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三王二妓 Three Kings, Two Prostitutes


非愛情理論:國王當然也會談戀愛──國王也是人


我們活在一個稱為五濁惡世的地方,自古就量產大大小小很多王:動物有王,人也有王。不管王見王或王不見王,大王小王之間萬般心結已經夠複雜了,萬一國境內又一堆人搶著當王時,局面就翻倍複雜。

不論誰當王,國家要運作,王室要傳承。國王身為有感情的人類,縱使貴為王者之尊,一樣是有情眾生的一員。他有感情需要,也會付出感情。自古以來,國王間從來就不缺愛情糾紛。

國王間的戀愛相關議題大致上可以區分成兩類:

一、相愛:不同國的國王從身為王子的時代開始,就青梅竹馬地互有好感,或者在成年後不打不相識、彼此產生情執。遇上這種業障因緣,若勇敢愛下去,結局就是生死輪迴。

二、互恨:不同國的國王出於政治情勢、權謀角力、兒女私情等多重複雜理由,出手爭奪情執對象。不論夾在諸王之間的對象是男是女是一是多,只要國王之間不和睦友好、沒辦法和平共存,倒楣的就是各國的全民老百姓(尤其是被多國權貴硬逼上戰場送死的無辜民兵)。若愚痴恨下去,結局也一樣是生死輪迴。

綜上所述,國王談戀愛最要命的問題就是他的身份──不論談得好、談不好、跟誰談、怎麼談、到底有談沒談、還是根本就隨便亂談,談到最後都百分之百事關整體國運、社會福祉、以及各國老百姓的身家性命。


前前:權力與美色當然有交集──國王沒有離欲


英雄自古多敗紅顏。在國際糾紛裏,女人向來有舉足輕重的角色──就算沒腦袋,光有臉蛋三圍三兩下就傾城傾國、輕易拿下大塊江山。沒腦袋已經如此,萬一有腦袋又有臉蛋、有三圍又有本事、有人望手腕外加壯志心量的話,這世界今日不知是何等局面?

迦尸國和比提希國兩國是世仇。兩個國王從祖上斷交以來從沒和解過,兩人有好多年都沒講過半句話。最後能讓他們破冰的關鍵點,不出所料是個女人──如花似玉、豔冠群芳、迷倒眾生的大名妓。

佞臣:「王啊,那國,咳,您知道微臣是說哪國,最近出了個天下無雙的大美人。人出落得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美到不但連動物界都受不了,還造成大自然奇特變異的程度……是堂堂一代大名妓啊!」

迦尸王:「真、真的?到底有多美?派人去把她給我接過來!」

使者:「報告國王,那國──您知道那國是哪國──國王不放人哪!」

迦尸王:「給、給我再加派人手!求他放人讓本王見她一面、一下下就好!四五天後,一定送她回國!」

這是個矛盾的世界。代代嚴重歧視女人、輕賤女性,偏偏絕大多數人口又是娘懷媽生的,往往幾個美女出招就能讓歷史進程大轉彎。美女算不算活體生化武器?算。她只消輕輕笑一個,把你眼兒一迷心一勾,一心動國運就動了。這招厲害!

比提希王明白敵國的死對頭這次著了道,原來,他的弱點就是這個!他特地把全國第一的名妓召進宮曉以國家大義:「妳要好好做,拿出妳最美麗的姿態、最好的技能才藝,樣樣都百分之百做到最完美的地步,讓迦尸王對妳完全著迷。一定要做到讓他完全沒辦法離開妳、沒有妳就活不下去的地步。妳去吧!」

名妓出使在敵國間是大事。四五天過後,比提希王主動催迦尸王還人:「我國要舉行祭祀大典,非她出場不可。先暫時把她送回國,過後再送出國陪你,成不成?」

宗教儀式事關重大。美色當前且深重愛戀是一回事,人再迷色也不敢得罪鬼神。人送回國了。送走她,左等右等相思成災。

迦尸王:「祭祀大典?神明的事實在沒辦法;可是典禮也早該辦完了,怎麼還沒送她回我身邊?來人哪,去問比提希王!」

使節:「王啊,對方說明天就回來。」

明天了。迦尸王:「人呢?再給我問!」

使節:「王啊,還是講明天會回來。」

又明天了。迦尸王:「到底她人到了沒有?」

使節:「王啊,他們每天都回答明天就到……」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苦等不到心愛的女人的迦尸王終於抓狂了。他私下集合一群親信,決定親自越過國界和異國美人幽會。「不愛江山愛美人」?「那怎麼行?您是我們的王啊!國不可一日無王,王請為國為民三思,務必留步!」他一心一意打算為愛逃國私奔、把國事通通丟給群臣代理,這下子換滿朝文武抓狂了。

