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孩童之死 Death Of A Child

姿色美豔的少婦懷抱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到井邊汲水,聽見他若有似無、如泣如訴的優雅琴聲,不經意抬眼發現他一雙動人的眼眸。

她是個異性戀,美麗、狐媚、春情蕩樣、芳華正盛的異性戀;他是個異性戀,帥氣、自然、相貌英俊、魅力無比的異性戀。才對望一眼他們就屬意於彼此,互相產生強烈的情欲。他無言注視她,她也無言注視他,欲望壓倒了理智,淫念推翻了母性本能。意亂情迷之下,她錯把嬰兒的頭部當成水桶,隨手找一條普通繩子把嬰兒稚嫩的脖子綁個結就下放到身邊的井裏,當場與迷人的陌生男子發生姦情。

時間過了。時間結束短暫的迷戀,時間也終止短暫的生命。狹路相逢的痴漢淫娃風流事畢,她伸手抽繩把嬰孩從深井拉上來,這才驚覺繩結那端綑的根本不是水桶,而是自己出生不久的孩子。死結活活勒死無力掙脫的嬰兒,早已氣絕身亡多時!

通姦的快感當場被喪子的悲痛全盤淹沒。她狂嚎不已,恨自己無法降伏淫欲心,恨自己對男色沒有抵抗力,恨自己為了滿足情慾害死親生兒子。她遲來的理智化為一首幽怨的詩偈:「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這首偈不是她發明的,是在知識口耳相傳的年代聽聞記誦硬背下來的。

可悲的女人,空有語言文字能力與大半生文明教養,最後輸在一個「淫」字。她想起來,當她的心緊緊被陌生男子吸引時,眼角餘光似乎有瞄到路旁有幾位低調沉默的比丘僧眾路過。「為什麼我的心只住著在男色上卻沒有注意到清淨僧寶?如果我在意的是僧眾不是豔遇,如果我渴慕的是法語不是激情,我的孩子就不會枉死!」一切都來不及了。她懷抱死嬰無言地哭泣。

此時此刻,佛陀已經與眾僧返回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的精舍。「阿難,」佛陀無問自說:「你過去聽聞的法偈都是過去恒沙諸佛所說,你要好好用功記誦、學習!中午集合大眾,你要對大眾重新宣說這首重要法偈!」「是,佛陀!」阿難依教奉行。

中午午齋事畢,佛陀收攝三衣,在普會講堂召集眾僧升座說法:「今天早上我跟阿難入城乞食,出城時在井邊看到一個懷抱嬰孩的少婦。離井不遠的地方有一個男眾在彈琴,兩個人眉目傳情、相看不厭、難分難捨,竟然錯把嬰兒當成水桶放吊下井而勒斃。等少婦事後把嬰兒從井裏拉上岸時,嬰兒早已經往生了。她無比悲傷後悔,一個人坐在井邊痛哭,自言自語重覆這首法偈: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


原典出處:《出曜經欲品第二》


-修行筆記-

一、佛告比丘:「婬火熾盛,便能燔燒諸善之本,婬荒之士不識善惡,亦復不別清白之行,不知縛解出要之道。如斯輩人遂無慚愧,寧喪親族分受形辱,不闕婬性以違其志。或因婬欲,殺害父母兄弟姊妹,斯受其殃。或因婬逸罪及五逆,王者所戮死受惡報,猶野火行傍樹為燋,既罪自深復及宗親。人由婬欲違佛慢法、謗毀聖眾,為諸聖賢之所嗤笑。」

二、與性行為有關的人間悲劇不勝枚舉,這則佛典故事是古今相當經典的典型情慾犯罪意外:父母本身的情欲失控連帶害死子女。現代版虐童殺童慘案有不少也源自情欲問題,尤其是成人耽溺於情欲、不當交往、不當關係而吸毒、無業、言行不良,甚至拋棄、忽視、凌虐新生代致死的個案履見不鮮。由於國家社會整體正向肯定且推廣情欲、性行為,公民在共業薰染下集體追逐情欲並引以為樂,欲望壓倒理性的結果往往是下一代深受其害。

三、情欲的本質是妄想。三細六粗識心發動,妄心無法自制進一步訴諸身口造業則淫行成就。上推根源,一切性犯罪的罪根在當事人無法降伏妄想,無法作主,與累劫情欲無明妄相業感相應而交媾發生。交媾發生,初初結婚生育的前階段受社會價值系統評斷為「世間善」猶可,後後通姦虐童、過失致死受社會價值系統評斷為「世間惡」時人生代價就相當大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