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看破鞋,放下鞋

僧鞋是一種很容易穿壞的鞋種,穿上它就要學會看破。

年輕時酷愛穿球鞋,天天穿,打球穿不打球也穿,沒穿破過半雙球鞋--會換球鞋的理由無非是腳的尺寸又長大了、學校針對體育安全考量訂出不同規定、或者單純因應特殊球種非換穿相應的球鞋不可,要穿破球鞋實在很難。

可是僧鞋就不一樣了。到底問題是出在鞋型?工法?製法?材質?膠料?還是其他?總之,要穿破僧鞋很容易,尤其鞋底脫落方面,比桶底脫落容易上數百千倍。穿著僧鞋既沒打球或激烈運動,偏偏比球鞋加倍容易磨平、脫破。

這雙羅漢鞋穿到鞋底漸平、磨到左右腳高度產生明顯落差,捨不得換。接下來,其中一腳的鞋墊開口笑,用快乾黏著劑黏好後又再度笑得合不攏鞋,還是不換。如此多熬上一年半載地習慣後,依然被這場傾盆大雨毀了。

泡水鞋禁不起無常力大。大水泡開黏不牢的底膠,早已開口笑的那腳微笑一如往常,向來不笑的這腳卻突然狂笑--在台北大雨中,裂口四分之一與裂口三分之二的兩隻濕腳經行著、運載著一粒光頭大腦。諸行無常,連僧鞋都無情說法。它千交待萬交待,切記要看破、放下。

奇怪啊,示現說法就示現說法,機會教育就機會教育,何必故意挑大雨天走到半路破掉哩?僧鞋沿路趴趴趴趴地公然大笑著,每踏一步就發出引人側目的聲響,逼路人非要看法師一眼不可,看一眼就非想起佛教不可,打妄想到佛教又會聯想起中元普度季的種種應景佛事不可……

眾商家在店門口佈置出供品豐盛的供桌,各行同仁恭恭敬敬地當街舉香對空遙拜、閉目祈禱。一路走來,顯得台灣是個相當重視宗教文化與精神文明、愛心大到連對好兄弟也相當有愛心的地方。肉眼不見的好兄弟跟肉眼可見的同胞之間不過只差臨盆一痛,投個胎就是來生:人既能做鬼,鬼也能做人。廣結善緣則生生世世受用,慈悲喜捨果然是最佳法財投資。

僧鞋說,苦、空、無常、無我。

僧鞋說,放下,提起;提起,放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