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

從求不得苦到無求

居士們經常要面對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現實,僧眾也一樣。求不得苦乃八苦之一,為苦集滅道四聖諦義理所攝,本即人生現實。

舉例而言,我是個天性喜愛民主自由與高度人權保障的文化環境的人,業報卻是受生於普遍受制於傳統帝制封建包袱而建構高壓威權人事結構的漢民族。我喜愛藝術,被家長逼迫走升學路線。習慣升學主義掛帥的求學環境後想出國深造走學術界,握有資源的家長們又全體反對,逼迫走實務路線。說到出國,長輩心目中的理想國與我心目中的理想國所在地足足差了半顆地球。就實務論實務,以前結的緣有高比例是知識份子圈,在宗教實務方面少有用武之地。台灣的高級知識份子的主流意見是反宗教、反出家、排佛(理由相當多,其中一項理由是早期佛教界的政治立場不中立、政黨色彩太濃厚),大陸的高級知識份子的主流思想是無神論且反對現代化憲政架構下的宗教自由或宗教人權保障,兩岸高級知識份子圈內的佛教徒比例相當低,以弘法事業而言並非肥沃豐美的大法田(民初以降圓寂的高僧幾乎都預言佛法將大興於歐美,畢竟無神論國度不可能成為佛法興盛又高度保障宗教人權的國家)。居士們談求不得苦時我非常能體會。佛說苦諦實是真諦,通在家出家。

一位留美的法師曾語重心長地當面告訴我:「仙師,你沒有福報。」這的的確確是真實語,發自內心的真心話--有福報受栽培的人本來就有資格直言不受栽培的人沒福報。漢文化圈的特色是社經資源集中在長者、老者手上,新生代從求學到就業的選擇幾乎都受長輩控制左右。當長輩的夢不是晚輩的夢時,絕大多數的晚輩幾乎只剩下兩條路:一條是屈從長輩以交換資源,過既非興趣亦非理想的人生。一條是堅持興趣或理想,但是要甘心吃苦白手起家。

與我相處的人完全看不出來我的人生充滿逆境。我看起來很快樂、很平順、甚至給不少人「福報很大」的錯覺。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青春期時下定決心活下去的成果。當時腕也劃過了,樓也差點跳了,萬念俱灰下突然驚訝地發現鏡子裏的臉悲慘到極點。年輕的我開始每天訓練自己微笑、說笑話、表現出一張快樂的臉。那是認真自殺過的人要求自己生存下去的自主洗腦法門,就算是強迫也要訓練出快樂的習慣。可能經年累月訓練過度成功,日後縱使重病或遇上天大的逆境也不太能表現出悲慘受苦的表情,又害眾人嚴重誤判。

求不得苦是人人必親身體會的人生經驗,無求就是修行人的人生藝術了。世間上凡是外緣就依他起、受他制約,能作主的只有個人的心理反應。客觀因緣條件不如意,接受共業,善解別業,對境無求。他受用且不論,至少可以回歸自受用。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現實自古成就大量阿羅漢聖眾,現代人也一樣可以從逆境中學會看破人間、三界牢獄而發心出離--出離心也一樣通在家出家,看破本來就不是出家人的專利。

謹以此文與所有身陷求不得苦的人們共勉。大家加油!能放下就放下,不能放下就提起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