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小男孩,你少了這堂課

在地球這顆男尊女卑的星球上
女性很容易被扣上各類污名的大帽子

假如她拒絕交男朋友,認為她條件好的,就將她污名化,說她「驕傲」或「不正常」;認為她條件不好的,就將她污名化,說她「太醜」或「沒人要」。假如她拒婚或不婚,認為她條件好的,就將她污名化,說她「驕傲」或「不正常」;認為她條件不好的,就將她污名化,說她「太醜」或「沒人要」。假如她對男朋友或丈夫提分手,這時不論她條件好或不好,她都要先小心生命安全與人身自由--這時,男眾已經沒有其他污名標籤可以扣了,一詞窮,有的心理過度不平衡,失控就動手傷害,最嚴重的直接奪走女眾的生命。

各國學校教育,往往沒有正面、清楚、詳細教會小男孩反觀他的念頭:

自認為優秀、出色、拔尖到天下的女性都非要接受你的追求不可,就是「驕傲」。觀念上認為女性除了愛欲生活沒有其他人生選擇,就是「不正常」。處處污名化、歧視單身、單親女性的心理態樣本身,就是「太醜」。常常起欲愛色愛妄想,欠缺自制力,四處亂追求女性,等追不到又亂罵對方,證明你的的確確「沒人要」。

學校不教小男孩們反省自身的念頭,帶給社會的整體代價非常、非常高昂。小男孩長大了,代代總有部分比例會成為「恐怖情人或家人」--不是分手後上演重刑犯的劇本,砍人、燒人、打人、跟蹤人、恐嚇人、……就是雖有幸娶到人了,卻關起門來打打殺殺鬧各類家暴。心理上,部分偏激男性的心中通常都有一個死結--那就是,男人好到女人不能拒絕、不能提分手、不能不需要、不能不服從--那個死結,正是性別角色中強勢的一方才會有的深層驕傲。那些少數男性的我慢心之高,高到容不下任何以語言或行動向欲愛色愛說「不」的女性。那種心境,以為地球軸心是以他為中心,凡他開口說他要愛、要欲、要家、要戀、要婚,繞著他轉的女性都要無條件服從他的個人妄想,否則他就要扣對方帽子:「太醜」或「沒人要」;「驕傲」或「不正常」。

西方論述,傳統上稱這種法相為「沙文主義」。其實,佛陀當年講得更早、更清楚、更命中要害:慢心。產生於我執的慢心。產生於貪愛心的慢心。產生於執取女色、想占有女色的淫欲心的慢心。「沙文」只是表相;底層是一顆男尊女卑的星球上,小男孩生在其中、長在其中、日日身在其中的性別傲慢--就像魚泡在水底一樣。他自認為比小女孩高明、上等、出色;高級到小女孩不能對小男孩說個「不」字。

有的小男孩,長大後學會去反省這一部分,學會了謙虛與性別平權,人生相對上會走得較順,家庭生活也較和樂,容易與女眾結善緣,也廣受女眾歡迎。有的小男孩,一輩子都反省不到這層次,追著裙子跑跑一輩子,明明追不到,心裏欲愛色愛又千般萬般放不下,結果不但徒勞無功,反而還和女眾結下甚深惡緣。最糟的、最下劣的,就天天上社會版,不是恐怖情人就是家暴惡夫,成了重刑犯。

小男孩們往往少了這一課。

少了這一課,讓他們在處理欲愛色愛時偏激失當,成為恐怖情人、家暴惡夫、重刑犯;讓社會集體出錢、出力、甚至出命,幫他的個人惡業買單--然而,在他的心靈深處,卻常常是沒來得及處理好、轉過來的慢心。由於慢心,反而讓他在面對情愛或欲望本身無常、善變、痛苦、不可掌控、無從控制的本質時,無比脆弱而喪失理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