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蠢問題

成人,常會問孩子一些蠢問題

未滿四歲,才學說話不久,家人就常丟出一堆稀奇古怪的蠢問題。有一個簡直蠢到極點,令當年的我印象深刻,思惟許久。

「你長大以後要不要結婚?」

誰會問小孩這種蠢問題?華人會。華人對於婚姻與情愛關係(所謂「傳宗接代香火論」是也。哪怕人很窮、基因遺傳不好、夫妻沒真感情、對養育小孩沒興趣、甚至一點也不喜歡家庭生活、或者本身根本就不是異性戀者……一大堆華人被虛偽的社會八卦壓力逼進婚姻。等結了婚,表面上有生小孩,已可以跟父母充充數交待交待,再私底下去外遇、包養、嫖妓、通姦、三妻四妾五宮六院、……。社會上,這類有名無實的「假婚姻」非常多,各種徵信社生意興隆。不敢離婚的苦一輩子、恨一輩子、忍一輩子;敢離婚的則占總結婚人口約四分之一)向來有牢不可破的深厚執著。作為一個投胎在華人社會的孩子,我想了又想,並仔細觀察研究起身旁所有已婚的家人。最後,我終於明白,他們問這個,是基於另一個更加愚蠢的問題:

「你長大以後要不要生小孩?」

老天!問一個幼稚園小朋友要不要生小孩?這種對話本具的荒謬性與滑稽性,令我幾乎難以招架--一個小朋友,連幼稚園都還沒結業,一天到晚窮追猛打拼命追問要不要生小孩,這什麼跟什麼啊?

於是,選了個黃道吉日(沒什麼道理,直覺是就是),又挑了個大半家人聚會在場的時刻,作為一個努力上進、吃喝玩樂拼長大、為幼稚園結業證書而奮鬥的小朋友,在多日慎重考慮與思量後,我莊重地向一家老小宣佈:「我跟你們講,我長大以後不要結婚!」心裏頭,當時認定這場宣言極為神聖,腔調自然是真誠又清楚的。接下來,我站在原地,等大人們為這麼重大的宣言、這麼大條的代誌,作出適當又成熟的回應。

他們忽然停下手頭所有的動作,望著我。有這麼幾秒,一切都靜止了。然後,一場集體爆笑忽然炸開,有幾個還笑到擦眼淚。我站在原地,一頭霧水,不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大爆笑持續好一陣子後,終於陸陸續續發表出感言: 「哈,好……好古錐哦!」「好好笑!哈哈哈!」「誰教她的啊?」「妳是去哪裏學的啊?」

您瞧,當年我頂認真,可沒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成人,常會問蠢問題。
成人,常會把認真的回應當成玩笑。
你認真得要命,成人倒當你可愛。
華人,會問幼稚園小朋友要不要結婚生小孩!

所以囉,下一回合,他們換了個沒那麼蠢的問題來考我。

「你長大以後要做什麼?」

對那種一向不把小孩的神聖宣言當真的成人,你最好隨便湊和個答案,直接塞住他們的嘴就成了。「當總統!」我漫應著。這次,沒有人敢笑了,哈哈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