友善地告訴我有機農業相關法規可以送我一本。

也許,我活到這把年紀大病小病沒病死,就為等人們送我一個不殺小動物的世界、不吃屍體的世界。到時候,也許我會學著相信成人。學會信任成人將擔保絕對不會出手殺了小孩子。等到成人絕對不殺任何一個胎兒的時代出現,我會再認真考慮一次。我會以幼稚園小朋友的心情再重頭思考一次,戀愛結婚也許並非一件本質上非常悲哀淒涼、難以避免要親手殺了骨肉的慘事。也許,與家人坐一個圓桌吃飯並非如此痛苦;假如進食不等於兇殺案,而我,一個小小孩,再也不用邊吃邊想著死亡這件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