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微妙比丘尼物語 Life Of Marvel Bhikkhuni

佛陀住世之時,有一個尊貴的婆羅門,生下一個美麗的女兒,名叫「微妙」。長大後,她許配予門當戶對的婆羅門的兒子。在公公、婆婆往生之後,正懷第二胎的微妙請求丈夫,希望能回娘家待產。於是,夫妻兩帶著大兒子,啟程出發了。

不料,方行至半路,微妙半夜忽然腹痛,於樹下產子;血露之味引來毒蛇,當場咬死丈夫。剛生產完、體力尚弱的微妙,半夜屢呼丈夫不見回應,天亮牽著丈夫的手一看,才發現屍體已經腫爛分散,氣絕多時。大受打擊的微妙一度昏死過去,又被大兒子哭喚父親的哀嚎聲驚醒,只好勉強振作起精神,背一個、抱一個,邊哭邊趕路。

走著走著,來到一條深廣的大河。為了安全起見,微妙決定一次只帶一個兒子。先把大兒子留在岸邊,抱著新生兒平安涉水到對岸後,微妙將新生兒放在地上,準備回頭涉水接大兒子。不料,大兒子年紀太小、判斷力不足,才見母親轉身,自己就馬上走入河裏,很快就被洶湧水波吞沒。微妙雖然奮力在水中追趕,亦只能眼睜睜看大兒子的身影迅速隨波遠去。悲傷的微妙一身狼狽地返回對岸,這才發現新生兒不知何時已被餓狼食盡,僅剩一地血跡。

先後失去丈夫與一對兒子、悲痛不己的微妙再也受不了打擊,當場昏死過去。良久醒來,她才再度打起精神,恍惚又憔悴地往娘家的方向繼續前進。走著、走著,微妙遇見父親的老朋友,也是一名婆羅門。對方一問之下,微妙將失去家人的遭遇敘述一遍,兩人忍不住相對哭泣。

「那,長老,請問父母諸親都平安嗎?」微妙哽咽地問。

「……最近失火,妳父母一家大小都往生了。哎。」老婆羅門黯然回答。

微妙一聽,發現自己家破人亡、親人無一生還,當場又昏死過去。老婆羅門心疼微妙孤苦,將她帶回家,視為親生女兒照顧。日後,有一名年輕的婆羅門看上微妙的美貌而求婚;於是,微妙再嫁,也懷了孕。

由於上一次的慘痛經驗,生產那天,微妙決定獨自在家自理。不料,丈夫剛好一大早就去朋友家喝酒,傍晚才醉醺醺地回來;微妙剛生產完無力起身,酒醉的丈夫再三叫門又無人應門,一光火破門而入,抓住微妙就暴力相向,一頓好打。微妙委屈,向家暴的逆夫訴說自已才生產,如何有力氣開門呢?沒想到,酒力所控、理性盡喪的丈夫一聽更光火,竟一把抓來剛出生的兒子,先遂行殺嬰惡行,再滲酥油煎熟煮透,硬逼產後身弱的微妙吃親生兒子。

心碎不已、逼臨崩潰邊緣的她,哪忍心吃兒子?見妻子心軟,這殺人犯丈夫更生氣,再度拳打腳踢。不堪虐妻暴行的微妙,只好含淚一口一口吃兒子的肉。娘食子肉,微妙的內心苦惱到極點:「難到,是我福報享盡,才會嫁給這等人中敗類?」認定這等心理變態的丈夫不值得愛,第二天她就離家出走了。

