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病緣:業障與福報

初初學佛,通常會從基本佛學滿開始入門。佛子們總是虛心地將自己當個小孩兒,從頭慢慢學起:佛、法、僧。戒、定、慧。四諦、十二因緣、六度、八正道、五十二位階。五家、八宗、十宗。……在日常對話中最常出現的用語則可能是「業障」與「福報」。這兩大面向,出現在各式各樣的討論與評斷;有人用以自省,也有人用以論事。

舉「病苦」為例,生病了,一句「業障現前」,大家都聽得懂。不過,多病究竟是「業障」或「福報」?所謂人命呼吸間;氣喘常常會帶來正觀生死的機會,修行帶三分病,也可以說是福報。然而,發作時色身受苦、又難免有一點風險,也可說是業障。舉台灣近年激增的過敏兒與氣喘人口來說;驗不出過敏原者大有人在,回溯家族史與整體觀察大環境、飲食、季節、生活模式等因緣的改變,或許在因緣法上調身調心,「業障」也能「福報現前」而獲得解決。法無定法;事情怎麼看待、人如何自處,還是有心念上的彈性在。

就家族遺傳史而言,DNA本來就有過敏因子。就客觀環境而言,污染與非自然食品日增,過敏兒出生率之高也是因緣使然;更何況,台灣早期不重視過敏學,民間對此欠缺常識,幾代下來會形成愈來愈高比例的過敏人口/氣喘人口,也算因緣如此。至少今後過敏常識漸漸普及,後人可能不會再如過去的我一般不幸--邊生病、邊解釋、邊調整,身邊的人們既聽不懂也不會處理,竟然一廂情願以「過敏就像小孩子不愛吃青菜,就要逼,以毒攻毒,讓身體習慣就不會過敏了!」之類的奇想,不斷再故意提供過敏刺激。一而再、再而三、解釋且說明故意讓過敏者接觸過敏原有致命可能性(例如,過敏性休克或死亡;不少為人父母者完全不知道),通常會換來老人家一臉驚訝與無言以對。

佛法的菩薩五明很重要;醫方明也相當重要。具足醫方明,或至少讓病人由醫院、醫師來處理,遠比濫用自己的猜測、想像或偏方來得安全與正確。佛法畢竟不是猜猜看,也不是人體實驗。佛陀也示現病苦,也會示現就醫治療。有身皆苦,縱身為佛子,生病了看醫生也很正當,更無庸困於「業障」二字而拒絕醫方明。

何況,有時病人並不把病當業障。當DNA通為大病小病不良遺傳時,至少能為一件事歡喜、感恩:如此與病苦相伴的人生,至少沒有再遺傳給任何人。這麼苦惱難用的業報身,自己熬完就好,別再害別人。幸好,一路堅持,沒再加害任何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