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米也是過敏原


很多年前曾發現只要吃飯後就會發斑、發癢,不吃飯就沒事,從此開始刻意避開米飯不吃。不吃飯被發現後當然就開始被細細念。直到再幾年請教美國移民家庭的老醫師後,才知道美國小孩有高比例對米過敏,美國當地驗過敏原一定會驗米這一項。

同一件事告訴台灣的婆婆媽媽中生代、老生代,沒半個人肯相信。「騙人!」一個女兒都三四十歲的老媽媽大叫,「台灣人全都吃飯,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會對米過敏!」台灣民間的過敏常識很貧乏。有大量婆婆媽媽很會逼人吃米飯,打死不相信米(尤其是問題米、劣質米)能激發過敏等疾病。又等過了好幾年以後,台灣有部分市面流通的稻米是飼料米、過期米、金屬污染米的新聞才報導出來,後知後覺地針對稻米進行嚴格品管檢查。天曉得問題米已經流通多久了?

過敏這種治不好的業報是業障,換個角度來講也能變功德。沒人爆料、沒人發現、連媒體都壓根兒不知情時,過敏的人從色身反應就可以第一線發現問題食品。

食品企業想打混是不行的。只要世界上有具備過敏體質的人,黑心食品業者就算能花大錢買通學術界、科學界、醫學界、法學界、……出面背書欺哄世人,過敏的人七早八早就會發現食物有問題;基改食品也一樣。食物有問題,縱使再怎麼會大投資打廣告、買通科學界作出有利報告、或重金請法學界菁英出面背書都沒用。對健康有害就是有害、色身健康出毛病就是出毛病;四大這假合玩意兒是天生的實證派,黑心食品業瞞天過海也拿它沒半點方法。

食品出廠、上市、出售,凡吃出疾病或死亡個案,殺業就要背。關於這點,業者當然也一樣拿它沒辦法。業力這回事,誰有本事抵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