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來自天朝

萬法唯心造,不在制度表。縱然從西方現代文明學會民主、人權、法治,文化價值系統還死抱天朝思想也枉然。

完全沒有預警,根本不明理由,她突然眉開眼笑這麼自我介紹起來:「我也算是皇卿國戚耶;我有遠親是國大代表,一直當到很老,當到國代被廢掉為此。」

皇民?不,皇族!我看對方一眼,心中絕望地想為什麼當初要為了留在台灣出家而放棄移民美國的生涯規劃?為何要留在一個有那麼多人活在帝國天朝想像的社會裏格格不入?

老國代的家人是高級知識份子。身為文人、老師,對國代的認知不是守護民意與人民福祉的現代公僕,卻是封建社會階級裏享盡奢華的皇家權貴。知識份子走不出帝制思惟,建國百年的民主成績死當。

制度很進步,民主很堅持,用心良苦的前人引進西方現代國家的文明,民間的文化氛圍卻遠遠追不上前瞻性的結構性創舉。我聽過不少人批評台灣的民主文化(含家族成員與社會大眾在內)效益不彰,嫌亂者有之,嫌拖累重大政策有之,卻沒有人捫心自問過為何同樣選擇民主制度,西方人因民主成為強國,東方人卻沒有?沒有堅實的當代文化共識與文明視野,處處用清末以前的古書遺留的帝制思惟來待人處世或經營家庭、學校、職場、社會、國家,再怎麼引進現代文明制度也只淪為好看的空殼。

這尊皇室達官的家人誇耀中國人上千百年以前的封建專制傳統給我聽,當著我的面公開讚美完全不理民意、當權者一意孤行的古代一條鞭政策。這是我為出家付出最慘痛的代價:我是如此厭惡帝國之惡,卻要長期在公開讚美、誇獎、模仿古代帝國運作手法的長輩面前咬牙心痛。

有句人云亦云(不是佛說,不是祖師說,純粹民間口耳相傳的出處不詳說)的老話這麼講:「修行是修自己,不是修別人。」準此,人家要為身為皇族達官顯貴的親族而沾沾自喜是人家的人權與自由,我還是反省自己年輕時代的錯誤就好:誰叫你為出家放棄移民,只好一輩子忍耐東方尾大不掉的千古帝國遺毒到死?

這種死抱帝國殘骸的心念不放下,中華民國不會成為強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