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9日 星期四

生不生都一樣:文化不在場

在網路上常常會有機會讀到年輕的台灣女孩、小姐、媽媽們針對婚戀家庭觀念留言,內容大致上是女眾一生不論有沒有其他成就,只要沒有結婚出嫁生子就十分「遺憾」──人生不完整。

女眾不戀不婚不嫁不生這件事,在華人圈事實上完全不構成任何程度的遺憾。台灣女孩絕大多數是被漢族父權知見充分洗腦長大的,對於生育天職說或香火至上論深信不疑。然而,以個人對於台灣社會民間幾十年累積下來的了解,一個台灣女性有沒有在死後留下具備她的基因的後代根本無關痛癢,因為她註定會迅速被遺忘。

遺忘有多快?

近則往生後沒幾年,親生女兒就會開始對外人批評亡母、讚嘆夫家(按:文化不傳承認同,有基因血緣了無用處),遠則往生幾十年後她的孫子或孫女就會連祖母姓名為何都不知道,不但生平事蹟空白從缺、人生回憶留白,簡直像她活一輩子做過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出嫁、懷孕、生產──對子孫沒有文化記憶重量的母親或祖母就像大自然裏一頭隨情欲而動的雌獸一樣,除了生殖本能沒有任何文化成就。華人圈女眾人生處境現實如此,不生育了無遺憾。才經過短短幾十年,孫兒孫女或曾孫子女或就會連妳的芳名都不知道,墳墓上刻著某氏萬古流芳也沒有用,子孫根本不放在心裏。

請教過已婚未婚、已戀未戀、各方男女老幼人士,談祖籍、論生平、說家譜、講香火,樣樣以家族男眾為依據,別說小男童或老伯伯對其祖母或曾祖母的姓氏及出生地知道的人沒幾個,連自己本身當母親、祖母的女眾也一樣,對自家女性長輩一問三不知,開口閉口都是爸爸、祖父、曾祖父是大陸哪裏人,「所以」自己就是哪裏人。有時聽以生育為天職的女眾如此天經地義地出口即沙文論述,用父權大腦親自架空她本身生育傳承的文化意義時,當場只覺得萬分悲哀──

女眾不就是一個心甘情願提供子宮的生殖過客嗎?

華人女眾的生育沒有文化重量。她沒有家族記憶,她的姓氏或籍貫無關兒女,她的世世代代子孫只會在四大假身留下她的基因編碼,在文化上不是她的孩子,在文明上不承認她的價值,在記憶上解消她的存在,在語言上談到她會使用大量「不知道」一語帶過。在台灣,哪怕當母親的女眾也通常一樣只認父系傳承,唯父是族姓、唯夫家是宗、唯兒是香火……從文化高度來講,生跟不生結局一模一樣,她只是文化真空的情欲服務者及子宮提供者,如此而已。

文化不在場,光留基因在地球毫無意義。畢竟人不是畜牲;畜牲只要發情期有交配衝動、憑本能生殖就了事了,人類社會真正有價值的是文化傳承。在漢族的嚴格父系沙文傳統下,母族只是出具子宮的生殖過客,沒有文化地位──活在世時被親生子女短短「感恩」幾十年後換來的是孫子女的「想不起來」或「不知道」,從曾孫子女以降的未來則是認父系不認母系的千古大遺忘。

母親這個身份帶給我的覺悟就是如此:好比短期商品,只限短短幾十年內有效。社會處處強調感恩母親不是真的肯定母職的文化重要性(在父系社會裏母系存在哪來的重要性?)--高度父權的社會只是藉由強調「感恩」兩個字來激勵大量註定會被父權文化遺忘的女眾盲目投入情欲及生育--若是真心感恩母親的話,哪還會運作出沙文至此的父權社會?目的只是運用一時情緒化的感動讓大量女眾下海生育。對母親心懷感恩是種檯面政治說法,不是父權社會的真心話。 

就生育論生育,父親這個身份才是雙贏。身體方面的基因傳到了,精神上的文化符碼也悉數傳承,不像母親的存在是雙輸──文化遺忘兼文明真空,最後連區區基因傳承也被文化無力解消掉。

各位若生活在台灣,會發現有個很有意思的性別失衡現象。有高比例的適婚男性會當面對適婚女性讚嘆戀愛愉悅、情欲解放、家庭倫理、生兒育女天倫之樂,可是她站在他面前看他眼睛發亮、聽他說白日夢話時一臉不以為然。

她心裏想的是:「是啊,這些事情對男人本來就利多、對女人卻利空啊!墮胎墮不到你,產痛也痛不到你,傷身都傷不到你,可是兒女姓氏全跟你、子孫家譜全歸你、族譜人口全添在你名下,文化上就只有爸爸最了不起!」

佛陀訶女眾愚痴,為情欲所惑,以生育為天職。佛語真實!在父權文化掛帥的華人社會裏,輸給情欲本能衝動而心甘情願受孕的女眾飛蛾撲火般大量投入文化真空又文明失憶的母親角色,甘心在認父不認母的華人文化傳承裏當個子宮提供過客,說好聽是「犧牲」,事實上就是受父權文化百分之百收編利用,十分愚痴。

看看西方人,子女姓名高比例使用母方的名字或娘家族姓。哪像華人女眾,出嫁生育形同文化自殺,後代半個母系姓名也沒留下。兒孫樣樣一問三不知,生再多都是父系文化後代、男眾文化接棒,對以夫為天的華人圈而言,女眾生不生小孩哪裏有差?何必枉費工夫量產註定會遺忘母族文化的人口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