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大陸閨蜜

出家前知道閨蜜是什麼。閨中蜜友,紅粉知己。出家後沒什麼閨蜜,世界上的生命方便分類為十法界眾生,通通當成未來佛看待就對了。沒想到,當年大陸一遊時竟然給意外體會到久已忘卻的閨蜜感。

出遊總得上架房(廁所)。走進一看,沒門兒。沒門兒不打緊;還是公共澡堂式的綜合茅坑群。雖然事前有心理準備,真正上場還是慌。我臉紅著蹲下去,心想:「沒事,沒事,小爺就當做是溫習過去生當男眾時集體鬆褲頭解放的男廁文化就好,男眾不都公開你看我、我看你地尿一輩子?」

我是個本質上很害羞的人,很會臉紅不好意思。低頭尿著,突然感受到一股熾熱的視線。反射性回看才發現對面有位大陸當地大媽(確實足以當我親媽的年紀)一雙大眼正對準我瞧,秀出好大一張友善的笑臉,笑到露出兩大排潔白的牙。那當下,明白對方知道我是一臉困窘的外地觀光客而親切地展現地主的善意,我便努力克服害羞心理擠出一絲不自然的微笑回禮。她大拉拉地大方外露的大腿令我臉更紅了,我不曉得接下來該看哪裏,只好把頭再低回去。

俗話形容好朋友是「要好到同穿一條褲子」,大陸公廁經驗則是「要好到同脫各的褲子」。親蜜到坦誠相見,這不是閨蜜是什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