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進退兩難 Dilemma

行路難;尤其在遇上一大票盜賊之後。



他的表情很平靜,內心卻不斷在淌血、狂吼:「無畏王如來已入涅槃、滅度,而我是一個受持五戒、護持正法的佛弟子啊……。夾在五百個同伴與五百個盜賊之間,既不能說破,也不能挑明實情而擴大事態;簡直像吃飯噎到一樣,吞也吞不得、吐也吐不得,痛苦得要死……啊,為什麼找上我?為什麼偏偏是我?」


風暴在他的心裏成形,在冷靜的面龐下嘶吼狂作。


昨天一個舊時認識的熟人忽然出現,趁四下無人,壓低聲音告訴他驚人的內幕消息:「老兄,我們有交情也久了。衝著這份私誼,我今天特地來告訴你,我這陣子替盜賊集團工作,我家老大已經決定初夜下手進攻。畢竟你平常做人算不錯,我不希望到時現場大亂,害你受傷。你趕快趁時間到以前逃走,千萬別告訴你的同伴們,知道嗎?」原來,久未謀面,對方的人生際遇變化這麼大;現在的他已成為賊老大特地調來臥底的手下。


此事非同小可,事關雙方一千零一條人命。他苦思良久:「假如我直接告訴同伴的話,他們肯定會一起殺了那個告密的賊友,甚至反過來追殺盜賊集團,事後同伴們不就集體墮三惡道、受無量苦?相反的,要是我閉嘴不講,賊友夥同盜賊集團按計劃殺光所有的同伴,豈不換成盜賊集體墮三惡道、受無量苦?我到底該怎麼辦?……我應該廣設方便,利益眾生,不為我自己。如果橫豎都有人要下三惡道的話,只要我去下三惡道就好了!就這麼辦!」



他驀地起身,讓一把快刀代言內心的掙扎。


眾目睽睽下刀影方落,昔日的舊識、今日的臥底賊、剛剛加入同伴的新人,已當場慘死刀下。屍體,應聲倒臥。他平靜地面對眾人的驚慌。



「天啊……你搞什麼?你不是大婆羅門的兒子嗎?你出身尊貴,又是善良的修行人,怎麼做出這種可怕的壞事?」


「你們說得對,我不應該做壞事。可是,為了利益眾生,為了你們大家,我不得不……」他下跪了。面對大眾,他輕輕地合起掌,滿心懺悔慚愧。


「殺人的是你,對我們哪有什麼好處?」


「我本來就認識他。他是盜賊集團派來臥底的,對方原本初夜打算進攻,他是內應。人是我殺的沒錯。為了大家,我一人做事一人擔。此地不宜久留,你們最好立刻趕路返鄉,我一個人留下來善後。」


五百個同伴聽完他的解釋,不禁放聲大哭:「世間人最重視性命,最害怕死亡。為了救命保命,一切眾生都可以捨棄金銀、珍寶、國城、妻子、衣服、飲食,不惜一切;我們的命是你救下來的啊……為了我們,你不惜一個人承擔殺人下三惡報的苦報……為報答你的大恩,我們決定全體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送走了同伴,他守在原地等到初夜。大批敵人一衝進來,看見地上的屍體,也看見他的刀血跡還未全乾。


五百群賊大怒:「喂,你不是出身自大婆羅門家族嗎?一個出身上流社會的大善人,怎麼可以幹出這種大惡事?」


「……是沒錯。我知道我不應該殺人。不過,為利益一切眾生,也為了保護你們的命,非殺不可。」一個人面對整群敵人,他慢慢地開口了。


「殺人的是你,干我們屁事?」


「他,」他指著屍體,「早就把你們的計劃告訴我了。我雖然知道,可是沒有直接向國王回報派兵來追補,也沒有叫同伴們先下手為強,把你們一次全殺光。要不是這樣,你們能活到現在,對我大吼大叫嗎?」


「啊,說得也是……慈悲的大士!我們的命是你救的;你希望我們怎麼報答?」


「那就發無上菩提心吧。」


眾賊為報救命之恩,當場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之後,歡天喜地告退而去。


殺一個人、救九百九十九條命之後,他一個人留下來,承擔殺業的果報。為此,他超越九劫,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圓成佛果,號為釋迦牟尼佛。


原典出處:《大方便佛報恩經第七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