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婆婆 Mother-In-Law

才過門她就跟婆婆摃上了。個性剛烈、想法做法都和年事已高的婆婆有相當大的落差的她,在婆婆眼裏只是個處處不合禮教、不順管教的頑劣媳婦,老人家氣不過時就大聲責罵。愈惡罵,就愈心生反抗;愈教訓,敵意就愈強。

沒善緣,家也可以是兩性或同性之間的戰場。代溝?有。婆媳問題?是。女人家沒受正規教育,對外公領域沒得發展,精力只好耗費在家庭內部的婆媳鬥爭?可能。她恨婆婆破壞她的婚姻生活,讓她婚後生活遠遠不如單身在娘家時快樂。她出嫁的目的是與丈夫享受年輕人的快樂婚姻生活,根本就不想應付婆婆落伍守舊的觀念。

可惜,婚姻向來不是兩造契約(表面好像是),事實上、實務上其實是團體契約──嫁娶一個人就形同跟對方全家族建立終身親屬關係,多一個配偶等於多一大群家人跟許多延伸出去的義務與責任──她沒認清楚這一點,也沒面對現實好好處理姻親關係,反而把錯都怪到婆婆身上。

眾生起瞋恨心時,往往喜歡拉第三方下水以增加自己的勝算──國際糾紛如此,家事是非也同樣是如此──降伏不了內心的憎恨不快的她,最後決定借刀殺人。借誰好呢?當然是愈親密的人愈好。她利用枕邊細語的優勢,私下教唆丈夫謀殺親生母親。

太太一提,他很快就同意了。夾處在生自己的女人與未來將生下自己的兒子的女人之間,愚蠢的男人決定選擇欲望和香火,背棄養育的恩義。他聽信太太的話,找個藉口把母親帶到荒郊野外正打算動手謀殺的當下,忽然天地變色,從半空中劈下幾道閃電,把他現場活生生燒死了。

死裏逃生的老人狼狽地逃回家時,夜已經深了。

「老公,你回來啦?」媳婦以為丈夫任務圓滿,捏起嗓子嬌滴滴地問。

「回來了。」婆婆驚嚇過度,沙啞微弱地應聲。

「人殺了沒?」媳婦沒認出是婆婆的聲音,高興地追問。

「殺了。」才喪子的母親輕聲對成為寡婦的兒媳這麼說。

「太好了!」媳婦很滿意犯行得逞。

直到隔天,她才花容失色地發現平安回家的竟然是被害人──天哪,她原本想讓不孝子成為不受母親左右的完美丈夫,沒想到殺人毒計不成功之餘,還讓自己從此變成寡婦!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不孝婦欲害其姑反殺其夫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婚姻關係真的只是兩個人簽下的單純民事契約嗎?事實上它涉及多少人?雙方家族身為姻親,是否常常能以婚姻關係為理由,對嫁出門的女方或娶太太的男方作出許多複雜的要求?

二、家事問題的複雜度,在於它充滿國家、社會、他人難以碰觸的死角。家庭的面貌多元、性質特色因緣個個別異,相當難施以單一規格化的標準來評判。家庭犯罪率自古居高不下的事實與學校向來不開設「家庭倫理學」、「父母學」、「子女學」、「夫妻關係」之類的正規課程的作法對照之下,是否意謂家庭狀況如何全放手給個人「聽天由命」或「自求多福」?

三、如何化解家人之間的嫌隙或仇恨?現代各國文明法治社會的逆倫案件為何依舊層出不窮?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