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錯過宗教文創:從楞嚴漫畫事件說起

漫畫為日本帶來可觀的文化經濟收入,台灣沒有。每讀一遍《楞嚴經》經文、咒語、相關註疏,就要憶起一遍台灣當年錯過的漫畫商機與宗教漫畫市場。

早期曾有在地少女漫畫家以《楞嚴經》為主題創作一部作品,其畫風在當時業界、出版界、讀者群都被高度看好,卻因為內容「知見不正」被教界大老公開訓斥批評而從此再也紅不起來。日後,台灣有實力的少女漫畫家不再以佛教當主要題材。專業漫畫家敬而遠之,佛教漫畫成為漫畫功力平平的業餘佛子的小眾作品,沒辦法擴大能見度,在台灣內部與國際市場兩頭空,更無法成為文化經濟主力。

「知見不正」是指漫畫家以阿難陷墮為主題展開,卻詮釋成一對有情人被佛陀以佛法拆散的世俗情愛觀點。畫風唯美,偏偏在文創理念薄弱的年代得罪當時觀念極保守的老生代。當時事件鬧得頗大,我還找了幾篇文章來讀,老人家希望這部曲解佛教、醜化佛陀、知見不正的作品下架或依經典原義修改內容。藝術家不是宗教家,雙方沒有共識,藝術家無法理解宗教界為何反應如此激烈,宗教家無法理解藝術家為何不按規矩來,不歡而散。

端正知見是僧家本份,漫畫家不是宗教師。讀者很清楚漫畫家不是傳教講經說法的和尚高尼,沒有誰會天真到期待藝術家修證出法師的證量、完美開示百分之百正確的佛經義理。俗諦境界,別說世俗人執情愛染緣,現代法師公開證婚、賀婚不是一樣?難道說,法師們敢百分之百堅持楞嚴教義,為阻止居士們貪染世俗情愛淫欲染緣、生生世世輪迴難出而公然勸擋在家眾成家結婚生育?年輕人表達支持愛情、愛情至上的觀點與僧眾證婚、祝福婚禮、宣導家庭倫理的行為是一體兩面,沒有前前就沒有後後,沒有愛情欲染執著就沒有家庭倫理建構。

反觀日本漫畫界,不一樣。日本漫畫有大量宗教題材,佛教、神道教、批判邪教、鬼故事、鬼文學、禪文化、……隨藝術家去自由創作、自由發揮,教界當成文化藝術自由去尊重。結果,日本漫畫變成日本文化與日本宗教文化向全球傳播的管道,文化、經濟、外交三贏之餘(漫畫產業替日本帶來可觀的國庫收入與就業機會,衍生文化商品種類繁多),因而激發對東方宗教產生興趣者自然而然會找正統日本宗教師或宗教資訊去深入了解,漫畫打造的宗教藝術平台變成接引初機興趣、提昇東方文化能見度的敲門磗。

當年錯過就錯過了,沒辦法。

觀念追不上時代,文創產業遠見未萌之際先扼殺了文創者的創作動機與創作能量,文化、經濟、外交三失,教界也錯失一個與全球基層接軌的俗民文化藝術平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