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台灣高速公路 High Way In Taiwan 


多愁善感、詩意而夢幻的台灣高速公路啊!

人生的基調,不就是一道長長的高速公路嗎?有時,一路喝咖啡提神開車的是可憐的老爸,你就斜倚橫臥地將心打開,只有風景,只有西洋情歌。有時,灌飽咖啡專心開車的是興致勃勃的你,就灑脫大方地擺開架勢,只有路況、引擎與標誌。不過,一樣的是每遇上收費站就心不甘、情不願--倒也不是錢的問題,就是打擾了專屬於行車的浪漫與流暢,麻煩。

人生嘛,當然難免踩踩煞車,花點小錢交過路費。有時討債收錢的是你,乖乖付出的是別人;有時面無表情留下過路財的是你,而你也搞不太清楚錢別人收去到底是用在哪裏。反正,只要沒被攔住就好,無礙速度與進度即好,花錢消災。這麼著一關過一關,一路駛向休息站:有廁所、霜淇淋、便當、貢丸湯、紫菜湯、南北名產……甚至是什麼平常很難買到的好醬油或地方特色小吃。有些休息站以廁所乾淨聞名;有些是飲食,有些是風景與停車位。

走高速公路就像人生:吃就得拉屎,位移就花錢。

深深地愛上一高的當年,重度執著。一高,在當時童心稚眼中簡直無比浪漫而神奇。窗外是美好的鄉村風景,窗內是流淌的英文情歌,從日出正午到星空暗夜,裏著厚外套任風景飛過心頭,那光景,沒寫詩也會成為詩人。霸占整個後座,深深冥思與觀望,就彷彿所有翻譯文學描寫的人生滄涼悽愴都懂得了。當人世隔窗飛過,當林木花草與飛鳥歸人一一路過,短短幾年人生就滄桑了生生世世似的。

(而汽車,難道就不能吃百分之百植物環保油嗎?完全融入自然風景,打成一片……)

後來,開二高就沒那股詩興了。開過大晴天;開過狂風暴雨天;甚至也開過濃霧牛步的迷離幻境。手握方向盤,那骨子底的詩人癖就不見蹤影,當下回歸現實猛利:一、不得超速:隨時注意比對阿拉伯數字。二、注意車況:聽好引擎發出的是正常的聲音,油門、煞車都反應靈敏。三、小心路況:加速、減速、禮讓與客氣,並隨時注意跑出來過馬路的小動物。四、保持覺性:眼觀四面,耳觀八方,乘客可以睡到翻掉、東倒西歪流口水,你可萬萬不行。

(搭車,培養詩人;開車,栽培管家。人生視角完全不同啊……)

很多人喜歡來台灣看風景,走名勝。有時我會饒富興味地想,有沒有人會發現高速公路的詩情畫意?還是像民間戲言的「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竟一路迷迷糊糊全略掉了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