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秘密 Secret

誦經一點也不難──

家家那部超級難念的經都念得,佛經哪裏會難?

例如,父女之間難不難?

話說龍女一時興起,獨自出門遊玩。年輕女流獨自落單,牧牛童便仗恃自己身為男眾的性別優越感(性別:眾生基本業障之一,常見的輪迴錯覺。對六道群靈而言,屬於相當普遍的執著妄想),趁機將她一把逮住,五花大綁之餘,更心狠手辣地無情霸凌一番。正當冷血打罵不斷施加在她身上、情勢無比危急的當下,人王正巧出巡,路過邊界地區。他看到無辜的小女孩被男孩拘禁在荒郊野外欺凌,馬上見義勇為地出手相救,放她自由。

小女生畢竟是小女生。她被凌虐欺負完驚魂未定,也不記得向救命恩人道謝,馬上直奔回龍宮躲在房間裏放聲大哭。受創太重時能哭得出來還算是好的。萬一連哭也哭不出來,將精神世界嚴密自我封鎖,從此完全拒絕與世界互動就糟了。

龍爸:「女兒,發生什麼大事?妳怎麼一個人躲起來哭成這樣?」

龍女:「國王冤枉我!他打我!嗚……他、他欺負我……哇──」

龍爸:「怎麼可能?人王平常很仁慈,那會胡亂打人?爸爸親自去調查、調查!」

在沒有CIAFBI、不存在特偵組或刑警大隊,更沒有007、長江半號、或星爺等「專業探員」的古老年代,打聽消息、追究真相方面的做法反倒很直截了當──變身!四大隨心轉、化身應念現,化身比昂貴複雜又容易違背人道精神從事人體試驗的科學技術簡便許多,單純又快速。

為了愛女,龍爸化身成小龍──也就是蛇形──趁半夜偷偷潛入皇宮,躲在王室夫妻的雙人床底下偷聽夫妻對話。這番百分之百的易容變身術相當成功地鑽足人間法律漏洞:畢竟,若現人形幹出這類勾當的話,會被世人視為侵犯夫妻隱私生活的變態或匪徒;相反的,只要牠現畜牲形,不論身份是寵物、保姆、毛孩、野生動物、旅行動物、共住動物、路霸動物……全都無所謂。

入夜後,夫妻私下的枕畔密語往往與白天戴上社交面具後的公開說詞很不一樣。

人王:「愛妻,我今天出巡的時候看到一個小女孩被牧童霸凌。這年頭,小孩子怎麼這麼壞?哎,我馬上出手救她,把她放走。」

人后:「是嗎?哎……」

躲在床下監聽談話內容的小龍一楞,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女兒年紀太小,大概是一時嚇壞又沒看清楚,才會語無倫次地認錯兇手吧?明天一定要親自來跟這位救命恩人道謝!若是要公開正式表達感恩之情的話,果然還是現人形比較妥適吧?

龍爸:「大王,小王特此求見!」

人王:「哦?先生是哪位?」

龍爸:「大王,您是我們全家的救命恩人哪!昨天我寶貝女兒遇到壞人,幸好遇到國王您出面相救才保全性命。我是龍王,今天特地前來向人王您致謝──請問大王,您想要哪樣的謝禮?」

人王:「謝禮?謝禮就不必了。說到寶物,皇宮裏就有一堆,堆著積灰塵反而麻煩,清潔保養又極耗人力──講到願望的話,我只想要有精通百獸語言的語言超能力!」

龍王:「可以!那就請大王淨身齋戒七日,在七天當中完全禁語。切記,這件事你知我知,千萬別讓第三人知道啊!」

在沒有語言課程或相關教具,大街小巷沒開外語補習班,甚至各國官方也用不著實施各類語言能力檢定考試的年代,取得語言能力就這麼簡單:齋戒、發願、神明應允、神明保庇,如此這般約定完畢即萬事OK,輕輕鬆鬆就成為獸語專家。

假如人類都能聽得懂動物等其他眾生的語言,地球的命運可能不會淪落到今天這樣──遠從人類始祖發明戰爭以降,直到近代子孫研發基改食品等各類背理愚行老早就被全球各界眾生抗議吐嘈到半途中夭了,哪裏還有機會累積成幾千年的龐大環境債留給世世代代人子去扛?