微妙逃到鄰城,在樹下小歇,見到一個淚痕未乾的長者子。

「妳是誰?為何一個人坐在路邊?」他問。

「昨天我丈夫殺了我兒子,也差點殺了我。」她答。

「我剛失去妻子,想陪我到她墳上看看嗎?」他問。

「好。」她答。

這一聲「好」,不久就讓微妙成為長者子續弦的新婚妻子。不過,微妙的惡運依舊不願罷手;一而再、再而三,折磨著微妙已百般創傷、萬般痛楚的心靈。

新婚未久,她的第三任丈夫無端重病、不治身亡。依當地法律,凡亡者生前所愛之人,往生一併陪葬。於是,她也就依慣例活生生被封進墓裏,直到盜墓賊來挖開墳墓才獲救。強盜頭子貪戀其美色,強占微妙為妻;不料,沒幾個月,這職業不正當的第四任丈夫就失手被補、行刑砍頭,微妙也第四度成為寡婦。奇怪的是,整群烏合之眾平時不守國法,頭子一死,倒尊重起活埋的習俗,恭恭敬敬地處理葬禮儀軌,也一樣要求微妙要活埋陪葬。這次被埋了三天,野狼狐狗來挖墳爭食死人屍體,她才又有幸死裏逃生、重見天日。

「我是過去生造了什麼業?一路走來受苦受難、半死不活;以後該怎麼做才能活下去?」她一思考,便想起曾有人告訴她,有一位釋種王子出家成道,人人尊之為覺者佛陀。她認為不如皈依他去修行,便來到祇洹,求佛出家,受戒修行,精進地依四諦義理行持,終於證得無漏解脫的六通羅漢。

微妙比丘尼以宿命通觀察,明白自己由於過去生造下惡因業種,此生惡緣果熟,命運才會乖舛漂泊──過去生中,她曾有一世受生為一位大富豪的元配,雖然出身貴族,然卻由於久未生子,丈夫就納娶了一個美麗的妾。妾出身不高,但非常受寵,成婚未久即生下兒子,新生兒亦倍受全家寵愛。元配看在眼裏,心中妒意橫生:「哼!有什麼好驕傲的?我又是貴族出身、又為這個家辛苦操持,只為生不出兒子,日後龐大家產豈不都給那個小賤人的兒子吞了,我不甘心!不如早點下手為強!」

妒火燒光了人性本有的善良。殺念熾盛的元配,親手拿鐵針刺嬰兒頂門,沒入腦中。外表完全看不半點異樣的無辜嬰兒,從此一天比一天消瘦,沒過幾天就往生了。愛兒一死,小妾心痛無比,昏死過去;等到好不容易甦醒,她懷疑是元配妒意引生殺意,非常可能有行兇動機,決心前往質問。

「妳好狠的心,無緣無故殺我兒子!」妾罵道。

「妳胡說什麼呀?我要是真的殺你兒子,讓我生生世世丈夫被毒蛇咬死、兒子被水淹死被狼生吃、我自己活活被埋又親口吃自己的兒子、父母全家大小被火燒死!妳何必毀謗我!妳何必毀謗我!」不信因果的元配毒舌咒誓,當場胡扯一番取信家人。家人信以為真,事情不了了之,也就罷了。

那一世毒舌咒咀的內容,此世全應驗在微妙淒苦滄桑的一生。

微妙比丘尼觀三世因果、現身說法,向波斯匿王王室中以貴族身份出家修道的五百比丘尼微妙開示,令之心意悚然,起正念、生正觀,認清欲望本質正如熾火,漏盡貪欲、諸垢盡消,個個入定證得六通羅漢。佛陀聽說此事,肯定微妙比丘尼:「夫為道者,能以法教。轉相教誡,可謂佛子!」

原典出處:《賢愚經微妙比丘尼品第十六》


-延伸思考向度-

一、如何正觀虐妻、虐夫、虐童之惡業因果,加強自我情緒管理,絕不施暴?

二、家人之間如何面對、轉化惡念,將累世惡緣、惡業,當下轉為善緣?

三、不論過去生為何,受害人當下、此生如何走出家暴的生死輪迴?

四、酗酒問題與家庭暴力有一定程度的因果關係;如何建立無酒害家庭?

五、嫉妒作為煩惱心所,能產生仇恨與殺心,乃至犯下殺生惡業、結下深重惡緣。如何在親情家庭人倫關係中免於嫉妒之苦?專情忠貞,將愛情對象單純化,是否有實質幫助?

六、兒童應受社會集體珍惜及保護。實務上可行方案為何?

七、家庭也是道場,和樂互益的菩薩家庭如何建立及保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