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7日 星期三

何苦偷拍?

偷拍?不如開口直接講!

它的發生率很高,也很容易。

除了走動經行以外,只要靜態地或坐或立,不論身在火車、捷運、高鐵、素食餐館或其他場所,身旁的居士常常拿出手機對準這顆晶晶亮亮的光頭,等角度抓好就按下快門──做個小實驗吧?

察覺了,故意轉頭不給拍,拿手機的手也可以懸空不動好幾分鐘,很有耐心地等。

發現了,直接轉頭正向看攝影者,竟然手機懸空不動拼命摸頭髮、假裝她在照鏡子!

打個坐發現有異樣,睜眼一瞧怎麼又是手機隔空張望。有的趕快搶拍、拍完再加緊秀給隔壁的朋友看;有的不好意思立刻假裝在拍別的景物,轉對商家滿牆海報隨便亂拍幾張。

端坐誦經正好。誦著誦著,對面的乖乖小狗微笑著對望無語,女兒般的少女們又是秀手一揚手機出動,努力地隔空瞄準全世界最酷又最帥的光頭造型,打算拍來留念。

(畢生同情明星與公眾人物。奇怪呀,平平大家都是人、一模一樣,怎麼那麼有得拍啊?被連續偷拍十多年下來都快習慣了……)

在此提供美國居士、大陸佛友、歐洲博士的合影禮儀來給大眾參考一下:

例一:

美國居士會興奮地請問宗教、請教國籍、確認性別後,感嘆他一輩子活在大小教會林立的美國、活大半輩子活到老年也沒看過半個女性神職人員後,十分感動地握完手,再禮貌客氣地請教法師願不願意合影留念。

例二:

大陸佛友高高興興地講完老家如何經過文化大革命的過程、一路跟隨老母親堅持學佛念佛的滄桑人生、禮貌客氣地請教大師法名後,才會謹慎請問法師可否合影留念,以便回大陸老家後可以秀法師相片給一生虔信佛法的老母親看。

例三:

歐洲博士希望能合影紀念,同樣會公開地請問法師的意願並說明為何希望留下照片的理由。態度無比誠懇又光明正大,原本一生不喜照相的法師也就隨緣給拍了一整組拍個夠。

各位,萬一下次在台灣的大城小鄉、大街小巷遇著了,又起心動念想合影留念的話,就光明正大跟法師講一聲,請位路人甲充當攝影師,僧俗二眾和合歡喜一起好好拍一張。既然可以開口明講、光明正大地結法緣,又何必偷拍呢?

(備註:為了護念眾生心,法師還要時常裝出不知道本人正在被偷拍的模樣,停格僵住不動,以便讓居士趕快成功拍完、不要一直拍不好、二拍三拍四拍五拍地手會很酸。連被偷拍都要如此配合、恒順眾生,很辛苦哪!此外,法師通常很少會為了被偷拍而主張肖像權或當場對居士發飆動怒,一般人被偷拍可不見得。因此,偷拍這個壞習慣宜早日戒除,想拍的話,要先請問本人意願!)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