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過去世的記憶

有一回,身在異洲異國的女眾居士談起過去世殘留的業種的問題;也就是指八識田所儲存的累劫業識種子。她很平淡、平常地談到她仍記得一點點過去世的事情。她說,當她投胎成男身、當男眾時,人生往往帶有高比重的暴力、血腥、殘酷成份,相較之下投胎成女身、當女眾時的人生較為和平、低暴力。她的結論是幸好此生此世她當女眾。關於這點,她十分感恩並自認幸運,至少這輩子可以遠離暴力人生。

為何受男身、當男眾就要整群男眾打造出充滿屠殺戰亂、爭權奪利的修羅共業與暴力世界?

對她的說法,我默然良久,苦笑不答。

的確,過去世受男身、當男眾時留在八識田的也同樣是戰亂鬥殺的殘酷種子。簡直彷彿意味著凡是有這種性別大量群居、聚會的法界,就不可避免會帶來暴力、戰亂、權鬥、屠殺。那是個高尚的性別嗎?那是個尊貴的性別嗎?那是個優秀的性別嗎?假如是的話,為何難得出胎受男身、當男眾時,我們都沒有站在和平慈悲的立場,卻都不約而同地支持擁戴暴力鬥爭的戰場?

世界上有部分現女相的女眾們還記得一點點受男身、當男眾時的事蹟。性別歧視的確是人類無聊、自打閒岔、無端施設。堅持務必準照何等性別的身見結婚、戀愛,又為此起大瞋恨心、排斥心、仇恨心到處抗爭、抗議、示威、遊行也同樣是在迷境界--「夢婆湯」(比喻隔胎之迷)下足輪迴失智症的劑量,你忘我也忘,大家全將假有身見妄法當真、假戲真做活一輩子,迷迷糊糊隨業來又七顛八倒帶業去。

在地球人的巨大歧視共業下,有男身記憶的女眾們較敢大聲說出來,有女身記憶的男眾卻不得不低調處世,以免被其他「男眾」霸凌或被「社會」輕賤。科學是十分有限的。絕大多數的科學家本身都喝飽了「夢婆湯」,本身一輩子活在輪迴失智症當中,又要如何突破本身的業識限制、跨界從事完全經驗外的輪迴領域的客觀超然研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