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大赦 Amnesty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稀世傻蛋。父母替他起個好名字「如願」,偏偏他人不如其名,就愛跟世人唱反調,故意不讓別人的人生如願。人生在世,誰不喜歡生命、財產、人身這幾項人權重點的安全保障極大化呢?如願見不得別人好,故意不給世人「如願」──身為在溫室效應熱死人的大太陽底下打開手機內建的LED電筒強光都找不著的絕頂笨蛋,他將僅有的一丁點智商全用來幹邪惡又見不得人的壞勾當:殺生、偷盜、邪婬。

「智慧型犯罪」是三毒眾生替不值得出生卻不幸被出生的下劣品質人口的可悲惡業起的響亮專有名詞,這天底下哪有犯罪者具有「智慧」?有智慧怎麼會犯罪?更何況是違逆人心去行殺盜淫呢?

就這樣,如願被一狀告到王宮,由人治百分百的國王親自受理。國家怎麼容得下這種罪大惡極、危害社會、心理偏激、行為乖張、不事生產、不務正業、是非觀念顛倒、無有生存價值、人見人畏鬼見鬼嫌仙見仙避的笨蛋加值型大混蛋呢?「死!」國王看他一眼,一字成令。這小子,全國都要他死,國王樂得恒順民意。「送到刑場!」刑官也看他一眼,四字接令。這小子,全國都要他死,領國家薪水的官員也樂得服務百姓。

人生走到這一步,五花大綁、行將赴死的如願突然覺悟了。

「我到底要什麼?如願,如願,我的人生有如過我自己的願嗎?」

我想,古代的刑事制度很有問題。行政兼立法兼司法兼唯一獨裁媒體全由國王一手抓住,他怎麼還有精神、體力、時間瞎耗在後宮那一大群后妃美眷身上?問題最大的是,極惡人犯送押處死,在途過程怎麼老是遇見佛陀呢?總之,如願內心發了什麼願無人知曉,他半路上就地啪啦一脆,對準佛陀本尊就點頭如搗中藥地拜了下去。

「我、我這輩子幹盡壞事,我做了這些那些還有好大一堆(從略)……啊,原諒我是個講話沒邏輯又沒受教育的野蠻粗人,講不完,算了!今天,我被判了死刑。今天,我這條命就要結束!拜託,世尊!算我求你,求你大慈大悲可憐可憐我這麼一個小小的心願,幫我跟國王求個情、關說一下,跟他講免我一死讓我出家!你們不是向來很好嗎?國王很崇拜你呀!要是你講他也不理,還是堅持要判我死刑的話,我也認了!要是那樣,就算一死也心中無恨!」

「好。」佛陀看他一眼,一字轉業。「阿難,你先離開,到王宮裏跟波斯匿王報告,就說我今天跟國王化緣一個犯人出家。」「是!」阿難也看他一眼,一字照辦。阿難進宮,一字不增也不減地國王轉述佛語。國王一聽,聖人出招,二話不說立刻追回成令大赦罪人,送給佛陀去度他出家。

出家後,如願當身證得阿羅漢果。這次他判自己無始無終的大死刑,從此再也不回三界出世為人,斬斷三界輪迴命根。不受人身則不必承受人性在所難免的愚痴與惡業,永斷人世苦罪艱辛。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如願臨當刑戮求佛出家緣》


-修行筆記-

請勿聯想台灣的挺死、廢死、催生、長照等重大爭議,當下無解,除了全民吵架口水混戰以外難有立具足多元視野的共通理性對話平台。重點是只要肯修行,再傻瓜、愚昧、罪惡、下劣、……的人都有轉化提昇的本具潛力。

請不要隨便針對特定對象關說司法機關放人出家又拿這則佛典故事當理由硬逼台灣的佛教道場闢設特種感化部收人出家(雖然這種做法會同時釋放大量監獄空間、節省大量獄政支出、替法脈垂危的僧團爆增成千上萬名出家眾、為可悲可嘆的本星球產出一批珍貴稀有的新手阿羅漢聖眾,不論怎麼思惟都是多贏局面),謝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