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以手取人

在六塵境界中,人類對色塵第一執著。對境生心,色塵為首。這裏要說的是以手取人的故事。

大約十歲左右,我開始長期操勞家務的人生,十幾歲就開始打工賺飯錢。童年好命只到十歲為止。十歲之後,我的雙手沒有停止過勞動。然而,這樣的一雙手,在台灣女眾的眼根解讀下竟然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遇過的女性長輩有高比例以手取人。她們說:「你這雙手細皮嫩肉,沒做過什麼事。要訓練,要發心。哪,這件那件事情給你做……」「你命太好。」「你一定是千金小姐!」如此這般,這雙從十歲以後就沒有停止過家務勞動與工作的手,一直重覆做一模一樣的家務勞動到三十好幾。不論怎麼操怎麼做,這雙神奇的勞動手依舊被眾女判定是一雙「富貴手」。

操到後來,我甚至患上了中年後女性恐懼症。我開始排斥與女性相處。我漸漸覺得女性是一種喜歡對人體色身品頭論足再把家務勞動全推給別人做的集權高壓生物,與女性相處極度塵勞、疲累、瑣碎、辛苦。明明個個都比我好命,出家前上頭不是有媽媽疼就是有姐姐扛家事,出家後甚至還有外勞部隊天天幫忙洗衣服晒衣服折衣服,好命嬌貴到可以一路被別人服務,我這種一生一世家務勞動做不完還要為了「服務表現品質不理想」被狠罵狂揍的苦命人為什麼要為了皮相假相再一路侍奉這群貴婦?到底要侍奉到什麼程度才夠?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終於明白這雙手是怎麼回事。事實很簡單又很科學:基因不同,遺傳特性不同。一般台灣人身上的基因是熱帶、副熱帶人種的基因,我的混血基因有相當比例來自酷寒的異國外族。當台灣女眾抱怨虛寒必須進補時,我年年對抗脫水中暑;當好命台灣女眾雙手起皺乾裂老化快速時,我的雙手長期被大量油脂自體保養著,保養出「富貴手」的假相,也造成眾女經年累月的大誤判。

以貌取人與以手取人當然是未證果的凡夫常犯的錯誤。

我也犯了一項終極大錯,而且絕對是我自己的錯:

投胎為女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