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古畫風雲

只為一張法國十九世紀裸女單人靜態藝術畫作,臉書吃官司。那張畫強調女體生殖器官與母體生育力,為它告人或被告都一樣荒謬。公開鼓勵女性結婚、行淫、生產(捨棄處女身份成為母親)不是全球共通的國策與社會文化嗎?世界各國公民都公開倡導女性使用其生殖器官行淫生育並公開以道德系統歌頌女體的行淫生殖能力啊!連宗教界都高度讚美母親不是嗎?

那張畫倒令我憶起一位亡者。她非常老了,四代同堂,在法師、居士、兒女、孫子、曾孫集體莊嚴的助念佛號聲中安詳往生。確認她停止心跳呼吸後,現場留守的專業醫護人員看手錶計下死亡時間,拔掉維生系統管線,正式向家屬宣告死亡。家屬都是孝子賢孫,再也壓抑不住悲慟哭出聲來。其中一個兒子哭著上前為老母親淨身以便更換全新的壽衣時當眾脫掉老人的衣物,露出老人極其瘦弱細小的病軀。那當下,老人的陰部完全裸露在眾人視野中,可是現場只有哀傷不捨的嚴肅氣氛,半點色情聯想或淫欲想像都沒有。現場全是成人,高比例有成家立業婚戀經驗。整個家族命脈悉數上推從老人的子宮、陰道、陰戶孕育出世,家族成員的四大假合之身的生命起源(非心性起源)都不離老人曾經年輕力壯、充滿情欲生殖能量的色身。誰都清楚地看見她的陰戶,心裏只有生死大哀沒有色情。如果沒有她的陰戶,如果她當年選擇出家不選擇使用生殖器官的話,根本不會誕生那整屋哀傷泣送的子孫。

母體沒有錯。

一個女眾沒有出家因緣,隨順在家因緣婚戀繁衍沒有錯。

女眾依循俗諦合法結婚生育、懷胎繁衍、傳宗接代沒有錯。

錯的是把生物學上的生死現象與人工色情文化建構不當串連而引發大量矛盾扭曲詮釋與不必要人際衝突的價值系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