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8日 星期二

情欲:欲界煩惱第一名

人生在世,絕大多數都落這兩邊:異性戀或異性性行為或者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凡落這兩邊,一輩子苦惱。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選擇異性戀霸權或異性性行為的多數暴力就安全美滿、廣受肯定,其實不然。自古以來,未婚懷孕、不倫生子、墮胎、外遇、通姦、棄嬰、棄養、虐童、家暴、孤兒、弱勢家庭、……等社會問題沒有中止過,總是占有一定比例;而且比例不低。

幸福圓滿的異性戀家庭是種文化想像、文化虛擬、文化建構、文化宣傳。在現實人生當中,完美異性戀家庭現前的機率事實上相當低,卻因為國家機器長期的刻意宣傳而拉抬多數人的不實妄想期待。

人類選擇站異性戀這邊就很難不連帶歧視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那是文化共業結構問題──世界上沒有多少人有能耐衝破古人所留下來的歧視文化傳統。歧視就是歧視,古人向來也沒有解釋清楚人類究竟為什麼非要同類相輕不可?歧視本非出於理性,很難解釋得出相當合理又有說服力的普世理由。

異性戀文化為何不將資源或能量集中在務實解決異性戀家庭或懷孕生產方面的種種嚴重社會問題?為何異性戀文化本身的諸般問題不認真處理,卻長期外攻同性戀文化?這也是千年迷思──就跟世界上有很多內政處理不好又長期欺壓人民的國家鎮日對外惡言叫囂宣戰、濫施武器攻擊一樣:內政擺爛,外政相鬥。

(附帶一提,對於古人的所思所行,我們也不用抱太大的期待或過度全面美化──古人畢竟親自發明戰爭文明又長期相殺鬥爭、爭權奪利、同類互殘,更跨洲長期支持後宮式的集體雜交行為,並且還集體默許、默示同意地將大量社經資源及極高社會地位交給大殺大淫的皇室。古人的主流文化品味嚴格說來並不高尚:千年實踐屠殺與邪淫兩大惡業之餘,集體崇拜大殺大淫、廣行削剝的貴族又推舉為王,更留給後代不少惡質文化知見。古人千年的文化品味及價值系統很值得反省檢討:反映在法政結構層面上,古人的文化品味說穿了核心理念不外就是崇尚邪淫與屠殺)

選擇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這邊更不用說,一生受盡霸凌、歧視、攻擊、侮辱。而且,當中有高比例同志人口是天生同志,出生就是同志,根本沒得選擇。外界若利用異性戀強勢文化力量或不當科學醫學手段加以洗腦硬逼的話,只會逼出大量絕望自殺個案或終生心理創傷。

假設說,未來全世界人類都降伏歧視煩惱、平等以待、互相包容,會不會處境變好?的確會變好一點。但是情欲本質不變,異性戀苦的依然會苦到同性戀:單戀、劈腿、外遇、兵變、婚變、家暴、小三、背叛、爭吵、離婚、情殺、社會評價、世人八卦、……種種和戀愛道德有關的種種欲愛色愛基本問題依然故我,苦得不得了。

異性戀及同性戀這兩邊,表面上以「戀」為名、為「愛」而爭,千年以降只淪落到令人類割裂成歧視壓迫與被歧視壓迫這兩大陣營,事實上反而更符合「憎恨」與「被憎恨」這兩邊。人生在世,標榜戀愛標榜到最後竟然在現實面導致人群的集體結構性文化仇恨,實在也是十分諷刺又可悲。

為什麼口口聲聲以愛為名,活出來的卻是集體仇恨?

因為愛恨妄法也是兩邊,愛恨相生互成,有愛就有恨。若想要一個百分之百零仇恨的世界,只有一個百分之百沒有染愛、唯有慈悲的世界才可能成辦。世間為愛欲苦苦惱惱永不休止,又為愛生恨而互相折磨,實在不如遠離憎愛二苦,常行中道。

人身難得,根本沒必要為異性戀與同性戀二元割裂的不包容落後文明傳統起無明煩惱而自殺或他殺──看破凡有情欲則與憎恨相生的事實,知道兩戀當中只要選邊站就非同時選「歧視仇恨」與「被歧視仇恨」的結構性文化共業的對立兩邊不可,就發願超然、離欲、割愛、不與欲界粗重淫欲文化相應就好了,一次解決。

(再附帶一提:異性戀文化最該檢討正視的就是DNA研究。哪個同志小朋友不是父母生的啊?異性戀或雙性戀父母明明進行異性戀性行為,卻代代生下一定比例的同志小孩,表示同性戀人口本來就是異性戀或雙性戀人口的生育創作──追根究底,難道不是異性戀或雙性戀父母本身就帶有同性戀DNA才會生出同志小孩嗎?同性戀文化本來就是異性戀文化在生物學意義上的必然產物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