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遇見佛經 When Literature Meets Sutras

文學是很有意思的一個特殊時空。

它說的可以是人世,也可以不是。

它能從作者表述,來回轉換人稱。

它記憶歷史、文化、種族、語脈。

它可以創作與假設;他方與異鄉。


你也就接受。
你這麼接受。


頂禮行腳過一本又一本;心朝聖。

沒錢可以借、有錢可以買,不錯。

有一點點錢又不用一看再看,租。

近文學而遠電視,造就了你的人。

那等人性、靈動,有其人生視野。


你讀,且思索。
你活,方便過。


爾後,因緣一到,你誦了一部經。

一部佛經,你淚流如雨無法自已。

經文竟然打開了你久累經年的心。

從一部經,你從頭開始虔心朝聖。

怎麼以前別人不事先告訴你這個?

怎麼課本不明講佛經有故事可聽?

怎麼這等出塵文學就甘限於法會?

人怎能活了大半輩子往生才聽經?


你想,道理?
你問,意義?


然後,有一天,你找上特種文學。

理論、評析、文學史、宗教文學。

然後你發現那麼多西方文學高手;

他們驕傲又謙遜地宣稱創作機密:

指來指去矛頭往往通往「聖經」。

你忽然明白有信仰的人好有自信。


東方呢?怎麼說?
華人呢?怎麼想?


東方也有宗教文學的明珠:佛經。

佛經有累劫三世十方佛子的記憶。

文學系若小看或錯過佛經的領域,

一如只取滿掌泡沫,竟忘卻大海;

形同僅讀數千年人間事得少為足。

你既不懂文學,也沒真研究文學,

依然大嘆如此進出文學院真可惜。


後來、後來呢?
到底有沒結論?


文學印刻在生命底層,書海汪洋。

佛經偈語禪話古詩等,也穿透過。

眾文學家的著作,當然理事無礙。

而且,他們證明,故事都能精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