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香肉無佛性

狗是生物、動物,有生就有死。狗的屍體對不同的人而言意義天地懸隔:當牠是家人的懷抱愛犬的遺體不肯放手,心碎哭泣、哀痛不捨,有思念也有親情。當牠是食物的無感肢解烹食、爽快下肚──不,說無感卻是有感。食欲強烈且殺欲全開,五陰熾盛,超級有感!

為什麼東方人盛行吃狗肉?這算歷史之謎嗎?

童年初學「香肉」這名相時,也是一天到晚聽戰爭、逃難、當兵、軍中與戰場大量鬼故事和女鬼傳奇的時期。「香肉」這名詞在小朋友的記憶分類裏,和戰亂裏人吃人、吃人肉(華人不會把人肉美稱為「香肉」。談到人肉,就老老實實當成屍體看待。別種屍體稱為「食物」,彷彿換了個名詞感覺就十分良好起來)的特種飲食歸成同類。小朋友的概念很簡單:

戰爭時有很多人餓死。天天忙殺人就沒空種田;人沒東西吃只好吃同類的屍體。原來,人不得已時會吃人肉──到底又是哪裏不得已要吃狗肉?市場裏可以吃的東西明明那麼多,台灣民間還要故意吃狗肉(看著萬般嬌寵集一身的家庭寵物犬,完全不能理解大人對長相那麼可愛的小動物怎麼狠得下心咬幾口、吞入腹、排大便?)理由何在?吃狗肉等是不是以前常吃人肉的戰亂時期留下來的特種飲食習慣?

「狗子無佛性」的公案會出在華人禪門,事出有因。華人自古就吃香肉吃上癮,被中華文化深刻影響的日韓、東南亞等鄰國也學會這種文化惡習。對狗這種極有靈性、忠誠、會報恩的動物,東方人內心藏有深層的鄙賤──狗是次級生命,低等的存在,一種完全不重要的生物。若注重狗的佛性,看在佛性份上哪還會養成「香肉文化」的千古惡習?

成人們會相邀吃香肉。寒流上香肉店不論在城市、鄉下都是男眾的熱門活動,吃完會故意吹牛以便讓女眾群起尖叫:「好噁心!好殘忍!」欣賞完女眾的尖叫抗議後,再得意洋洋地說:「多麼好吃、多香哪!妳們女人不懂,婦人之仁!」

這場面看在小女孩的眼裏十分不是滋味:「香肉?可見台灣人不能嫁。狗這麼可愛、忠誠、信任、依賴主人的好動物都照吃不誤,無情無義又狠心,吃完還敢回家向女人吹牛!難怪爸爸外遇、嫖妓、上酒家出事回家鬧離婚的那麼多,害小孩子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小孩子找小孩子訴苦……連忠犬都能背叛,太太也能!」

狗子無佛性?別說狗子,香肉也無佛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