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槍,非理論


在談開放或管制以前,面對現實是最要緊的。槍作為新版的現代武器,只不過是發明戰爭與屠殺的人類遠祖親手留下來的諸多惡業傳統之一。傳統是一種很難戒掉、很難根除的文化遺產,通常代代子孫會不斷傳遞、複製、重現下去──或許是槍械,或許是菸、酒、毒品。

槍並不陌生。

童年的大都市鬧街傳來槍響,大人們議論紛紛說是附近黑道幫派內部擺不平。練槍操槍作為學校軍訓課程,美女教官面帶笑容地指導學生最基本的槍枝使用辦法。每天上下學經過的路上,哪個不是神情嚴肅、身荷實槍?

學槍、看槍久了,就算換一個私槍全面開放合法持有的國家也沒什麼適應不良。眼前不知哪國的移民對另一個不知哪國的移民起瞋心(就為一輛也不是什麼名貴禮車的普通中古小型車),轉身打開行李廂掏出來就是對準人亮槍,把身邊的女朋友驚嚇到當場邊哭泣邊尖叫……

舉國持槍的人生就是這樣,人們日常溫文有禮、不嗆不罵、絕不輕易惡口--天曉得對方口袋裏有沒有藏把槍?華人圈開口即嗆、出言即罵、四處訓話的打罵家風在全民合法持槍的社會根本就行不通!言語行事得罪他人、留給對方心口一道創傷是一回事;當下激怒對方、出手就衝動一槍殺人完全是另一種層次。

美國的中老年人為社區出搶匪、青少女為性侵犯尚未落網、成年人為以防不時之需,幾乎家家戶戶臥室裏至少都放把槍。連九歲的小男孩都自恨年紀太小不能上伊拉克當兵操槍殺敵,一放假就吵著從事合法槍枝買賣生意的叔叔帶他上靶場過過乾癮。從老到小,凡討論起槍名、槍種、槍史,話匣子就打開了。討論到最後,結語多半是互相確認彼此的私槍有沒有隨時日夜都上膛--有備槍不上膛的迄今沒聽說過。

要人民戒掉槍枝實在太困難:壞人為好人持槍,好人也為壞人持槍。加害與被害、為攻為防、事大事小、有事無事,全都自認為有正當理由與合法權利持槍──

當全世界的國家集體戒不掉戰爭時,武器與軍火根本就戒不掉。身處來源豐沛、源源不絕的武器與軍火在全球不斷產銷流通的五濁惡世,如何勸得動基層百姓完全戒掉槍械?只要體制環境公開支持武器的生產、買賣,縱使善良百姓不持槍,黑道幫派或各界惡人依舊有辦法持槍;為應付惡人非法持槍、用槍的生存現實,善良百姓不是力爭合法持槍的人權,就是出於自保或自衛的目的,最後也學會非法持槍……

欲止民之小惡者,國之大惡須根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