說到基改食品,當年國王與王后吃飯時吃的是有機天然食品,沒農藥,沒毒藥,食品基因沒亂改而畸型,人體也不用擔心會吃出人體基因突變或不孕絕種等負面效應。古人吃飯不用擔心太多,昆蟲也很少被人工藥劑等化學製品毒害而成群結隊死亡──不像現代人,講到吃就煩惱,要多打閒岔、多打妄想、多生分別,擔心就算有幸沒吃死,萬一哪天擦槍走火地毒光授粉益蟲後農業架構會徹底崩壞,最終導致全球嚴重糧荒,自作自受地人類滅亡。身為聽不懂動物語言的有限人類,動物界有太多、太多秘密其實我們都完全不曉得。對於地球,我們究竟了解多少?我們懂的有比其他眾生加總起來的生存智慧還多嗎?

世界上會說話的眾生絕對不只人類。

母蛾:「老公,你出門去覓食嘛……人家肚子餓了!」

公蛾:「哎,妳這女人很煩耶!自己飛去找吃的不就得了!」

母蛾:「老公,我、我有了……人家肚子不方便啦,你去嘛!」

吃飯吃到一半的人王聽到小昆蟲講如此經典的新婚夫妻小倆口蜜月對話,懷孕就懷孕,不直接講還轉個彎暗示,兩蟲一來一往地充滿濃厚的夫妻質感,不禁失控大笑起來。看來,家庭倫理方面不止親子問題很難,夫妻問題難度更高。

人后:「大王,你在笑什麼?」

人王:「哈……沒事兒!

吃飽喝足的國王和王后優閒地坐著,意猶未盡地持續觀察這對昆蟲配偶。國王仔細聽牠們說話,看兩隻新婚小蛾沿著牆壁一路鬥嘴,夫妻一路打鬧到雙雙跌落地上為止,他又忍不住捧肚大笑。

人后:「大王,你到底在笑什麼啊?」

人王:「哈……沒──」

人后:「大王,到底什麼事?」

人王:「沒、沒有──」

人后:「大王,告訴我!」

人王:「不、不能告訴妳……對不起啊!」

人后:「大王,你不講?那我就自殺!」

人王:「什麼?自殺?那可不行!妳且慢,等本王出門辦事,等回頭再告訴妳。這樣子總行吧?」

跟龍王說好的呢?這下怎麼辦?男人跟男人之間出於兄弟情誼結下的約定就是約定,一諾千金,出口就是一生一世,哪怕親如太座也不能洩密,這下事情難辦了。配偶者,朝朝暮暮、同進同出、共同止宿,夫妻之間想瞞一輩子談何容易?國王出了門後靜靜地一個人思考,愈想就愈頭大。他無比焦慮、心神不寧,龍王卻早己預知他有意背信洩密。身為神明的龍王想給人王最後一次機會,便施展神通力,在河岸上化現出一大群羊隊。

母羊:「老公,我有身孕,你過河後一定要再回頭來接我!」

公羊:「不行哪,我沒辦法載妳過河……」

母羊:「你說什麼?你不來載我的話我就自殺!你難道不知道國王馬上就要背叛神明、替太太送死了嗎?」

公羊:「那個蠢男人!堂堂一國之君竟然愚癡到為女人送死──隨便妳!妳要死就去死,就當做我從來沒娶過妳就好了!」

夫妻之道很難,對不對?愛、恨、生、死、是、非、正、邪,往往善惡因緣發展差在一念、一語、一動、一默。國王佇立在此岸,羊夫婦為渡河爭吵的始末他也全程旁聽。聽完牠們的對話之後,他馬上冷靜下來,心念完全不再動搖。身為一國之君的我智力難道還不如一頭普通公羊?我絕不背叛男人之間的誓言!

人王靜靜地步入宮門,表情相當淡然。

人后:「大王,你到底說不說?要不要講真話?你不講,我就自殺!」

人王:「這樣啊?妳自殺就算了。我後宮裏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輪一輩子也輪不完,本來就不差妳一個啊!」


原典出處:《舊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華人喜歡如此介紹這個中文字:「信者,人言為信。」在妄語滿天飛的華人社會中,該文化詮釋理念傳達了何等道德價值觀?

二、當家庭倫理與友誼、道誼、社會責任、公務機密、營業秘密等大量不宜公開事項產生衝突時,配偶之間在相處上如何拿捏、處理?

三、為何上古神話、傳說、經典中的人類、神明、與動物之間有高比例能直接以語言溝通?語言學真的只是人類專屬的知識嗎?抑或是遠古人類失去與萬物溝通的能力後才發展出局限於人類本身的現代語言系統?

四、配偶之間不宜以自殺互相要脅或作誓。萬一如此境界現前時,如何處理才能將雙方的傷害及風險降到最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