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東京的房子,台灣的流浪

慈悲觀:自他交換、同理心

試著踩在別人的鞋裏走幾步路;親身體會穿那雙鞋的人腳有多痛

二三十年前,東京老早就流行迷你宅了:迷你,超小,新,格局方正,獨立,實用性與功能力完整,專為單身外出的上班族或學生量身打造、方便短租;或者,專為單身者久居大都會之用。東京,住的還是愛乾淨、講究生活品質、注重隱私權的日本人。二三十年前,時常走訪日本的人早已對台灣的住房設計頗有微詞了。

東京作為一個大都市,一個國際化首都,它的社區、房屋、房間、設計、格局,和老式台式邏輯完全不同。它不會一意孤行想像每個人都喜歡結婚養小孩(那明明不是事實)而廣造大房子;它不會一邊不停地建造一般人買不起的大房子,又一邊留下一大堆住進去容易生病、骯髒破舊的、賣不掉又不打掉的古老房子。它也不會放任社會上少數人亂炒房地產,而且一放任、一亂炒就是二三十年之久,不只放任它無法無天地哄抬房價,還經年累月讓黑道勢力廣為介入--走建築業的都知道;心知肚明又奈何?

很多人都一直在台灣流浪。他們沒有自宅;他們買不起。他們是國民,但是,是「流浪的國民」,他們沒有家。他們大量在國土上流浪,當集體東方吉普賽。他們住著別人的房子,用著別人指定的家具與用品,哪怕那些並不適合他的目標、品味、需求、或健康醫療目的;就算不合意或不滿意,也要付錢--付很多錢。

假如,你是台灣社會中少數擁有自宅的幸運兒,恭喜你,你完全不用體會那種流浪無根的滋味。明明踩在自己的家鄉,明明持有本國護照,不過,只要你沒有自宅,日日夜夜就是寄人籬下,在這塊土地紮不了根。反正,租房子嘛。反正,無根可紮。那些流浪租客,信不信由你,只要有哪個國家養得起他,看得起他是塊料,許諾他能有土地、有房子、有車、能將根往腳下的土地深深紮下,他頭也不回地就會移民去了。而且那麼一走,對於台灣這裏無根可紮,一輩子寄人籬下的租屋人生沒有半絲半毫的眷戀。「移民」的定義很廣泛,計有三種最受歡迎:一、西方極樂世界。二、天堂。三、海外進步國家。

哦,對不起,我想你不會懂的。

你向來沒窮到需要租房子,沒過過那種漂流不定、居無定所的租屋人生(眼睜睜看租金吃掉飯錢的貧民人生)。對不起,我忘了。我忘了,你是名門貴族,一生沒為了房子擔心過半秒鐘。你是貴族;貴族。你從生至死都不會懂當個小老百姓日日掙扎食衣住行的卑微滋味……

哎。貴族通常極少能懂得民間疾苦。你畢竟是銜著鈔票出生的啊,貴族。難怪,你一直解決不了……你一直感覺不到。等到「房子」有朝一日成為生態環保、社會結構、國民健康、與國際競爭力的最大致命傷,你後知後覺想處理也來不及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