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失戀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年輕的大學男孩,寫著長詩,還寫著極其細緻感性的散文;每字每筆都那麼藍調,像墊著眼淚偷偷泡過的電子紙張,再輕輕嘆氣烘成的。他的失戀,正像絕大多數老男人當年走過的青春那樣,心底藏著一個小女孩的身影,日也召喚、夜也召喚,想忘也忘不了。

小女孩長得什麼模樣?那不是重點。在他的意識心上頭,浮現的、相續的、揮之不去的那個印象美著,他打妄想。小女孩說話的聲音怎麼樣?那也非重點。在他的八識田,某些剎那、某些特寫、某些絮語叨叨又沒什麼意義地甜著,也妄想。世俗標籤也不是重點……當初讓他一念執著,愛、取、有,死抓不肯放手的倩影記憶;魂不守舍地妄想!她是不是也業障現前,同樣執著他這四大假合,滿腦子胡思妄想?完了,這偏偏也不是重點。

無可救藥,一板定案沒得申訴的致命重點,在她的DNA;也在他的DNA。

就這樣,他失戀了--為了種族歧視。他執著上當地的華裔女孩,為她熱愛上華人文化,欣慕各類東方文化與語言,偏偏對方有著十分古板的華人家長,光憑對他的人種不滿,就斬掉了年輕人間的執戀;這款理由,讓他十分、十分地憂傷;尤其是他敏感地發覺,當地部分華裔的排斥心理,荒唐理由之一竟是嫌他們髒。

華人這個常常自以為多偉大、多古老、多優質、多精深、多包容的古文明民族,竟為了種族歧視人家!這麼小家子氣、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竟歧視人家!一點古文明的器度與心量都沒有!一點多元文化交融所薰修出來的優雅都沒有!一點幾千年沉澱出來的氣質與眼界都沒有!一點現代國際觀與種族融和觀都沒有!

歧視什麼勁兒來著?四大文明古國,個個在地球上大起大落,只有人家那個古老種族出了一尊佛陀!只有人家那個種族的古老大地,見證過活生生在大地上入胎、出胎、成長、出家、降魔、成道、弘化、入滅的佛陀--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的世尊佛陀!華人是有沒有啊?到底華人是在亂歧視人家什麼啊?

華人的女孩兒,雖然很吸引西方男孩,也很吸引東方男孩,不過,背後常常有這款「勢利家長」(這形容詞,正是種族歧視讓小男孩感覺很不好,才拿來使用的)--這種境界,遇上了,受夠了,不如就通通放下;那種歧視親家不要也罷。那種家族恩怨與分別心,就算日後結了婚,一樣是一生受盡折磨,很難幸福快樂。

情場者,大苦惱場,大業障場……凡情場者,均歸無常。
索性出家、離欲、修行,從此看破女色幻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