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狂 Madness

瘋狂有二種。大家都公認的瘋,或者,瘋到沒人當真瘋。

法師開講五戒,上至國王下至外道都來聽法。現代開示承襲華人書院教育的單向演講風格,古代不是這樣。古印度講學自由,現場開放問答辯論。

國王:「法師,照您那麼說,只要有人自己喝酒又拿酒給別人喝,一定得到瘋狂愚痴的惡報。照您的因果邏輯推論下來,當今的社會風氣流行喝酒,大多數人應該早就發瘋了,剩沒幾個人正常才對。問題是您瞧瞧,社會上瘋子很少,絕大多數人都很正常哇!為什麼?」從聞思修入三摩地,聽法也要用腦袋。

外道:「踢得好!這個問題有夠高深!那個高高在上的禿子一定沒有辦法回答國王提出來的聰明問題!」宗教市場就這麼大塊,純屬幸災樂禍的競爭心理;一種踢館創造收益的生意經。

法師無言以對。他伸出手指頭朝外道區比劃一下,再跟國王使個眼色,又如如不動開講下一條戒。在二人眼神交會的一剎那,善根深厚的國王馬上就懂了。

外道:「哇哈哈!一定是國王的問題太高段了,他答不出來覺得慚愧羞恥,只好隨便出手亂比一下充數,顧左右而言他!」

國王:「不,法師已經回答我的問題了。」

外道:「哪有?」

國王:「法師不點破是為了護念你們這群外道啊!他剛才伸手比著你們,證明社會上瘋子一點也不少啊!你們這群外道,拿香灰塗抹身體,光溜溜地不穿衣服,拿人骨裝大便來吃,徒手拔光頭髮,倒臥在尖刺上,倒吊在樹枝上熏鼻孔,寒冬泡水,盛夏烤火,種種奇言異行本來就像瘋子一樣!其次,你們還常常自己言行不一!你們自己主張賣肉賣鹽違背婆羅門教義,可是在神廟祭祠獲得牛供養時又三兩下轉手賣出去,自圓其說!難道牛肉就不是肉嗎?那不是公開騙人嗎?還有,你們事後又狡辯罪福無因無緣,只要到吉祥的恒河水裏泡一泡就可以洗淨一切罪垢,賣肉賣鹽怎麼會造罪?賣完洗洗去泡就好了!我們現在改用正常人的邏輯去思考一下:假如泡到恒河裏就能泡掉罪惡,難道就不能一起泡掉福報嗎?要是泡水就可以泡走福報,全天下還有吉利平安長壽的人嗎?你看看你們,一邊主張諸法無因無緣又一邊自創各種正常邏輯說不通的怪因怪緣怪教義,那不叫瘋狂什麼才叫瘋狂?這所有一切不理性、不實在的瘋狂說法不都你們搞出來的?法師護念你們,只是伸出手指暗示一番,給足了你們面子啊!你們這群暴露狂!」


原典出處:《大智度論》


-修行筆記-

「瘋狂」是學術界迄今未有定論的跨科際熱門研究議題。古印度的裸形外道以四季完全不穿衣物、全裸示眾著稱,是以遭受國王嚴厲痛斥。「瘋狂與裸露」若要認真當學術主題探討,再幾百年都研究不出結論,光進行考古、調閱各洲古籍文獻、跨世代進行民調訪問深入對話就忙不完。

最近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全國熱議,許多民眾公開討論,當中保守異性戀民眾經常提及「同志遊行參加者太暴露」的問題並多所批評。在異性戀主流社會中,異性戀身體/裸體/情慾的高曝光率與公開透明度已經內化到人人習以為常。例如,公開展示一絲不掛的後代/嬰幼兒也是一種炫耀異性戀父母本身的性能力/生殖能力/身體功能的方式,傳媒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量公開散播符合異性戀男性品味的清涼女體更是將異性戀男女情慾公開主流化的台灣日常,但是絕大多數公民(尤其保守公民)都不以為意。從性別政治的運動角度以觀,為突顯異性戀身體主流化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時不夾雜不間斷的公開裸示與正面評價,故意用同志遊行每年短短幾天不到的時間展秀同性戀身體長期次級化、邊緣化、貶抑化的社會位置,它的意義是不是更精準、精確地聚焦於言論自由、政治言論自由、性別政治表述、性少數人權主張等社會運動肢體語言,而非對性別政治/性別研究完全沒有任何概念的群眾想當然爾的「只要穿太少就等於色情」?如果同志大遊行的同性戀裸露是色情,為何年頭到年尾大街小巷充斥的異性戀裸露與異性戀夫妻/情侶公開示眾的親密行為表現不算色情?

在長期欠缺因明訓練的漢傳佛教系統中,一般而言側重「聞」而不強調「思」,有高比例信眾習慣單向吸收權威教條、不思考、不檢驗、不以生活現實驗證的結果就是極難達到「修」的修行實務效果。我們如何補強這個修行漏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