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淫女 Sex Worker


很久很久以前,舍衛國有兩個關係特殊的浪蕩子,阿呆與阿瓜。身為遠房親族,再加上臭味相投,一天到晚泡在一起洗三溫暖。兩個大男人沒事一起泡澡做什麼呢?從小貓聊到小狗再追加烏龜,從國家扯到時局再八卦女人,從言之有物、言之有理最後講到言不及義,一日異想天開竟然隨口約定一起出家。世間事說到窮盡,呆瓜二人組突然決定一起踏上心靈修道之路了。

「佛陀大人,我叫阿呆,我想出家。」

「佛陀大人,我是他的死黨兄弟,我叫阿瓜,我來陪他出家。」

「好!一起出家!」

連這種貨色也收?浪蕩子二人組求出家意外地無比順利,一次就成功。

「來,新眾們,你們本來就是親人,破例一起睡一間僧寮就好了!」

「是,師父!」

出家前就本色相見、赤裸互呈,出家後共住共睡哪有問題?

「阿瓜,瓜師兄,你記不記得上次去泡澡我們講到哪?」

「嘿嘿,呆師兄,當然記得。妓女!」

「對對對,不是五四三閒聊哪家女人、誰的女人,還有媽媽桑旗下的水腰爆乳妹!!」

「她身材真不錯。不是叫你試試?現在可好,出家沒機會了。」

「瓜師兄啊,那種狐媚的眼神,勾魂的動作,真讓人一眼難忘!」

「真的,忘不了!」

「她天天洗三溫暖洗得幼綿綿白泡泡的,看就想吃!」

「對呀,洗得又美白又乾淨全身香噴噴,嘖嘖!」

「哎,地球上美女這麼多,怎麼我們偏偏就出家了呢?」

「還不都你出的鬼主意?還拉我陪你下海!誰知道一求就成?」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心心念念想女人,呆瓜二人組新眾法師同吃同睡地同病倒了。想女色想成病,鬱結無解。佛陀知道這兩個新手徒弟無心修行正道,對女色想不開、放不下,心心念念掛在性欲與生殖這些本能衝動,故意放生他們,不開示也不度化。呆瓜師兄弟你病我病地混日子,有一天單調的修行生活突然有了變化。

「呆徒弟,你先出去。」佛陀先支開其中一個病弟子。

「是,師父!」

呆法師一走,化法師便到。化法師是佛陀施展神通變的。「喲,這不是瓜兄?好久不見,你也出家啦?哎,你們想什麼我都知道!想要女人只打妄想,想得到吃不到有什麼意思?我們一起出門走走,去見識見識,看看當下最紅牌帶出場公關長怎樣!日日夜夜空相思有什麼意思?徒勞無益!」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我真笨!」

距離精舍不遠的地方原本想蓋幾座網紅村、網美鎮、網蟲居,可惜國家沒人才還沒發明網路,只好算了。雖說文明水準不好沒有文明網路,獸性水平倒是一路保持應有水準,所以,專供色男買春發射的淫女村已經大老早蓋了一整排,自古生意興旺,日進斗金旺旺叫。算準素行不良的新收弟子放不下女人一定上鉤,佛陀已經佈局備畢,在最大的淫女村預設一個神通變現的化淫女,我們且方便稱呼她為阿香。

「喲,稀客稀客,歡迎歡迎!」阿香獻上媚笑,小蠻腰故意微抖兩下。

「哇,大美女!」瓜法師失聲驚叫。

「嘻嘻,你們出家人受持佛戒,不能犯淫,光眼睛看總可以吧?想看女人的身體也沒問題,只要如法!」看妓女如法?她的意思是說要看就直接看好,不要逃避賣乖裝傻,正面迎戰。

接下來阿香就脫了。先秀手解下瓔珞,再彎身去掉長裙,最後遮掩巨乳的、浸泡過名牌香水的名牌上衣也脫光光,全身一絲不掛地走到瓜法師面前,直勾勾看他。她很近,她的下體散發出混合分泌物、尿漬、污垢、汗水的臭味,甚至陰毛上還有幾百萬隻迷你微生物小蟲在爬來爬去,陰蟲攀爬陰毛就像野生動物在爬樹一樣。

髒死了。進門前滿心期待的瓜法師失望地想。想像不敵現實。

「這就是女體的真相!」化法師大聲開講,「女色的美,美在外來的脂粉化妝掩飾醜態、外在的香水遮蓋體臭,用人為的華美衣裝隔離下體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的污垢與分泌物,利用大量人為施設的手段吸引人。女身好比皮革包住大便一樣,到底哪裏值得貪戀?我們男人哪,體力精力一輩子就瞎耗在這玩意兒上!」

「……」呆法師不在身邊,瓜法師照舊進入呆瓜狀態,無言以對。

化比丘看時機成熟,放聲大誦不淨觀詩偈:「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心可則為欲,何必獨五欲?速可絕五欲,是乃為勇力!無欲無所畏,恬惔無憂患;欲除使結解,是為長出淵!」

開示到此,化比丘不必化了,立刻回復佛顏佛相,通身放光。

「啊,師父!」瓜法師大驚一跪,慚愧悔過五體投地。這輩子第一次完全看破女色的他當場證得阿羅漢,第一次知道何謂解脫的快樂。

「呆師兄,我回來了!」不再呆瓜的戒女色阿羅漢欣然微笑。

「我說瓜師兄,你怎麼這麼高興?」呆法師無法理解。

「我剛才跟師父一起出門去附近最大間的淫女村看紅牌……然後……佛陀好慈悲!順我的煩惱習氣對症下藥,這麼一來,對女色終於通身放下,心不苦了!」戒女色阿羅漢學佛陀念起法偈:「晝夜念嗜欲,意走不念休;見女欲污露,想滅則無憂!」

「有理!」瓜法師歪頭思惟,覺得貪愛女色有夠無聊,當場證得法眼淨!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喻愛欲品》


-修行筆記-

清末民初以降,學術圈排佛恐佛的學者大有其人,其中不乏知名大家或王牌學者,理由無他,全都不斷淫色、以淫為上、以淫為正(細究生平通常與眾多女性有情欲糾葛),所以完全無法認同佛法清淨知解。佛門有句行話「學者就是大凡夫」指的正是這個:假饒學識淵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法降伏自心貪染淫欲的無明煩惱,一樣是在六道輪迴生死頭出頭沒的大凡夫。不離欲,不修行,不戒色,再大的學問也救不了生死業報:這一世示現成學者,散入輪迴後很難說。

淫欲正性命,生死輪迴根本。斷淫者,斷的不只是狹義性交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