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1日 星期四

愛兒,你的葬禮在哪裏?女性化霸凌(十九)

想起來,她們全都沒有替親生骨肉舉辦過正式喪禮

女學生邊寫考卷邊喃喃自語:「你們兄妹兩個要保佑媽媽及格、聯考有上啊……」雙性戀小三照舊周旋在不特定男男女女之間,定期找女性密友陪上診所打補針。熟女痛哭她幾場婚姻下來接連墮胎墮到終生失去生育能力。菁英上班族與女友分手後改交男友又為墮掉胎兒而忍不住回頭向前任哭訴……台灣墮胎故事太多了。

灑淚出診所。哭斷腸、哭碎心、哭到昏天暗地,沒有孩子的喪禮──甚至還要對外向全社會假裝她沒有墮過。縱使如此,墮胎診所把支離破碎的胎兒屍骨直接往沖水馬桶丟下、草草沖走的處理手段也著實太離譜。

這個時代,連小鼠、小鳥、小兔、小昆蟲等家庭寶貝成員往生後都有專業納骨塔與正式宗教儀式,全家人不但祭拜追思還定期按時補貨,年頭到年尾香花素果、玩具飼料不間斷。小動物都如此,何況是人類的親生骨肉、未足月的嬰兒遺體?那非關「人」或「非人」這類人格認定時點爭議的問題。是眾生屍體就要好好處理,更何況是人類本身的後代?以前華人烹食新鮮胎盤、煮胎屍肉湯的行為就夠下劣落後了,現代人將墮下的胎屍隨手扔進馬桶沖掉的行為又好得到哪裏去?這算不算是侮辱屍體呢?

墮胎率在全球名列前矛、居高不下的台灣啊,你欠這整大群無辜的小生命數不清的正式喪禮,更欠所有台灣母親一個安心產嬰、無所憂懼的好環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