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生命女神 vs 死亡男神

世界打散在不同的語言文化系統,織就各國各族不同的信仰風格與神話傳說。但是,洲洲相隔、國國互異,無巧不巧卻有個基本共識:

說到象徵生命、和平、農業、大地、富裕、溫飽的生存榮景,古人一致給予女神慈愛溫柔的母性形象;論及代表死亡、戰亂、屠殺、疾疫、窮困、飢餓的橫死場面,古人毫無疑議地打造出骨鎖森森、面目可憎的男相惡神。

性別不只是政治;性別是種生死態度。

古人將自然界種種現象及神奧加以神格化、信仰化、擬人化,跨洲跨國跨族地不約而同建立如此這般的基本文化共識:母親是給予生命、守護生存、保護命脈的正面力量,父親是奪取生命、製造死亡、斬斷血脈的負面力量。

千古不異的死亡破壞力絕大多數來自男眾出演的昏君、惡將、佞臣、惡犯的發心不正及三毒惡念,偏偏文化謊言還堅稱那是相對高貴的性別──如此父系至上、死亡第一、殺生有理的性別詮釋假說與上古神話文本是完全背反的。古人很清楚母性的特質是心心念念希望兒女平安生活長大、安享天年後善終死亡。世間會狠心大規模屠殺或惡性削減人口的大殺業九成九以上出自父權統治妄想。

在生命女神的慈悲與死亡男神的殺性之間,人類啊,你要如何決擇?

假如男眾花幾千年輪流互宰也宰不出個所以然、不論誰掌權都一樣草菅民命的話,事實證明由父系專制當家對人類大未來十分不利。全球政界還是不如老實大換血、改換以守護生命為天職的母系出線吧?
張貼留言