人都給相見恨晚的愛情沖昏頭了,國家大義怎麼可能講得動?宮廷裏為這段跨國粉色緋聞鬧得滿朝風雨、眾人深怕群龍無首的當下,第三個國王好死不死竟偏偏挑這個節骨眼來湊熱鬧──還不是湊別種熱鬧,一樣是宗桃色事件。這宗桃色事件不但引發民間叛變,還禍及他國──也就是迦尸國。眼看迦尸國倒房的倒房、塌牆的塌牆,到處一片混亂,民間怨聲載道,迦尸王只好先放下心頭放不下的女人,先把逃亡到迦尸國的落難國王找來研究、協商。

迦尸王:「你我都是王,理應懂得為王的分寸;你怎麼不把她還給國民哪?」

獼猴王:「我老婆才剛往生,我再娶有哪裏不對?」

迦尸王:「可是,你們仙人山裏的猴民陳情說,你娶的母獼猴並不是你一隻猴專有的,她是歸全猴族共有的……」

獼猴王:「所以我才帶著新老婆逃來你這兒啊!」

迦尸王:「可是不對啊;你們猴民全都出面作證說她是淫母猴,猴猴有份,你不該一猴獨占──」

獼猴王:「本王娶都娶了,母猴都過門了,牠們是想怎樣?」

迦尸王:「什麼想怎樣?牠們很火大,追你們追到我國境內大搞破壞啊!」

獼猴王:「……」

迦尸王:「你為什麼不把她還給猴民呢?」

獼猴王:「哎……我老婆往生了,你叫我沒老婆日子怎麼過?老婆怎麼可以還?」

迦尸王:「問題是,為了她一隻猴,你們猴族集體出動來破亂我的國家啊!說說看,到底為什麼不還?」

獼猴王:「我娶她不好嗎?」

迦尸王:「不好!」

獼猴王:「我娶她不好?」

迦尸王:「不好!」

獼猴王:「不好?」

迦尸王:「很不好!」

獼猴王:「你看你,你後宮有八萬四千個夫人!你自己老婆一大堆不去愛,偏偏要去敵國追求名妓!我跟你不一樣,沒半個老婆才只好出此下策另娶,你竟然覺得不好!你怎麼不想一想,你們全國百姓靠你過活,你怎麼為了區區一個名妓就要拋棄人民?大王啊……淫欲這種事,樂少苦多,就像故意逆風抓火把一樣,要是愚痴地緊握不放,一定會燒到手哪……欲望不清淨,就像人皮藏大便,又好比拿大便塗抹上毒蛇一樣。欲望像怨賊、像欠錢、像廁所開出的花、像皮膚病、像狗邊啃骨頭邊流口水、像口渴灌鹹水、像鳥群爭搶屍肉、像野獸為食而死啊!欲望的過失就是這麼大!」


後後:放下不能只放一半


經過獼猴王這麼一番苦勸,迦尸王半天說不出話來。經過這猴王一攪局,他好不容易終於肯把異國美妓從心上給放下、浪子回頭當個勤政愛民的好國王。話雖如此,那世一時雖為江山大業毅然放棄一段兒女私情,心裏的濃烈執戀並沒有連根斬斷──

多劫以後,迦尸王再度投生於王室,身為難陀王子;過去生著迷不己的美妓也再度投生為稀世美人孫陀利。孫陀利順利嫁入豪門成為難陀王子的愛妃,夫妻倆如膠似漆、鎮日關在兩人世界。

從俗眼來看,跨時空相戀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人間美事。可是,從獼猴王轉世而成的釋迦族王子證悟成佛後的道眼以觀,國王與名妓如願成為正式結髮夫妻仍不出生死輪迴大苦;依舊是換湯不換藥、老調重彈。

佛陀想度化皇弟難陀出家。有一天,當這對年輕恩愛夫妻正在房裏卿卿我我、丈夫替美妻畫眉上妝的當下,佛陀正好外出托缽乞食。皇兄難得親自入城,皇弟決定放下百看不厭的如花美眷,親自追出門供養修福。

然後……眾緣和合、諸事成辦,他竟然真的出家了!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佛弟難陀為佛所逼出家得道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從歷史以觀,國運和女色是否自古關係密切?

二、迷色是否真的是無可救藥、無法處理的人性弱點?抑或能從根本克服色欲的各種方法自古本來就有,只是人們不願意將這些方法引進正式教育體系?

三、「分享」的觀念和情執有沒有衝突?在人類社會中,性工作者(尤其是為數眾多的女性性工作者)的社會身份與社會處境如何?應該如何?可以如何?

四、古人往往強調「夫死女守貞、妻死男續弦」──針對喪偶問題,社會對兩性的心態與文化評價呈現雙重標準。換個角度觀察:配偶可以取代、誰都不是唯一的事實,是否反向證明愛情──尤其是世俗追求、定義不明的愛情──本即虛妄因緣和合?無常一來、緣盡散壞時,新對象是否很容易在新因緣下隨業產生?

五、各國文獻、史料、傳記、文學、宗教經典……中有大量關於性工作的描寫。以性工作的全球普及性、性工作自古興盛的事實而言,是否可推論人類人口有一定比例是性工作者的後代子孫、而性工作者本身其實往往也身兼「母親」或「父親」的偉大身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