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

另類接機

晚上起風,有一點涼意。

本來,出門也只是為了找找參考資料、處理平凡無奇的日常瑣事而已。

無奈的員工抱怨起責任制、無薪加班、業績壓力、超高的人事流動率。主管是會罵人的;事業是會賠錢的;工作是難找的;上班是會想睡著的……

無聊的路人故意高唱「南無觀世音菩薩」的梵唄引起注意,用背影丟下一句聽不太懂的:「…馬英九…」,並壓軸以高分貝的:「你要有慈悲心!!」到底他希望是哪種慈悲心?是在拉票嗎?還是在反拉票?除了名詞清楚,其他都很模糊;怎麼個具體又完整的慈悲法?在捷運站裏,故意大聲唱梵唄來拉票(或反拉票),向法師推銷完政治理念又加扣個慈悲大帽收尾,也算是個台式天才哦?最天才的是中間重點太小聲,根本沒聽清楚,前後卻大聲到驚動不少行人。

無邪的大學生兩個,一來一往大聲討論起教授的政治立場--

然後,我替你接機。

十多年沒見,你回國了。你的文章在我手裏,主題據說是你最有興趣的,也是我自認最最白痴無知的:愛情。你寫的好難理解;實在讀到頭昏,就只好整段、整段跳過;不過,好歹加加減減把論述獨白交待讀完,也讀好了收尾--然後,才發現完全忘了你下的文章標題。我真是個頂糟的讀者對不對?又或者,一個就是這麼迷糊才會抄錯又搞丟你在國外的電話號碼的老朋友?

然後,再翻翻,讀幾段臉友替你寫的評語。台灣是個好迷你的地方;就這樣,你認識我、我認識你、他也認識他的,大家很容易都有交集。讀好了你寫的,再繞個彎,拿另一個臉友寫的新書來翻前翻後……「讀朋友們寫的文章,挺好的,」我想,「有點像偽裝成讀者,靜靜用心和你們說話。」

站在書店以讀者之姿,閱讀是我替你接機的方式。

歡迎回家,老朋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