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五百比丘尼 500 Bhikkhunis

遙遠的東南海上有人造平台,平台上有一株巨大無比的清淨華香樹。五百個出身婆羅門世家的貴族女性虔誠摘採大量華香,把華香放在祭天供具裏向梵天神祈禱:「我們身為女性,從小到大被三種權力關係制約,一輩子不自由:未嫁之時聽命於父,出嫁之後聽命於夫,年老之後聽命於子。一生屈居男性之下,過完短短如幻一生又倉促奔向死亡!」這是出生在性別雜亂不單純的五濁惡世的惡報之一:性別不平權,女身受輕賤,身為貴族女性也一樣掙脫不了父權機制共業。

「哎,」她們不禁哀嘆:「與其如此虛度一生倒不如姐妹們一起來這海上平台採華祭天,至誠祈願,希望來世不要再輪迴當人。我們想投胎到梵天界當長壽不死的天人,自由自在不被男人拘束,遠離女罪,無憂無慮,開心快樂!」她們受婆羅門教養長大,一生只認外道神明,不知道世界上有三世諸佛。拜著拜著,天上突然飛來一大群天龍、鬼神、沙門、菩薩,團團圍住一尊光明晃耀的「無敵天神」緩緩在清淨華香樹下方降落。「梵天神下凡了!」她們驚喜不已忍不住尖叫。「連梵天神都親自下凡了,我們五百個姐妹的願望一定會實現!」

「人間的姐妹啊,」看她們興奮成這樣,天人忍不住好心更正:「他不是梵天神,是欲界、色界、無色界這天界最尊最貴、度眾無量的大覺悟者,號為佛陀。」身為凡人,尤其是受隔胎之迷制約完全不記得多生累劫輪迴經歷的凡人,哪裏有能力理解這些?她們一輩子只受過婆羅門宗教教育,對超越人類的神聖存在的認識只有神明。梵天也好,佛陀也罷,只要可以滿足她們轉世生天的心願就好了!

五百個貴族女性一起走到佛陀面前至誠祈禱、懇求:「神聖的佛陀啊,我們身心多垢,這一世受女身、當女人,苦惱無量。我們想要一了百了轉生投胎到梵天界當天人!」「很好,妳們懂得發這樣的大善願!」佛陀笑答:「世間上有兩件事果報清楚明白,那就是為善受福、為惡受殃。受生人間受苦無量,轉生天界受樂無盡,有為法相煩擾不安,無為法性寂然不動,世間有誰懂得善分別揀擇真實?諸位姐妹是明理又胸懷大志的人,很好!」

貴族女性薰修上流社會教養,縱使在古代社會也是相對有文學知識的一群,深諳詩文經偈。佛陀特地因應她們的知識水平根器開示文字優美的法偈:「孰能擇地,捨鑑取天?誰說法句,如擇善華?學者擇地,捨鑑取天;善說法句,能採德華。知世壞喻,幻法忽有;斷魔華敷,不現死生。見身如沫,幻法自然;斷魔華敷,不現死生!」根身器界無常如幻,誰?

聽到這裏,上根利智的貴族女性們突然連天界福樂果報都不想要了。她們原本就是根器利到足以看破世俗女性身份業力限制而求生天道的聰明人,一聽聞無常法偈、觀世如幻則志向轉增,當場求出家剃度。當場祈請,當場應允,當場出家,當場薰修,當場入定全體證得阿羅漢道。

證果這麼快?那時那地當下尚未證得羅漢果位的阿難侍者驚奇不已。「世尊,」他不禁開口請問,「這群姐妹宿世修何德業,為什麼這一世一遇見世尊就出家得度,才剃度出家聽法就立刻成道證果?」

為什麼?她們早在多生累劫之前就受夠了父權社會裏妻妾成群的沙文丈夫的重度折磨。

「阿難,你仔細聽好,」佛陀慈悲開示貴族婆羅門女集體出家、當場成道的前因後果:「以前在迦葉佛時代有個富可敵國的大長者,總共擁有妻妾女僕五百人。身為男主人,占有欲很強,控制欲很重,嫉妒心嚴重到連她們要出門聽法都不放行,理由是迦葉佛也是男人!女眷們每天被醋桶型丈夫關在家裏,好不容易等到國王設國宴宴請舉國重臣富長的特殊因緣把善妒的丈夫給請入宮留宿,她們才有辦法集體出門聽經聞法。為一場一夫多妻的婚姻,平均每個妻妾侍女才分到五百分之一感情的不平等婚姻而失去自由多麼可悲!她們趁法會後向佛發願,願生生世世再也不要跟那種惡夫結緣,希望生生世世都值遇有德行的賢聖人士,直到將來釋迦文佛住世時就要隨佛出家修道。由於她們在迦葉佛時代至心懇切立下弘願,此世因緣果滿,值佛出家,當場得度,成道證果!」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華香品》


-修行筆記-

一、嫉妒心屬於何種煩惱?

二、生天、生淨土、當生成道證小乘果、當生發菩薩願受菩薩戒、當生證悟佛道是不是都是宿世本誓本願因圓果滿才成就?

三、俗眼不識,不辨心性證量只論身見,佛弟子的異性配偶們往往隨順眾生分別把比丘當「男人」或把比丘尼當「女人」而吃不必要的飛醋或障礙佛弟子修行。事實上,時代變了。若有修行證量,不論異性或同性都不是問題;若沒道心修證,不論異性或同性都是業障。重點不在身體,在於心性體悟、修行知解、真修實證的問題。

四、這則公案是佛經中難得立基於女性視野的公案,而且是稀有難得藉由女眾反省檢討女眾不利社經處境反證父權社會是五濁惡世並公開直白批評一夫多妻古制的前衛公案。「五百」是佛經中對一夫多妻制相當經典的男女比例描寫,天界人間皆然。試問,以佛經公案為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男主應付五百女眷,平均一名女眷排隊一年多才輪得到丈夫夜宿一回合的婚姻是否顯然構成現代法定離婚事由之「不堪同居之虐待」之身心雙重虐待?佛經描寫的印度古人的性道德、婚姻觀、情欲觀置於現代時空有高比例不合情理,甚至不合法,佛弟子是否應該定心反思過往過度盲從仿效兩三千年前的過時上古性道德的老舊佛教詮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