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族群界分:痛過,你就明白 Race: My Painful Lesson

謹祝賽德克巴萊一片走紅全球
這部電影是在我們的血裏流淌的故事

這段時間,各種與婚姻制度相關的議題,在各界引起討論。

當意識型態、民調、社會包容度與接受度、親屬法制與利益分配、配偶權益、子女收養權、……與宗教觀、世界觀、情愛觀,或者,更直接了當來說,俗民性道德意識之間在彼此撞擊時,彼此相抗的守舊歧視派與變革平權派,很快就會在整片聲音海裏被突顯出來。

兩極化的立場、知見、方向,回到原點、源頭,其實就是你本人有沒有親身走過,有本事、有心量、有能力 Walking In Others' Shoes 的問題。如果你親自痛過、苦過,你很難、很難歧視得下手。

那也是從過去到未來,不論是誰,只要膽敢再用「族群界分」這個符碼來替選情下注,我就功德回向他選不上公職,最好就此永遠離開政壇的理由。只有一個完全不懂得在台灣跨數百年的歷史中,來自大陸的漢民或其他民族、客家、台灣早期移民、原民、甚至各國(歐洲、日本、美國最明顯)居留人士之間,為了談場戀愛,為了爭取結婚,兩家族之間要吵多少架、談判多久、流多少淚、互相折磨傷害多深、人際門第的傷痕又會在人生、在胸口上埋多久的人,才會把「族群界分」放上掌心當成助選玩具。「族群界分」這種偏見、歧見、人際切割,很容易可以搞死一個人;假如你真的連「族群界分」這類歧視足以殺人的基本認知都沒有,還是遠離公職,選個別的職業去發揮,少害死百姓較妥當。

當漢民批評或誤解原民時,我苦笑。原民也在我的血裏。

當原民為受漢民不公對待而忿怒時,我苦笑。漢民也在我的血裏。

當漢民和原民一起恨日本侵略時,我苦笑。日本也有我的親人。

當台民(罵外人時通常會一起忘記自家的族群門第歧視)口徑一致炮轟歐美時,我苦笑。以過去生帶來的習氣來講,我甚至還比較像他們。

當少數人嫌在台外籍配偶會拖累台民人口素質時,我苦笑。拖累?以前漢民與原民談場戀愛、結個婚,鬥得兩家你死我活的往事,還沒痛夠?教訓永遠不夠,反省總是太晚,是嗎?

或者,換你來做做看; Walking In My Shoes。

如果換你是我,從小到大,眼睜睜看著所有在你血裏的,在你心裏的,彼此互立門派吵成一團,試試看。我無法選邊站;這是「血」教會我的事。我無法區分出哪個是原民來的紅血球、漢民來的白血球、原民宗脈遠遠從歐洲傳來的血小板。我無法選邊站;這是「心」教會我的事。我無法明確向你擔保,這是不是那麼久以來我第一次當個東方人或中國人或台灣人,才會在文化適應上如此辛苦。尤其,完全無法適應內鬥風氣在華人圈的風行--不,簡直是不退流行的時尚。

每次受不了種種內鬥場面,我就哀嘆怎麼選這裏投胎……選了個多元血脈的報身、多元文化的成長背景,一生看心愛的人們激烈吵架或冷淡分離。

或許,出家,是唯一能令我保持客觀冷靜的立足點吧?只要我是出家僧,我就可以不選邊站,一直笑咪咪地告訴你們:「別吵了,好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